暗道机关(1 / 1)

()林薇根本就不想理会李若茜,这个女人太是个多事之秋了,就像是一条拖着露出的肠子还要继续咬人的疯狗一样,让她避之不及。

她厌烦的道:“我要装修餐厅,没有时间跟你去什么西溪口。”

一面又卡起腰,一指停工的工人。

李若茜冷笑道:“你可真是个厚脸皮又胆大的主儿,弄死艾如来发财,你就不怕恶鬼缠身?”

林薇被她这句话惹出一身的鸡皮疙瘩。她恼怒起来,道:“从来就没有见过你这么烦死人不偿命的女人,等我竣工你再来吧。“

“那好吧。“李若茜道:”我倒要看看,你能有雅兴装修到什么时候,艾如的死,早晚都得要有一个犯罪者。当然还有她的表舅。“

林薇沉默在那里没有开口,半晌,她抬起眼睛问道:“西溪口,你姐姐把什么东西留在了西溪口?是毒品吗?“

李若茜道:“也对,那几张照片是未被使用的暗语,你应该还不知道,是李若梅与艾如死前交给你们的任务。“

林薇叫道:“靠!人死前的任务你还不肯放过我,难道你被李若梅的魂魄附体了吗?如若你真有了梅姐的魂魄,我林薇倒是愿意为你赴汤蹈火的。“

李若茜笑笑道:“感谢你对我姐姐的一片忠心。可是你为什么不肯把对她的忠心用于探究她的死因上呢?“

林薇冷笑道:“我觉得没有任何意义,所以我不想同你去干那些无谓的会掉脑袋的事。况且你不是梅姐,你没有梅姐的魄力跟魅力,我们不信服你,不愿意跟着你干,否则你姐姐的手下会没有一个人愿意照顾你吗?你难道不明白吗?”

李若茜低首一笑道:“真是悲哀!所以我只能来硬的了,你如若不去,我就让马局长调查艾如的死因,相信凭你对他犯罪知根知底的份上,他会乐意严办你的。”

林薇冷笑道:“如果真是这样,那他的手下岂不是一个都不能活,还有你那个小警察男友,岂不是也活不成了?“

李若茜道:“马大梁正在杖赖我查找抢货组织,我随便可以把你搞进去。【高品质更新】”

林薇继续冷笑道:“你太自视过高了,我们还是等着瞧吧,李若梅的妹妹,我没有时间跟你玩种蘑菇。本小姐忙着呢。“

“那好吧。“李若茜笑着,环视一下渐已成形的四周,问道:“你不是把俱乐部卖出去了吗?怎么你在带领装修?”

林薇冷扫她一眼道:“这其中事情你不必得知,安心的去找出李若梅的死因吧。在你还能正常呼吸之前。”

李若茜笑笑,脸突生愠怒的离开了猩猩大饭庄。

为了稳保起见,李若茜按照照片后面的字迹中的交待,去了西溪口第八暗道。寻找那些遗留下来的货物及毒凫们的交易密码。

字迹中说,物品全都在第八暗道的墙壁里侧,但是长长的通道,尽管白炽灯光线明亮,可是要把墙壁看穿的李若茜也没看出一丁点的暗道痕迹。

她用手仔细摸着长长通道的两侧的墙壁,仔细的用手敲打着,到最后指关节都肿胀起来,疼的要命。

她出了暗道,站在已近黄昏的溪口,伸着因弯曲生痛的腰,大口的吐着气,一抬眼居然望见不远处的即将坠落的火红的残阳,美丽却又尽显冷情。

李若茜坐下在杂草堆上,给叶莎打了一个电话,天刚擦黑,叶莎就驾着她那辆名牌的保时捷来到了西溪口,一下车,手里就抡着一把大锤子。

李若茜吓了一跳,笑道:“你要把暗道砸碎吗?太夸张了你。”

叶莎道:“我看大锤小锤价钱差不多,还是买把大的合算一点。就这么干了。”

李若茜看一眼她脚上那双至少九点九公分的高跟鞋,叹口气道:“你是打算来受伤的吗?进来吧,小心崴脚。“

叶莎手举大锤,跟随李若茜猫进了暗道。将她也一并买来的白炽手电筒打开,用锤子敲击着暗道两侧的墙壁,仔细的倾听着。

李若茜叹口气道:“我怎么感觉全都一个声音呢?”

叶莎摸下汗湿的额头,道:“本来就是个空洞的暗道,敲击声难免不会带有空洞感,你姐姐是如何把东西放进去的?”

李若茜凝起眉头说:“好像还有开关。”

叶莎叫道:“有开关你干嘛费这劲?”

李若茜说:“可我不知道开关在哪里,也不知道暗室在哪里。”

叶莎烦燥的道:“你姐姐真是吃饱了撑的,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来搞这些个玩意儿。怎么让人爱的起来呀。”

李若茜听她这话,已经使她感觉很不爽了,但幸亏叶莎没有再说下去,李若茜也强咽不快,两人继续寻找起暗室机关来。

叶莎干脆放弃锤子的敲打,双手轻柔的抚摸上墙壁的两侧,在李若茜拳头的敲击声中,叶莎的手就触到了不同的感觉,她喊住前面还在拼命敲击的李若茜道:“媒婆娘,过来,摸一下这儿,手感有些不同。”

李若茜回头看她一眼,道:“麻烦,我们不是在勘探岩石。“

“这还与岩石有关系。你快过来吧。“叶莎快活的道。

李若茜揉着疼痛的指关节,走到叶莎的身边,将手伸向叶莎所指的不同处。李若茜的手轻轻的抚摸上墙壁,却半点异样的感觉也没有。

叶莎笑道:“你的心乱不可言,所以感觉神经也迟钝了。我分明感觉到是一个字,你看,这边又有一个字,这边,上边,都能顺着痕迹大致摸出一个字。”

李若茜开始兴奋起来,她急切的问道:“是什么字?可以说出一个来吗?”

叶莎摸了半天,摇摇头说:“不确定,好像是一个兴字,也感觉像举字,这些字笔画好多,我实在不知道是什么字,仅能肯定是字而已。”

李若茜凝眉道:“会不会是图形?”

叶莎笑道:“对了,字也是图形嘛。”

李若茜说:“我们回去吧,把这个地方做个标记,我已经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叶莎早就受不了这个暗道带给自己的难受感觉了,她一听李若茜说停工,便迫不及待的快速猫出了暗道,就着漆黑的夜空,居然在此看见了漫天闪烁的繁星。不由得像孩子般的冲李若茜叫道:“若茜你看,星星嗳,我已经很多年没有好好的看一次星星了。“

李若茜也抬头笑望一眼星空,道:“这样的美妙时刻我却没有心情去好好的欣赏,更确切的说是没有时间。“

叶莎的心情因着李若茜的这一句话黯然起来,她默默的承受着忽来的心痛,无语的同李若茜走进了停在西溪口的车。

“如果人死后,能化做亮星一颗就好了。夜晚时刻静默的凝视着人间、大地,该是多么美妙的死亡啊。“叶莎道。

李若茜笑道:“没有美妙的死亡,只有美妙的心情与设想,死的人在死时永远不会感到美妙,也许他死亡的方式可以带给别人与众不同的震憾而已。死亡,永远是可怕的。”

“若茜,你怕死吗?“

“我当然害怕,我害怕的不敢去想象与联想,我只想每天看着我姐姐的日记过日子,吃饭的时候,喝水的时候,睡觉的时候,无时无刻不敢去想我的处境与身体,仿佛这样,我才可以远逃死亡的威胁。“

“可是你表面看起来,是那么不惧怕死亡。“

“如果有一个人说他不怕死亡,那是因为他没有真正的品尝死亡。或者说他已经被死亡降伏。

死亡,多么沉重可怕的话题啊,一个人,终止了呼吸,也终止了言语,终止了思想,当然也终止了心跳,他躺在那里,就变的那样的可怕,那样的可怜可悲了。

身体变尸体。温热的手掌变成彻骨的冰凉。火热的双唇让人联想起僵尸的獠牙。

不管生前有多么显赫,高贵,美丽,文雅。死亡,可以让极致终止叹息。

当人面对死亡的时候,不得不惧怕,不得不颤栗。“

没有人比李若茜更近的在接触着死亡,在品尝着死亡带给她的味道,与慢慢迫近时带给她的气息。

死亡现在对李若茜意味着什么呢,让我们自己闭上眼睛去想。

李若茜回到了家,将姐姐的那几本自印书再次打开,脸上挂着一种胜利般的微笑,她将书端平,慢慢闭上眼睛,想象着姐姐李若梅就站在她的面前,她会以何种表情与口吻,亲自跟她讲述那些字符的秘密。

&^^%#姐姐的日记_更新完毕!

最新小说: 老祖宗又诈尸了 我靠演技成圣 这个傀儡太凶了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