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形隐字(1 / 1)

()回顾一下以前的章节吧。李若梅三本自印书里的折叠图形。

“文章一共三页,第一页形成一个漏斗状,第二张纸上的痕迹折叠成一个长方形状。第三张纸的痕迹形成一个山峰状,如此精妙的折叠手法,令李若茜怀疑自己是如何在痕迹不清晰的情况下,还能如此成功的折叠出,这三个形状代表什么呢?为什么每一页纸上要有一个不同的折叠形状的痕迹,再看底下的纸张,便没有了任何痕迹。

李若茜带着疑问的打开了《耀眼的金色年轮》。首页诗歌的页面,居然也清晰的印着折叠的痕迹,李若茜激动的沿痕迹折叠起形状,发现是一个五星的形状。

第三本书《剩余的生命资源》自然也不例外。首篇文章共有两页。第一页面折叠起花朵的形状,第二张纸折叠成飞机的形状。“

前章已经说过,李若茜在刚揣测出其中玄机时,不幸毒瘾复发且加重,差点一命呜呼。

她到底想出了什么解答方法?每张纸上都有一个形状,就应该看看每张纸上是否有特述的主题,这本叫〈〈可有可无的人生观〉〉的自印书的首篇文章中,主要意述了一个观点,“隐”。

人生将一切稳隐与世,性格,情感……提倡的是一个“隐“字。

在此文章中出现的漏斗状,长方形状,山峰状,如果按照李若茜的想象,应该是“假

”字、“凡”字、与”迷“字“。

《耀眼的金色年轮》里的首诗,是与书本名字相同的一首励志诗歌,它呈现的是五星的形状,它应该是一个“国”字。

《剩余的生命资源》的首篇文章,谈的是石油,却出现花朵与飞机的折叠形状,根据李若茜的猜测,应该是“慎”与“常”字。

李若茜吐了口气,将姐姐遗留的那两张带满字符的纸张拿出来,与自己适才揣测出来的这六个字进行比较,那些图腾般的图形与文字,依稀可以辨别出这六个字的模样,李若茜暗求这不是自己的视力与心理作用造成的相仿假象。

“假”、“凡”、“迷“、“国”、“慎”、“常”。这几个**的字,根本不能破译纸张的内容,甚或这些字符根本不能连贯阅读。李若茜很希望得知西溪口第八暗道墙壁上的字迹为何。其实要正确得知墙壁上的字迹,根本就决非难事,恐怕任何人都可以想得出办法,字好像是刻在墙壁上的,固定不变的东西,办法自然多到可以不胜枚举,李若茜很容易的将那些字看的清清楚楚了,将墙壁有字的范围全部用墨水涂一遍,将一张纸按在墨之上,不一会儿功夫,墙壁的字迹便出现在了白色的纸张之上,李若茜将纸张迎风吹干,钻进自己的小卡车,将车开到一个空旷的地方。仔细的看着纸张上的字迹。

一张硕大的白纸上,字还真不少,居然清楚的但散乱着印有“惠博兴”的名字,李若茜觉得人名具多,因为居然有“陈棒棒”,及他的父亲“陈炳七“,还有”褚涛“小琦的父母“小重天”“杨柳”,这是已知的姓名,其它的散乱着的字,或许会有未知的人名,“黩、臧、慧、章、艾、诺、稀、祝、志、雨。“还有一些实在是看不太清楚了。

但这已经够让李若茜开心的了,她正在高兴之余,接到了一同在暗道与白仙鬼交易的洛斩的来电,李若茜迅速将满腹开心说给他听,洛斩表示尽快与她见面,两人约在了李若茜的家中。

为了避讳小琦,两人窝在李若茜的房间。

小琦回到家中做菜,用菜刀将案板剁的“嘣嘣“响。

“这简直太好了,如果可以借此得知与你姐姐一起做事合作的那些人的名字,对于找出李若梅的死因太有帮助了若茜。“洛斩也兴奋的说。

“是的。“李若茜点头。”的确如此,我想我会尽快找到打开暗室的办法,事实上我现在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了,如果那些人的交易密码真与货品一起隐匿,自然再好不过。“

洛斩点头。李若茜接着说:“还有如姐死前藏匿起来的奇怪物件,我一直会想办法从中找找看,这可能是与胡怡如的一场战争了,那些东西总感觉她也颇有兴趣,我一直很不安与她做斗,可是,我们的斗争,却时刻也免不了。“

“若茜,祝你好运。“洛斩笑着,一拍她的肩膀。

这时,传来了敲门声,还听到了小琦的高声的说话声。

洛斩有点迟疑,李若茜却起身将门打开,李耀辉站在了门外,看见李若茜房中的男人,不由得愣了一下,洛斩赶紧起身告辞,李耀辉同他点点头,同小琦看着他走出了大门外。

没有看清小琦的表情,李若茜就把房门关好,对李耀辉笑道:“你适才干嘛那么一副客气相?“

李耀辉道:“难道我应该打他吗?他是谁?“

李若茜笑道:“看我现在这副半死不活的样子,想必也只有你才喜欢我。“

李耀辉没有接话,却一脸严肃的问道:“你为什么要陷害陈炳七的儿子陈棒棒?你不知道你是在找死吗?“

李若茜眼光紧张的一转,道:“你怎么会知道这件事?你为什么会知道陈棒棒的事情?难道是你表哥告诉你的吗?告诉我,他让你做什么?”

李耀辉道:“他什么都没有让我做,我跟褚涛相熟,我这两天恰巧碰见了他,听他说起这事的。他怕陈炳七不会对你手软。“

李若茜机警道:“在哪儿遇见他的?“

李耀辉是天底下最不会撒谎的人,所以很艰难的道:“附近,最近,你不需要知道,我只是来警告你,小心你的处事,别太嚣张。否则的话,你会命不保夕。“

李若茜不悦道:“连你也来威胁我。“

李耀辉怒道:“不是威胁你,是让你明白危险与处境,你难道还嫌自己惹的事不够多吗?还嫌自己死的不够快吗?居然做事这样不知天高地厚!“

李若茜道:“我自己的事,我自己有数,不需要你来教我!你管好你自个就是帮我了。你不明白吗?“

李耀辉怒叫道:“你这样嚣张,让我如何管好我自己!如果你真为我好,你麻烦你严谨你的的做人处事吧!“

李若茜的眼泪瞬间溢满眼眶,道:“你干嘛要对我这样大呼小叫的,我有那么过分差劲吗?”

李耀辉稍微放低声音道:“长久以来,你自己想什么便是个什么,没有人可以管教你,你也不会听任何的人话,你自己成为今天这个样子,难道与你的个性没有关系吗?你得首先保护好你自己,才可以放心去做其它的事情,你不懂吗?”

“你想管教我是吗?听你的意思?”李若茜抬着泪眼道。

李耀辉笑笑:“你肯定又要说我不配了,我知道接下来你那张嘴会说什么,我太了解你那张刻薄的嘴了。但我不管你说什么,我不允许你再跟陈炳七的组织再有任何的瓜葛,这事我有门路,我可以帮你摆平,你要再跟乱七八糟的组织讲交易,谈条件,瞒天过海,我就对你不客气!“

李若茜叹口气道:“没办法,我必须这样做,否则我没法找出我姐姐的真实的死因。“

李耀辉没有再让自己愤怒过去,他的声音变得柔和起来,轻揽她的腰肢道:“求求你,懂得保护你自己,我这两天窝在家里愈想愈气,终于忍耐不住,来找你发火了。“

李若茜道:“我在这儿呆不了多久了,事情一过我就走了,到时候决不再给你添任何烦扰,所以,暂时,对不起了,你有空闲的时候,还是想想,吃点什么好,喝点什么好吧,别总想我这样一个刻薄又无趣的女人,还得和你的妻子吵架。“

李耀辉彻底不吱声了,他将李若茜往怀里一抱,就离开了。

小琦坐在客厅里吃饭,看着李若茜一脸伤情的目送着李耀辉的背影,冷笑着对她道:“舍不得就请他留下来呗,反正他又不是个正人君子。“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李若茜回过眼神来,问道。

小琦鼻子里呼着冷气道:“你李若茜再怎么自视过高,对人家再怎么不屑一顾。到头来,还不是做了人家的小三儿,还装什么清高!喜欢就将他留下来,随便找个宾馆过夜,叶玲珑又找不到的。”

李若茜狠狠的瞪她一眼,正欲进房间,小琦从后面叫住她道:“你这几天有事在瞒着我对吗?刚才李耀辉来时走的那个男人是谁?“

&^^%#姐姐的日记_更新完毕!

最新小说: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老祖宗又诈尸了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我靠演技成圣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这个傀儡太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