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字照片(1 / 1)

()马局长可能是想稳中求和,暂时将白仙人放了出去,他由儿子白志通接回了家,在床上一躺就是半个多月,甭说练功了,正常喘气都些许困难。//百度搜索看最新章节//

胡怡如隔三差五的去看他,坐在他美女围绕的床前,满含热泪。

白仙人真有点被她感动了,他稍有精神,向胡怡如伸出他那精瘦如柴的双手,胡怡如赶紧接过来,泪流道:“白哥,你真是让人伤心过度啊,你怎么就这么不小心呢?”一面拭泪道:“你的弟弟又不幸与世长辞,全国人民都替他哀悼啊,但是听说是寿终正寝,你也不必太难过了,他没有像你那么擅长练功,比你早走实属正常,所以,白哥,节哀顺便啊。“

说的一边的几位美女都潸然泪下。

“白哥,你可要尽快的恢复健康啊,我胡怡如的命还交在你的手里呢,你跟常人可不一样,你是我们这些染毒大军的救命菩萨啊……“胡怡如声调凄凄。

白仙人感动过度,单是张着个嘴,用拼命点头以表康复决心。

胡怡如这才擦干眼泪,拎起大挎包,扭动着丰满过头的身体离开了白家庭院。

门口的白志通的表情甚是奇怪莫名,好像他爹是已逝的周瑜,而胡怡如是前来吊唁的诸葛亮。

胡怡如可不管她像不像诸葛亮,仰着头颅,钻进自己的轿车,疾驰而去。

松下诚之助与惠博兴展开第一次合同论讨,彼此都谈论的甚是开心,惠博兴将自己的妹妹惠知晚也请进了会议室,希望她可以加入,惠知晚略一推辞之后,迫不及待的应了下来。

晚上,惠博兴接受了老虎的邀请,两人一同去酒吧喝一杯,两人第一次双双走进了辉煌夜总会,坐下在吧台,老虎拼命寻找李若茜的影子。

仿佛火星同地球携手并肩般,对于惠与松下的友好,令胡怡如感觉甚是奇怪,不知两位王者暗下玩的又是什么游戏,她微微一笑。当下开启夜总会最昂贵的酒,全力招待这两位财神。

松下诚之助两杯酒下肚,心情奇好,对胡怡如道:“怎么没有看见李若茜?让她过来一同陪我们喝几杯。看看她这个风尘女郎当得怎么样。”

胡怡如一拍大腿道:“哎呀,不凑巧呀,今天晚上她跟我请了假,她休息。要不,一会儿我打电话让她过来?”

“对,你打电话让她过来喝酒。”老虎笑道。

惠博兴喝着酒,笑而不语。

老虎转头向他道:“这丫头跟他姐姐长得像,可惜气质性格完全不一样啊,从她的身上,完全找不到若梅的影子。“

“有几点很像。“惠博兴道:“倔强,傲慢。其实很多地方都像。“

老虎道:“即便没有血缘关系的人,也总有想像的地方,我是说总体来讲,不像。“老虎摇着头。

惠博兴盯一眼松下诚之助的脸,道:“你好像很失望。你希望李若茜跟我的妻子一模一样吗?“

老虎借酒直言道:“如果是就太好了。虽然我也很喜欢李若茜,但是我可能是,曾经,吃不到葡萄才会相象那葡萄有多甜。“

“想从李若茜身上找安慰?“惠博兴喝口酒瞟他一眼道。

老虎抱肘笑道:“我不喜欢毒鬼的女人。“说完摇头,一副很可惜的神态。

惠博兴笑道:“那无所谓,反正你也不会跟她有未来,只不过以解相思之苦,或者图一时快乐而已。她有毒瘾更好,不会有什么后顾之忧,当你对她索然无味了,她也该命陨黄泉了。“

老虎摸着下巴,笑道:“一直以为你很喜欢她,没有想到,你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是真心的吗?“

惠博兴将杯中酒一饮而尽,道:“李若梅一死,仿佛我的爱情观也发生了变化,应该说她改变了我对感情的看法。“

老虎发出犹豫不决的“嗯“声,惠博兴道:”你要降服住她岂不是易如反掌,只有你才有丽水珠,没有了你,她李若茜只能注定死路一条,还有什么精力去替她姐姐找出所谓的真凶呢。现在只要是能替她姐姐所谓的报仇,她什么事情都不会犹豫。不过,你最好是别招惹她,你脑子没有她大。“

松下诚之助不悦道:“我脑子很小吗?惠老弟这句话我就不爱听了。“

惠博兴笑笑,向老虎微一举杯。

李若茜将自己关在房间,看着姐姐李若梅的日记。

那张神秘的药方,现在已经抄写给白仙人,她希望可以从他那里得到不一样的启发,郝院长交给自己的那些字符,一定记述了艾如生平的真实,或者死亡的真实,这应该是很简单的东西,李若茜想道,如果不是这样,郝院长不会不给自己解释的。他不会不知道自己对于李若梅和艾如自创的文字一无所知。

还有那几张照片,到底所喻何意呢?

她再次看着那些照片,叹了口气,想着:是否解开纸张上的字符,便可以明白这几张照片的重要呢?或者纸上的字符是介绍这几张照片的秘密?

她嗓子渴的难受,跑去客厅倒了一杯水,回到房间坐下在床上,喝了一口,舌头淡的简直难以忍受,她拼命克制住自己不去服用食盐。用大口喝水来抑制自己的痛苦。

她将水杯往床上一放,伸手拿过姐姐的另一本厚厚的日记,一不小心,水杯被碰倒在床,水洒床单,照片也被弄湿,她叹了口气,将床上所有物件一收,收拾残局。

等她换好床单,洗完澡,再回房间,重新审视那些个东西时,眼前的照片令她吃惊狂奋起来,被水弄湿的照片的反面,依稀出现一片模糊的字迹,李若茜几乎要跳起来,她赶紧打来一盆水,将照片全部摆浮在水上,大约过了有一刻钟的时间,被水完全吻湿的照片底部,字体清晰的呈现在了李若茜的眼中。

李若茜将照片反浮在水面上,为更清晰,拿来自己闲置许久的放大镜,追逐那些字的影子。

她仔细阅读着,根据前后语句的衔接,将照片摆了次序。原来照片上的人物都是次要的,而真正重要的是隐匿在照片后面的字句。

这些东西是否连郝院长都不知所云,单是知道它的重要性,而寄希望与自己身上,才交给自己的呢?当时他对自己说:“一切都拜托你了。“是否所指此意呢?

李若茜小声的将照片后面的字念了出来。

“艾如,明天注意不要让惠博兴的人盯上我们的行踪。西溪口第八暗道,我们的货物就在墙壁里侧,还有我译的毒凫们的密码。货品交易完成之后,一并带走。”

“让林薇去接替三雄,让三雄去跟小重天见面。让她告诉小重天,交易密码还在诗歌当中。”

另一张照片上。

“梅,已经全部交给老如。“

“梅,我爱你。林薇做的很漂亮,我也可以。黄氏兄妹有些不听话,但是黄心花还是答应了同老如一起处理物件的隐藏。放心!“

“梅。明天可以去麻罗海边接货。记住暗号:柯耀胜!”你一定会喜欢吧。嘻嘻。“

最后一张照片。

“如,用我新创的文字去顶吧,不要着急,一个字一个字的来,你会打开的。不要担心手麻。“

“如,今天开货门有变化,将字重叠打开,到底几字重叠自己提前去找出答案吧,省得交易时费劲。”

“让三雄与林薇去盯住所有的买卖家,告诉她们,出差错就让她们两人兜着走。告诉林薇,到了晚上,少喝两杯。”

这便是照片底部所有的字迹了。

李若茜仔细读了几遍,直至烂熟于心,才将照片从水盆中一一捞起,放在手心揉搓起团,扔进垃圾桶。低下头,水盆中映出她的笑脸,道:“李若梅,好样的啊,可惜,还是被你妹妹我发现了。哈哈。”她忍不住的笑出声来,随即,鼻子一酸,泪水冲出眼眶,姐姐在搞什么呀?正经八百的女孩子涉进药品犯罪组织,花样手段层出不穷,姐姐啊。我可真被你害苦了。

李若茜吸下鼻子,拭着泪水,这时,手机响了起来,是胡姐打给她的,让她来夜总会喝酒。

好啊,今晚太值得喝一杯了,为了解译的兴奋,更为了自己内心的伤悲。

她略施脂粉,来到了辉煌夜总会,松下诚之助一看见她,两眼一放光,已有醉意的他,右手禁不住揽上了她的纤腰。

惠博兴的醉眼也望着她。

李若茜轻轻挣脱开松下诚之助的抚摸,笑对两位道:“你们两个臭男人怎么会想到凑到一起喝酒啊,还让我来做你们的陪酒女郎,怎么知道我今天晚上很想喝一杯?“

胡怡如微笑着,将一杯烈酒推到了李若茜的面前。

松下诚之助的手又不安分的抚上了李若茜的身体,喷着酒气道:“忽然想到,你李若茜不做我的女人,我着实吃亏,你注射了我那么多的丽水珠,我这只猎鹰不能让你这只漂亮的小白兔白白的晃悠在我的眼皮子底下。”

李若茜笑看向惠博兴道:“他真得喝多了。开始计较这些了,你别忘了老虎先生。“她将脸朝向老虎道:”我给你做的事情难道价值不大吗?你跟我计较这些。真没良心。你想做什么?让我做你的情人,每天晚上听你的差遣?不觉无聊吗?“

老虎捂住脸孔笑了起来。李若茜也笑道:“那请问惠知晚大小姐怎么办啊?她还不得杀了我。“

松下诚之助手指向李若茜,脸朝向惠博兴道:“听听这张嘴,一张开谁都招架不住。“

惠博兴淡淡一笑。

“行了,我今天晚上喝醉了,不是你的对手,关于这件事情,还是等你毒瘾犯了我们再谈吧。“松下诚之助瞟了她一眼说。

胡怡如向李若茜使了一个眼色,李若茜因怒脸生红晕。

告别辉煌夜总会,松下诚之助带点踉跄的走进了黑暗的客厅,他浑身燥热难受,意欲洗个冷水澡,但更想来杯可口的冰水,打开冰箱,却发现什么水都没有,不禁叹了口气,酒后口渴不止的他,推开了儿子的习武室,想从那里面的小冰箱寻瓶水喝。

冰箱的门刚打开,就听见习武室内儿子半掩的卧室里,传出男女的欢爱声。

他迅速的拿出冰水,掩上习武室的门,在客厅沙发上坐下,扬起脸来痛饮冰水时,眼角的余光却撇见了一只造型夸张的高跟鞋。

他再次推开习武室的门,发现另一只相同模样的高跟鞋就歪趴在儿子卧室的门外,门内两个男女的欢爱声让老虎的心跳都加快起来。

他无法再听下去。逃般的再次跌坐在沙发,忽然没来由的笑了起来,笑罢,愤怒及阴冷充斥在了他扭曲的脸孔上。深陷在眼眶的深蓝色眼珠仿佛射出蓝色的火焰。

他看上去确实像一只极度恐怖的魔兽。在狂怒中静等着房间里一对偷欢的男女。

&^^%#姐姐的日记_更新完毕!

最新小说: 我靠演技成圣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这个傀儡太凶了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老祖宗又诈尸了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