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脱险(1 / 1)

()小琦因为褚涛的愤怒已经因怕头脑晕眩,正在她感觉身体由于晕厥似乎要站立不住时,门忽然被打开,李若茜出现在了两人的面前,小琦像看见救命稻草一样的用眼神哀求李若茜,李若茜走近两人的身边,褚涛眼光一转,皱起眉头道:“你是……那天晚上到漂漂酒店的人?“

李若茜道:“你记人真有本领,你不说话我也没认出你来。本书首发来自燃蝎小说网www.ranxie.com你贵姓啊?“

小琦抢先道:“他叫褚涛,我们之间有误会,今天晚上他是来杀我的。“

李若茜看下褚涛道:“那看来真有误会,褚涛是道上的人,不比街头小混,他不会乱杀无辜的。“

褚涛笑道:“你这话我爱听。我的女人和我的奶奶都死在这个女人的手里。”

小琦叫辩道:“也不能全怪我,我一个人能成事吗?”

褚涛将枪口使劲顶住小琦的太阳穴,小琦因为害怕过度,一时没有控制好,热尿从裤裆渗到了地下。

李若茜瞅了一眼小琦的脚下,对褚涛道:“你应该是跟随陈棒棒出来办事的吧?小琦也不是等闲之辈,你们的事情还是另找机会再说吧,现在不是你报私仇的时候,万一搞出什么乱子,你跟老大不好交代,混社会,就要一心做好老大吩咐的事,安抚好老大,才可以有时间做自己的事。”

褚涛没有接腔,怒盯小琦,眼中怒火燃烧。

“你一直都没有回去吧?我告诉你一件事,陈棒棒好像中了印尼毒瘾,我走的时候,已经晕厥过去了。“李若茜说。

褚涛吃了一惊,叹口长气,不情愿的将枪收回去,对小琦道:“我们的事情还没有完,你耐心等我。还有你!“他一指李若茜。随即穿进茫茫夜色中。

小琦在李若茜的搀扶中,差点没跪在自己的尿液上,李若茜脸上并无笑意,小琦却总觉得李若茜在嘲笑她适才的惊恐与狼狈,她推开李若茜的搀扶道:“你怎么会认识陈棒棒?这一切莫不是都是你们串通好的?“

李若茜道:“是就好了,可惜还真不是,琦姐!“

小琦愣了一愣,道:“你叫我小琦就好了。“没有几个人喊她”琦姐“,就像没有几个人知道她的真正底细,李若茜喊她一声琦姐,让她心里颇为不舒服。

她拍着额头抱起女儿进了洗澡间,她心里忽然愤怒的想到,她对李若茜还是底气不足。

正在马大梁为白家的事深感担忧之时,胡怡如忽然致电给他,要他速来夜总会,并且买好上等的红酒,马大梁是不知道这个半老徐娘到底有何喜事了。

他刚在胡怡如乱七八糟的床上稳坐下屁股,胡怡如就将一份报纸交给他,一指上面一个头条新闻让他看。

刚看几眼的马局长忽得从床上跳了起来,因为狂奋,一巴掌闪上胡怡如的头,“嘭”的一声,胡怡如痛的将拿在手里杯里的水都泼了出去。“你有病啊你,麻子……“

马大梁哈哈大笑着重又坐下来,可能还是因为兴奋,响屁“吱吱”的对胡怡如道:“天助我也,天助我也呀……”

胡怡如白他一眼,拿过花边小扇,一边驱除恶味,一边道:“早就看你紧张过头了,这人生的事,淡定一点较好。”

“我一直淡定之中,我一直淡定之中……”马大梁哈哈大笑道。

白家的那个政府的亲戚,白仙人的亲弟弟,在马局长的犯罪文件未到达之前,或刚到达之时,就病逝在北京的协和医院里。享年76岁。

白仙人的弟媳妇厌透了多年来白仙人一家带给他们的“骚扰”与不安,为什么那么势利,在人临入土之前,还不忘再使用一把?一个大大的快递,让政府官员的夫人盛怒中选择邮寄回了小城的警察局,收件人是马大梁,她认为,有事就求当地公安局嘛,不以因为自己的兄弟当点官,就当成县官来用吧?亲兄弟也太过分了,逢年过节也不走动,平时连瓶孝敬的酒都喝不上……人一走,女人的怨气大过天,可惜她是不了解快递里面的内容啊,否则的话她就会知道快递发给小城警察局是多么让人喷饭的事情。

所以,马大梁这些日子快要笑岔气。

白家失势了不说,还彻底得罪了警察局长,白仙人更是呆在牢中无法出去,马大梁想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移交法院,好让调查人员得此借口离开。就像是惠博兴说的,虱子咬不死人,可整天趴在头皮上总归是烦心。

趁着马大梁高兴的当口儿,李若茜提出释放黄心成兄妹俩的要求,马局长只将黄心花释放出来,黄心成却被留了下来,马局长根本没有任何想让他出来的意思。

黄心花出狱之后卧床不起,不几天下身血流如注,被董克送往医院,却发现,结婚已经有几个年头的她居然早有身孕,呆在牢中不知不觉,每天提心吊胆的生活,痛苦颓废的心情,加之进餐差劲,出狱之后莫名流产了,令他们两口子不由得抱头痛哭一场。

马大梁感觉自己如浴春风,正当他要下决心查办白家人时,胡怡如却不高兴了,如果将白家灭顶,将白仙人绳之以法,她的印尼药水的解药谁来研制呢?

她的生命谁来延长拯救呢?他马大梁能行吗?

她一求马大梁不成,这深深的激怒了胡怡如,自己的性命难道在姓马的心中如此无关紧要吗?为了报私仇,就对口口声声说深爱着的情人置若罔闻,简直令人发指!

胡姐彻底不悦了!另外不悦的还有她的干女儿,李若茜也跟白仙人有约在先呢,这个千年老妖精暂时还不能死,母女俩很快达成一致,仿佛两人第一次真正的为同一件事联手,一个久经沙场的犯罪组织的无老,一个初出茅庐却锋芒毕露的程咬金,马局长该如何应付呢?

继续还是随了这对黄金搭档的愿,释放白仙人及一家,另立替死鬼对象?

俗话说的好,不怕外敌,就怕家反,因为全都知己知彼,所以分外可怕。

&^^%#姐姐的日记_更新完毕!

最新小说: 这个傀儡太凶了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老祖宗又诈尸了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我靠演技成圣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