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往事(1 / 1)

()黄心花的入狱,对李若茜来说,真是一个意外,解救她反而成为迫在眉睫之事。本书首发来自书河小说网www.shuhe.cc

如果真要找一个人来当马大梁的替死鬼,论排名也排不到黄心花的身上。

通过马局长,由对自己别别扭扭的安硕的带领,终于看到了面色憔悴,但淡然自若的黄心花。

她对李若茜笑道:“知道你会来看我,自我刚进警察局我就在等你了。“

李若茜笑而无语,她刚想表达自己想解救她的决心,黄心花忽然抢先般的道:“你不是很想知道你姐姐的故事吗?我现在就会把我知道的全盘告诉你。但是关于她的死因,我真得不清楚。”

李若茜想,姐姐的死因也许到最后都会是一个难解之谜,但是姐姐身边的人真实的语言,对于联想、推测姐姐的死因,有着莫大的作用。她想破译李若梅的死因,找出杀害姐姐的凶手。但是有比这更有意义的事情,那就是要让这座雾气笼罩的小城,重显它的明媚。

她对黄心花说:“我很开心你可以对我有所信任与喜爱。李若梅的事情,我迫不及待的想知道。”

黄心花点头道:“有时候我觉得,我喜欢李若梅超过了我自己。我其实是一个不懂得自我的女人,可是我却从李若梅的身上不自觉的学会了主见与个性的张扬。在她去世之后,我更加清晰的看到了,我对人对事有了强烈的支配欲。这充分表现在我哥哥身上,我老公的身上,这使我变做了一个让人疏远厌恶的女人,我有了若梅身上的特质,却始终没有她身上那种魅力,我现在才知道,有些东西,是你永远也瞠乎其后的。“

李若茜微笑的看着她,道:“其实我也潜移默化的受到了她的影响,虽然更多的自信于姐妹遗传,但是有时候感觉强烈的提醒我,姐姐对于我的人生,起了不可磨灭的作用。“

黄心花道:“你承认她是个对女人也极富魅力的女人吗?“泪水充溢进她的眼眶。

李若茜略一点头,道:“我不敢决定别人的感受,我和她一起呆了二十多年,她的美与劣我全都知晓,但是我不得不承认,她对我有着很大的影响力,尤其是她的勇敢,果断而又坚韧的性格,是我最欣赏的地方。她去世之后直到现在,我心里总有种恐慌,一种人生漂泊无定的恐慌,仿佛她就是我的根源,没有了她,我的人生的路途决择都显得那么孤单寂寞。”

黄心花沉静中微微一笑道:“我一直觉得,李若梅嫁给惠博兴是一个错误,惠博兴虽然外表、家世不凡,但是从感情上来讲,他永远也配不上李若梅,在物质上,他是是个富翁,但在感情上,他是一个吝啬的乞丐。

我的哥哥黄心成其实是一个重情义的男人,他那段时间爱慕若梅到几乎发狂,所以他情令智昏的跟随李若梅进了药品组织,我看着李若梅从惠博兴那里得不到幸福,就想让她离婚,那时候我刚结婚,我奢望的想,如果她能嫁给我哥哥,我们住在一起,那该有多么美好啊,可是若梅断然拒绝了我哥哥,我知道,她的心里是永远不会放下惠博兴的,但是现在想起来,如果她真得那么做了,惠博兴也不会放过她,连我们也会深受其害,若梅,总是比任何人都想得多。只是她,不愿意解释,因为解释的清楚了,就会让自己的老公陷入不义。她爱一个人,总是由里至外。“

黄心花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李若茜问道:“后来,我姐姐不经意的同惠博兴说到了黄总的求爱,惠博兴恼羞成怒,借用我姐姐的名义,并且添油加醋,把你们兄妹建立的公司毁于一旦,让你们从此与我姐姐为仇。//百度搜索看最新章节//“

黄心花点头答应,道:“没错,可是你姐姐还有很多的内幕没有在日记中说出来,惠博兴要毁掉我们的真实意图,我觉得不全是因为害怕失去若梅,而是因为自己的自尊心,连我们这些被他嗤之以鼻的下人都枉想得到他惠博兴的女人,这简直就是对他的奇耻大辱,最重要的是,他知道李若梅在外面甚至在家里呼风唤雨,他总在不惜一切机会斩断若梅的枝条,哪怕让她陷入困境与不义,他想让她成为孤家寡人,势单力薄。让一切都掌握在他的手中,所以他才对我们如此偏激行为。可惜,这是我现在才明白的。“

李若茜一开始就觉得此事蹊跷,依照姐姐的为人,她不会做出那等见不得光的事情的,果然还是惠博兴!

误致他人强~暴自己的妻子,借用妻子的名义以解己愤,那么,李耀辉说,李若梅曾经派杀手去美国杀他,这事会不会也是姓惠的借用姐姐的名义做的?

李若茜很自然的又想到了林雨,记得她说,姐姐派去美国的杀手是她帮姐姐做的中间人,那么,她也极有可能是撒谎。叶莎也告诉过自己,林雨与惠博不关系并不简单,如果是这样,林雨此次跟自己的合作,到底是不是在惠博兴知情的情况下进行,更甚或是否惠博兴暗中操纵林雨做下的这一切?

李若茜想,或许她应该去好好的问一下李耀辉,这个曾经是他未婚妻的女人,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来历与背景?

李若茜表情平然的想着自己的心事,黄心花根本看不出李若茜的内心世界。她沉吟半晌接着道:“当时惠少志还活着,那个人是你姐姐最直接的幕后指使人,他与你姐姐关系暧昧,一度在圈内很有传闻,但是若梅从来没有解释过什么,每每听及,总是抱之淡然一笑,我觉得她是问心无愧的,摒弃个人感情来讲,李若梅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性格,她不会委身于自己的公公,做下不伦之事的。不管那个惠少志外面再如何妻妾成群,厚颜无耻。

后来,他莫名去世,你姐姐还继续游移圈内,没有了惠少志的操纵,你姐姐反而自己做起了老板,凭借智慧与手段,很快同老虎关系密切,一度与他形影不离,惠博兴与老虎的恩怨,应该也是那时候结下的,一直到现在,惠知晚虽然与老虎交往甚密,两人也没有冰释前嫌。“

李若茜问道:“姐姐与松下诚之助到底是什么关系?两人可曾越过雷池?“

黄心花摇头道:“这个很难说的清楚,男女之间的事情恐怕连当事人也很难说的清楚,但是我肯定松下老虎是很爱若梅的,他是因为若梅得罪了日本的黑社会,才让他在日本失去立足之地的。“

李若茜好奇道:“难道我姐姐在日本也有势力?“

黄心花道:“我们只是她的一个很小的势力组织,她带领我们做生意,极为隐密,连像钱近这样的固定成员都不知道这个组织的真正大老板是李若梅,除此之外,她还有其它的组织与生意往来伙伴,她与老虎到底是什么样的合作关系,一起在做些什么生意,不得而知,没有人敢去过问她的私事,认识李若梅的人都懂得跟她的一个相处之道:那就是她不想说的事情,不要去问招致她的不愉快。

惠博兴对李若梅游移圈内的行为很为愤怒,惠少志在世时,他总是受到父亲的训斥,惠博兴有一段时间也进入过药品组织,可是做的很不成功,后来,李若梅也进了药品组织,却如鱼得水般的屡建奇绩,受到惠少志的极大的赞赏与照顾,我想,这可能也是惠博兴憎恨李若梅游移圈内的最大的原因,不是因为李若梅的安危,而是她成功游移在圈内一天,就让他甚感耻辱一天,因为他最终莫名成功抽身,虽然命安,但是对他来讲,可能很狼狈,一个家族男人的自尊心,就被受到了强烈的挑衅!“

李若茜不屑的眼神中堆起了愤怒,她很想将心里的愤怒骂将出口,但她忍住了,同时隐忍的还有脸上的愤怒。

黄心花道:“与你姐姐成为仇人之后,她的事情我就知道的很少了,与她闹僵之后的那段日子,就是你姐姐与老虎相处最密切的日子,也可能是因为失去了我的倾听,她变得寂寞伤痛,才将对人体贴入微的老虎当成了倾诉对象,如果当时我跟她一如既往,可能她也不会不得已受控于老虎,这都是我的错,我无法原谅我自己!对待朋友,我犯了最大的罪恶:背叛与伤害!

不管当时误会有多深,我都永远无法原谅我自己!更不会原谅惠博兴!有一件事我需要告诉你,我们与惠博兴签订的那份合同……“

“我知道。“李若茜截住黄心花的话头道:“我心里都明白,不光合同,我答应他的还有别的事,我本来就想跟他过过招,现在我反而更想跟他好好的玩下去了,他同李若梅的战争无疾而终,结果要在我们之间产生。我一定要搞清楚躺在姐姐身边睡了这么多年的男人,真实的秉性到底是什么?姐姐到底爱他哪些光辉优秀的地方?“

黄心花道:“我并不觉得你比你姐姐聪明,你只是比她能玩命能折腾,你应该学会你姐姐的沉稳,你做事还是偏向冲动,随着自己的性子,目中无人,如果你内敛一些,也许你就不会让自己身染毒瘾。要知道,在这个圈子里,在所有的圈子里,都是棒打出头鸟。”

李若茜笑笑没回声。她更觉得自己像个装满燃油的即将坠落的飞机,反正都是沉落爆炸,哪儿不顺眼,哪儿价值大就撞向哪儿吧。其间那短暂的调整与把握,还有那么重要吗?

“关于惠家的大小姐,你有什么看法?”李若茜想起至今躺在医院的惠知晚,言变冷漠道。

黄心花叹口气说:“不得不说,与你姐姐反目之后,一向与李若梅不和的她,很快与我走的很近,我们的亲密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憎恶李若梅的心情一样,但是这个丫头心眼极大,我其实很是防她一手,重要的事情也不会说给她听,因为她的势力很大,招惹不起,也不与她合作什么生意,彼此是心有隔阂的维系表面的感情。除了松下诚之助与胡怡如,好像她主要的势力都隐在日本,这个人,冷漠无情,心狠手辣,你最好是不要招惹她,李若梅曾一度让她整的很惨。“

李若茜不屑道:“可最后呢?一样在我姐姐身上吃亏不小。“

黄心花道:“那是因为有惠少志的保护与袒护,加之李若梅也确实聪慧过人,才让她有所收敛,但她并不惧怕李若梅,严格来说,她是个疯子,不惧怕任何人。更不会惧怕你李若茜。我一直没有说,你的毒瘾,应该是拜她所赐,她的高跟鞋……“

“我知道。“李若茜没再让黄心花说下去,惠知晚的确够狠,杀人不眨眼,如麻不如麻不清楚,但是手里的血债肯定已经不少了。

她为何如此丧心病狂?难道仅仅为了钱吗?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李若茜想起这句话,真觉经典之言,那么姐姐呢?又为什么致死游移圈内?是退身不得?还是另有他因?还是她也被金钱一时迷住了双眼?不对,姐姐在给林雨的信中说,她对惠家有着幸福的使命,她是惠家的开水,要替惠家扑向阳光,选择消失挽救惠家,如果是这样的话,也就是说,她进入组织,游移组织,这一切都是因为惠家?

如果真是如此,为什么惠家上下对她微词不断?还有惠博兴,会大有恨她入骨之感呢?这一切太奇怪了,姐姐的日记里,根本就没有一点此方面的写向。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她到底是怎么死的?

李若茜不由得皱紧了眉头,她看一眼同样深思不语的黄心花,深叹了一口气,黄心花正欲开口,安硕忽然走了进来,提醒她们说,探视时间已到。

李若茜请求他再多给她们一点时间,安硕满脸不悦的道:“这是规定,不懂吗?你这个人怎么毫无规矩?”

李若茜冷他一眼,只能看着一脸无奈的黄心花被重新带回牢房。

李若茜转身对安硕笑道:“她没有害我的意思,她真得是想救我,现在你把她误抓进来,她只能丢命。”

安硕满腹不服道:“你一向好武断,否则你又怎么会在这个圈子里混得这么惨?害人的人不会把害字写在脸上,不要被她歌颂你姐姐的几句美话喜晕了头。“

李若茜咽下不快,大踏步走出警察局,安硕从后面一把扯住她胳膊,气愤的道:“你是不是看不起我?如是你不喜欢我,你告诉我,我安硕不是个死皮赖脸的人。”

李若茜停住了匆忙的脚步,道:“我没有瞧不起你的意思,还有,我挺喜欢你的。你别找事了,求你了。”

安硕依旧不依不饶的道:“那好,如果你喜欢我,我们就同居吧,住在一起,让我每天都看到你,知道你的心事,真正的鱼水交融,不分彼此。”

李若茜顿顿道:“不行,我现在的身份,和你走得过近,会对你不利的。”

安硕撇嘴道:“真是完美的借口,还能再完美一点吗?”

李若茜甩开她,一边走一边道:“我其实并没有资格做你安硕的女朋友,我是个毒鬼,我们之间已经没有结果了。所以,你没有必要太在意我。“

安硕在后面狂怒起来:“这就是你李若茜最让人生气的地方,什么都是你来决定,你自以为是,可想过对方的感受吗?你给了我一个梦想,又不留情面的把我推出你的世界,并且告诉我,这是你的爱情,这是我的幸福,一个李耀辉还不够,又用在我身上,李若茜,你到底会不会爱一个人?你的心呢?!……“

李若茜转身冲到安硕的身上,紧紧的抱住他,哭道:“你原谅我安硕。我没有伤害你的意思。”

第一次被李若茜热烈拥抱的安硕反而有点不知所措,他拍拍她脊背,泪眼婆娑的道:“我是不是挺混蛋的?不会做事,也不会说话,跟我在一起,尽让你受委屈了,也不会像李耀辉那样,对于你的事情总是张扬无畏的去做,我心里其实觉得挺对不住你的……“

没等他说完,李若茜轻吻上他的嘴唇,道:“别说了,我理解你,你也要理解我,等这件事结束,我会听你安排的,可现在,不是时候。“

安硕泪眼点头,使劲抱住她,日光肆意中,树的阴荫下,他闻着李若茜身上醉人的清香,恨不能就此两人融入永恒。

&^^%#姐姐的日记_更新完毕!

最新小说: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这个傀儡太凶了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老祖宗又诈尸了 我靠演技成圣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