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出狱(1 / 1)

()在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一种感情就是依赖与习惯,大凡失去之苦痛,倒不是因为有多爱,而是因为有多依赖的问题,当某个人的感情成为生活当中的一种习惯时,这个人就可以摊摊手,对自己说声“完了”。【高品质更新】

马局长可不想承认这些,强烈的自尊与信心让他始终站在高山上威风呐喊:“啊~~!我是王者!”

王者最终还是在苦闷中找上了胡怡如的二楼小房间,但是并没有受到胡怡如的热烈招待。她慵懒不堪,披头散发的,马大梁都不明白自己爱她何处了。胡姐一指旁边的长藤椅请他坐下,马局长坐了,叹气声让胡怡如感到愈加烦燥不安。

她道:“白仙人直到现在没有给我研制出解毒的药方,我都快等不及了,真怕有一天一睡不起。”

此刻的马大梁哪有倾听这门事的心思?对胡怡如已生的猜疑让他的情感发生了微妙的转变。他斜视上胡怡如的脸孔道:“小怡,有件事我需要跟你商量,关于李若茜,我踌躇不已,那张死亡通缉令是否真该让它发挥作用?”

胡怡如打着哈欠道:“你不是已经决定了吗?为何又犹豫?难道心下难忍了?那我告诉你,对这个丫头心软,你就大错特错了。虽然我不希望她这么快早死。“

马局长的脸孔警惕起来:“你为什么不希望她早死?“

胡怡如笑笑说:“她对我还有用,我和她的事还没有真正的结束。“

马局长对她们之间的事很感兴趣,问道:“所为何事?

胡怡如还是一贯的答词:“你不需要知道,反正跟你没有关系。“

以前深信不疑,也懒得去防备她些什么,但现在,疑心一起,哪能再轻易再回到从前呢?于是,心下的猜疑愈发的浓重了。

马大梁嘴上不说话,心里的不快与心慌已经将他无情的掩没。

“那你的意思是说,让她死了最好?“马大梁道。

胡姐重躺下在床上道:“随便。//百度搜索看最新章节//你自己决定吧。“

马大梁道:“我的货全没了,李若茜已经供出抢货组织的人名,其中有你胡怡如的名字。“

“什么?!“胡怡如从床上一咕噜爬起来,小花扇呼着风气愤道:“这个李若茜怎么能害我呢?真是的,这个孩子太该杀了。但是,大梁,你今天晚上来的目的不会是来探我口风的吧?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就太伤心过度了。“

马大梁只能叹气掩饰自己的心情,道:“问问也不为过,警察破案,问讯也是很重要的一个步骤。“

胡姐怒道:“可我不是犯人,你讯我个什么?“

马大梁没有说话,胡姐也深思不语起来,李若茜说自己参与了犯罪,到底所为何如呢?就在马大梁要起身时,她一把抓住了马大梁的胳膊道:“大梁,先别走,听我说几句。“

马大梁道:“我没有打算走啊,我换个姿势。“

胡姐笑笑道:“大梁,其实若茜这个孩子罪不至死。你想啊,她有可能是受了那些抢货组织的要挟了,她一个势单力薄的女孩子,涉入药品组织,肯定是有很多的苦衷的。要说了,这个人的利用价值的空间极大。这句话也是你当时说的。“

马大梁的脸上升起不明的笑意道:“你又突然想留住她的命了,你想起了什么?“

胡怡如笑道:“我们可以用她来将失去的货品找回来,你这是最后一次贩运药品了吧?如果她死了,那些货可就永远失而不返了。最起码你从惠博兴那里已经得到一部分了。”

马大梁笑笑,起身,这次他不是换姿势,他是真的要走了,道:“我的事情我来自己处理,不需要你给我出谋划策。“

看着胡怡如一张意外的脸,他轻轻将门关上,一步步走下了楼梯,看着忙碌在吧台里的林薇,脸色难言。

如果他真被姓胡的给耍戏了,身为警察局的老大,几十年的革命党员身份,也太没有面子了吧?男人要有自己自认的江山,女人对男人永远也是件衣服,虽然有的女人是男人穿不起的名牌,但是再名贵的衣服到了自个儿的身上,时间久了,旧了,也照换不误,衣服很少有穿出感情的。马局长也不管自己的想法是否经得起推敲,他想脱离胡怡如自己做余后的事,不就是一个李若茜吗?她能耐自己如何呢?

回去之后,他就通知安硕。严办黄心花,释放李若茜。

安硕像捡了元宝一样的冲进李若茜的关押所,以惊人的速度将她放了出来,李若茜不明就里的随他走进了马局长的办公室,一见到李若茜,马局长一边示意安硕出去一面哈哈笑道:“这几天受委屈了,回去洗个澡好好睡一觉,睡醒了来找我,我有话要跟你说。“

李若茜笑笑道:“很奇怪,谁代替了我?“

马局长道:“一个想杀你的人。“

李若茜将甚是不明的眼光盯向马局长,他一笑道:“这要感谢你的男朋友安硕,他看出来黄心花要对你图谋不轨,所以将她抓捕起来,替代你了。呆会儿你见了他,好好的犒劳一下他。“

李若茜转身离开了办公室。安硕兴奋的候在外面,得到的却是李若茜的一张冷漠气愤的脸庞,她欲言又止,最后无奈的发笑道:“安硕。我发现跟你谈恋爱是一个错误。”

安硕不明白她的话意,紧张的跟在李若茜的身后,李若茜对他道:“没有黄姐的替代我一样可以出来,马大梁他不会把我送上法庭的,他在跟我玩心理战你看不出来吗?他是个局长,周围的组织虽敬他几分,却个个都在利用他,根本就是对他有恃无恐,否则谁会来抢警察局长的货。你混在他手底下那么多年,你还看不透他吗?他就是个十足的笨蛋!安硕,不要只看人的脚面处事,一个男人得让自己挺起胸脯!”

安硕看着李若茜的背影消失在自己的眼前,眼泪隐藏在眼眶里,他不明白自己何处做错了,为什么她会对自己说出那样一番辱没别人自尊心的话,他安硕是个男人,有自己的追求与理想,总不能为了帮你李若茜,就把自己搞得身败名裂,一分不剰吧,气愤加委屈的安硕。折回进局子,脾气变得大得能盖过警察局。他更相信,如果他不是一直因为帮助配合她的那些让上司恼火的行动,恐怕他也不会让马局长对自己微词不断,工作也不至于如此难作,“恩将仇报”,他在心里恨恨的骂着。

李若茜坐在胡怡如的面前,一点也没让昨日黄花的老女人感到吃惊。她正化着浓浓的彩妆,很显姿色的脸孔在她巧妙的手法中,愈发妩媚。

胡怡如转过脸来,风情万种的笑问李若茜道:“若茜,我的货呢?”

李若茜笑笑道:“不好意思,把你扯进来了,但是那些货不止七百万,全部送给你。“

胡怡如转过脸去继续化妆,道:“真想打你一通。你就这样神鬼不觉的把我打进抢货大军中去了,如果让姓马的知道,他会弄死我的。”

李若茜一笑道:“姓马有多大能耐,你比谁都清楚。”

胡姐描着眼线,道:“你把他看的够透啊,难怪你对他有恃无恐。”

李若茜坐近她道:“这也是您的意思吧?难道如此大货,您不想从中分杯牛奶吗?”

胡姐停住活动在脸上的手,眼神斜上她,道:“你把我也看得够透的啊,这太可怕了若茜。”

李若茜拿过她手中的眉笔,帮他描着妆道:“我们合作已久了,不向着你向着谁呀,再说了,我是你的干女儿,你是我的干妈,我心里明亮。“

胡怡如忍着没让自己笑出声来,她用撒娇的眼神瞅着李若茜,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大孩子。

“货呢?“大孩子忽然问道。

妆毕,李若茜收起眉笔道:“原地方放着。“

胡怡如吃了一惊:“海边小仓库?“

“嗯。“李若茜应着。

胡姐真有点佩服她了,从马局长那里学来的“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的真理也运用的太快了。

“你请谁帮你做的这一切?“胡姐对镜探容道。

李若茜一笑:“这是我的一个秘密,你不需要知道太多,问题上我可以给你七百万,我帮你卖掉,把钱给你,再过些日子,我还可以再给你七百万。但是干妈,你得懂得配合我。“

胡怡如因为兴奋,彩妆修饰下的脸孔更显神采飞扬。

&^^%#姐姐的日记_更新完毕!

最新小说: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我靠演技成圣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老祖宗又诈尸了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这个傀儡太凶了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