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引战(1 / 1)

()惠知晚早就接到了秘书抱歉又恐怖的电话通知,她就坐到办公椅上等着她,待李若茜一进门,惠知晚就一脸灿笑的从老板椅上站起,电话一拿,吩咐秘书给李若茜冲杯咖啡。【高品质更新】

李若茜笑笑道:“不如我们找个地方说话吧,我看这里并不方便。“

惠知晚哪会听她摆布,在沙发上坐下来道:“有话快说,没话就走。我忙的很,不跟闲人聊天。”

“太好了。”李若茜转身盯住她道:“我就喜欢爽快个性,我问你,我身上丽水珠的毒瘾是怎么回事?”

惠知晚坐在沙发上笑了起来,笑容美丽高贵,李若茜第一次看见,她原来拥有着如此美魅的笑容。只可惜,她那满脸的傲慢与狠毒的眼神,纵使笑容再美不能言,也丝毫不能给她提升多少魅力。

惠知晚道:“我看你是疯了,你现在的样子不像是中了毒药,而是像被疯狗咬了,狂犬病发作,你见谁都想啃一口。“

“不。“李若茜摇头道:”我只想啃你。“她说完这句话又觉十分之不妥。便赶紧又回敬道:“我想知道你这么做的原因,还有,你是用何种手段,怎么样让我身染毒瘾,我很渴望知道,如果你拒绝回答我,我会让你下一分钟掉眼泪。”

惠知晚闻听此言,好笑到差点要跳上桌子,她毒厉的眼光盯着李若茜,道:“你别在这里说疯话了,你跟你姐姐就是惠家的一条狗,怎么全都如此嚣张,你甚至比李若梅那条死去的狗有过之而无不及,如果你再不滚,我就让你跟你姐姐一个下场。“

进来送咖啡的秘书,小心翼翼的弓着身子,将咖啡放下在桌子上,迅速扫过惠知晚盛怒又得意的脸,以最快的速度逃离了这个事非之地。【高品质更新】

李若茜的愤怒激烈燃烧起来,但她此刻对她无可奈何,她是不会忘记她那身得意的柔道,与她脚上那双造型夸张的高跟鞋的厉害。动武力她只能吃亏,而且还满世界找不到说理的地方,她干脆咽下怒火,坐下在沙发,将烫手的咖啡端起来,呷一口,将手伸进包里,将一张纸交给她,说:“看看吧,这是复印件,你应该眼熟。”

惠知晚怒视着她,根本不屑于接过来,仿佛拿在李若茜手中的不是一张纸,而是一根狗粪。

李若茜将纸拍在她眼前的桌子上,坐回到沙发上,慢慢的品着咖啡,看着惠知晚的表情。但见惠知晚轻瞄那张纸,眼神由轻蔑讯速变做了惊慌,她一把将那张纸抄起来,放在眼皮子底下细细的看着,使劲咬着嘴唇,再抬起眼眼时,眼神里满载着愤怒。

“李若梅,是李若梅给你的对吗?”惠知晚的泪水似要流淌下来。

“很对,没有一丝错误。”李若茜喝着咖啡道。“这是你用柔道与高跟鞋解决不了的事情,虽然我很惧怕你这两样看家本领。”

惠知晚厉声道:“把它们统统还给我,否则我让你在这座小城里消失!“她咬着牙狠道。

李若茜冷笑道:“我真不知道你父母是怎么教育你的,怎么会把你祸害成这样。你教唆老虎的儿子参与犯罪,天知道松下诚之助有多么爱他这个儿子,看你如何向他交待。他不会原谅你的。他的儿子就是他的命。而你惠知晚,在他的心里不值几个钱吧,况且现在,你哥哥掌握的他的证据已经被我毁了。“

惠知晚咬着牙骂道:“早知道这样,我早就应该弄死你,在你刚进入小城的那一刻,从那时起我就有不详的预感,我一直都不喜欢你,我觉得你跟李若梅都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败类,果不其然,你们是上天派给我的克星,我不会原谅你们的。“

李若茜道:“那又如何?把我想知道的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的?让我不久于人间。”

听见这句话的惠知晚好像找到了高兴的理由,她竟然大笑起来,道:“我告诉你,我的鞋跟,没有人可以逃脱的过。被我惠知晚踩过的人,没有一个会活的好好的。到现在为止,只有一个人躲过我的鞋跟,那就是你姐姐李若梅,连我都奇怪她那次怎么会那么幸运,那么有手段,不但躲过,还让我把脚扭了,这还不算,该死的惠少志居然让我躲墙根,真是极尽可恶!“

李若茜凝起眉头看着她,惠知晚一笑又道:“我的鞋子都是从日本特制的,每个鞋跟下面都有机关,可以按照我的设计,成为注射的针头,你现在明白了吧?林薇给你注射的那只晕天散毫无意义,那种过家家般的毒性小药,怎么能解人心头之恨呢?”

她依旧一脸的得意之色。

李若茜瞅了一眼惠知晚脚上的高跟鞋,叹口气说:“你做人做过头了,想方设法的害人,你活得开心吗?”

惠知晚的脸色瞬间大变,她手指门外,悲愤的大叫一声:“滚,滚出去!李若茜,我一定会让你知道,你永远都是我的手下败将,像李若梅一样!“

李若茜站起身,不温不火的道:“很好,这太有意思了。我不会再对你客气,就冲你给我姐姐那么多的羞辱,我要让你学会如何去尊重一个人。“

她走出了办公室,咆哮的惠知晚迫不及待的将门雷震一样的关上,气愤之中的李若茜走出了几步远,又意外的回过头,发现李耀辉就站在办公室的一侧,他满脸的愤怒,仿佛要将他脸孔扭曲。他身体因气微微抖动着,紧握着拳头,瘦削却强壮的身体似乎要爆发起来。

李若茜一个箭步上前,一把扯住他胳膊,她怕他会生事,而如果他生事,将是把自己推进了火炕,李若茜后悔了自己的冲动,没有将事情想的更全面一些,更忘记一向担心自己的李耀辉完全有站在外面偷听的可能。况且适才两人声音之大,如何不让他担心过来以探究竟。

果然,激怒难耐的李耀辉根本不顾李若茜的劝阻,一脚踹开公室的门,冲了进去,惠知晚看见狂怒之中的李耀辉,吃惊的从座位上弹跳起来,张开自己柔道的架式,李耀辉推开拉住自己的李若茜,一个脚步跳上惠知晚的办公桌,接住惠知晚飞踢上来的腿,居高临下,将惠知晚重重摔回在地,惠知晚的脸撞上一边的小桌角,鲜血染红了她的脸庞,她捂住脸,带着压抑的哭声,起身继续同李耀辉拼死相搏。惠知晚脸上流淌的鲜血并没消除李耀辉满心的愤恨。

李若茜无法制止住狂怒中的李耀辉,看他一次次击倒狠击上来的惠知晚,李若茜想到了惠知晚脚上的高跟鞋,慌忙上去想拼死将他拉出战壕,被受阻止的李耀辉脸孔终被惠知晚划出条条伤痕,正当他推开李若茜,对惠知晚发起新一轮攻击时,惠博兴出现在了两人的战场上,惠知晚一见惠博兴,顿时偃旗息鼓,嚎啕大哭,惠博兴照准李耀辉冲过来,一个狠力的拳头差点将他击倒在地,李若茜扶住李耀辉,将仇恨的眼光朝向惠博兴。

惠博兴手指着李耀辉道:“姓李的,连我们惠家的人都敢动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怒气使他的嗓音发抖,“你是不想活了,我会让你知道,得罪我们惠家的人会是个什么下场,你给我等着!”

他扶着满脸鲜血,哭泣不止的惠知晚走出了办公室,只剰下李若茜与李耀辉留在办公室,还有门外围看热闹的员工。

李若茜对自己今天的所为后悔不迭。她拍拍李耀辉的胸~膛,蹲下来,无语痛哭起来。

&^^%#姐姐的日记_更新完毕!

最新小说: 我靠演技成圣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这个傀儡太凶了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老祖宗又诈尸了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