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被捕(1 / 1)

()林薇对于李若茜在胡姐面前的受庞,那是羡慕嫉妒恨,仿佛她怎么做都不会引起胡姐对她更深的兴趣,但是这些日子,她却觉出了特别,自从李若茜的鬼把戏被胡姐洞穿之后,林薇明显觉得胡姐对自己印象转变了很多,她高兴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她又觉得李若茜这次事做的太笨了,不太符合她的性格所为,很是让林薇生疑,可是她又说不上所以然来。//百度搜索看最新章节//

胡姐意外的单独带林薇去见一个人,路上胡姐只告诉她,是她多年的一个生意上的好朋友,却是一个年过花甲的老头儿。有着一副慈祥的面容,尤其是他的那双眼睛,不由得让林薇想起了自己已故的爷爷。林薇对这老先生的感觉特别好,老人家好像也对林薇印象不错,谈话之中不时将慈爱的笑容展示给她,让林薇心里倍觉温暖。

胡姐与他的谈话内容林薇不甚明白,好像是副药剂,里面时常出现大量的专业术语,让林薇一头雾水。林薇总觉得,如果李若茜在此,她一定会听的清清楚楚,这是否也是胡姐不带她来的原因,李若茜的智商有时候比李若梅还强悍。

她恨自己白痴,孤陋寡闻。

她本来玩火又天真的想着,用马局长的证据要胁胡、马两人同意自己的条件,可是现在看来,两人对她如此客气,反而像成为一种变相的警告。她骑虎难下。李若茜说她给黄心成的证据是一半,可是他的证据却是完整的,可是她的证据却真得只有一半,从页数上就能看得出来,“她想让我帮她打击黄心成,我关键时刻还真那么做了。我真是傻了,所幸我还没有来得及做出更白痴的事来,黄心成就进去了。“

一说起这事,她又犯嘀咕:那个黄心成呆在警察局里到底干什么呀?没听马局长说要奈他如何呀。李若茜上次白痴样的说出那一番话来,谁知她是不是有意的,自己居然还得意的掺和其中,这到底是怎么一回啊?她头脑子要炸了。禁不住摇了摇头。

“你怎么了?“胡姐看她带点狰狞的神情,拍她胳膊问道。

林薇从思想的纠结中回过神来,无意识的说了一句:“大概我也中毒药了吧,胡思乱想呢。“

胡姐盯着她的脸,冷她一眼,回过神来继续同花甲老人交谈着。

听不懂,完全听不懂,脑门子都疼起来了,然后头脑晕眩不止,她不停用手捏着眉间的肉,希望能解除疼痛。可是毫无用处,她只晕眩中看见白发老人不停的用手捋着长白胡须向他似乎别有意味的笑着,等他的笑声传进自己耳膜的时候,她就不省人事了。

李若茜从地下小仓库回到家的时候,接到了惠博兴的电话,她急匆匆的赶到了海边,惠博兴站在那里似乎已经等了她许久。她叫了一声“姐夫”,他像吃了一惊的回过头来,盯着她,向她摊开手,手心里一枚纯白的可爱的贝壳呈现在李若茜的眼前。他的笑容温柔,声音低沉:“送给你。//百度搜索看最新章节//”

李若茜笑笑接过来,放到眼前看着,正欲开口说话,惠博兴猛然一把将她抱紧进怀里,李若茜吃了一惊,贝壳差点掉下在沙滩。他说:“对不起,没有替若梅照顾好你,害得你现在过得这么苦。”

李若茜一挣脱,他就顺势松开了手臂,李若茜被他刚才这意外的一拥,搞得有点心跳加快。她笑笑说:“你吓了我一跳,有话好好说,别这样。”

惠博兴忽然脸生厌恶道:“装什么纯净。”

李若茜随即不悦道:“我是没你纯净,我只想告诉你自重。”

他怎么像李耀辉呢,让人刚有点好感的同时,立马“原形毕露”。他们两人有时太像了。

“若茜。”惠博兴面朝着大海说:“你说,我惠博兴在你心里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怎么会忽然关心起别人对他的印象来了?

李若茜说:“你有时候挺可爱,有时候很令人讨厌。“

惠博兴笑笑说:“我知道,我对你姐姐表现情深的时候,我很可爱,相反的时候,你就会讨厌到我极限对不对?总体来说,你还是很讨厌我,否则你就不会那样对我。你说,你偷出老虎的证据送给他,对我对你有何好处?”

李若茜叹口气道:“姐夫,你今天能这样问我,你心里对我还真是宽容。”

惠博兴道:“不管你信与不信,这都是因为你姐姐,如果不是因为若梅,我早就让你今生今世跨不进这小城半步。”

李若茜说:“没有办法,姐夫,你爱我姐姐,我更爱她。如果你对她问心无愧,你应该站在我这边,如果相反,那你尽管放马过来。”

惠博兴狂怒道:“你向我挑衅对你没有任何好处!你出去打听打听,你在这座小城里与我惠博兴成为敌人,会有什么下场!“

李若茜叫道:“我知道!大不了一死!反正本来我也不会活很久,我拼了!真的,姐夫,我拼了!“

惠博兴咬着牙点头,转过身面向着大海:“李若茜,你不要逼我!“

“是你们逼人太甚了!我已经没有退路了。做你想做的吧,我到底要看看惠博兴是个什么们样的人。“

她冷静的说完,转身往回走,身后惠博兴的长吼像惊雷一样的划过夜空。

她吃了一惊。但她心里的倔强与无畏已将她的生命填满。她只有往前走。

与惠博兴成为敌人,仿佛才是战斗的刚刚开始。她要搞清楚,在自己姐姐身边这么多年的男人,真正的品性是什么?

林薇在晕眩中醒来,头痛让她倒喘了三分钟的气,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她有点记不清先前的事了,一低头,发现自己身上盖着一条长长的白毛巾,直至大腿,其它的部分都露着雪白的肉。并且赤着脚,她吃惊坐起身,毛巾掉了开去,自己竟然一丝不挂。吃惊之余,眼角的余光令她吐血的看到了一个人:花甲老头儿。正坐在桌子前,照镜理须。

林薇惊叫起来:“老东西,这是怎么回事?!”

她本能的还以为是老头儿给她用什么神奇医术运功强身了。

但见花甲老人慢腾腾的站起转过身,脸眯微笑,面色红润,捋着胡须道:“你滋味不错,尝过了,谢谢。”

林薇这才极近发狂的看到,他通身穿着宽松睡衣,花甲之年,瘦削风干,精神却矍铄已极。

“你这个老不死的东西,敢动老娘,我废了你!“她当真向他的腰下击去。老头儿激灵之中一个回抄手,将林薇的手轻松拿住,又一个潇洒回转,林薇的身体就乖乖的转进了自己的怀中。

“狗娘养的你,还真有两下子,没白活这么些年。”林薇张口就要去咬被他揽住脖颈的手,他趁机松开,将她的身子一推,林薇就扑倒在了前面的床上,老头儿拂袖道:“衣服我都给你放进床头的柜子里了,赶紧找来穿上吧。”

林薇气极败坏,像蒙受了奇耻大辱似的一边烂骂着一边迅速的穿上了衣服,出房间,进至客厅,环视一周没有见到胡姐的影子,正欲开口,花甲老头儿右手举着小茶壶兴饮,左手朝门外一指,林薇狠骂他一句,外加免费白眼赠送,甩上他的门,进了胡姐的车。

胡姐看见林薇那副来者不善的面孔,叹口气,发动车子。

“您不打算解释解释吗?请问这是怎么回事啊?您来就是让我喂老头儿的吗?!“林薇愤然道。

胡姐面无表情的说:“装什么清纯,你是个男女兼吃的主儿,还在乎被一个年逾花甲的老人睡一觉?我若跟他说清你的那些烂事,人家指定是不肯。“

“我……“林薇自然不能骂她,只好将怒气强咽进心里,暗自咬着牙认倒霉。

胡姐说:“你也不用生气,下次你对人家态度好点,否则人家要不高兴了,我对你可就难手软了。“

“你什么意思啊?”林薇怒道。

胡姐道:“我中了印尼毒药,我不想过个三五年就驾只鹤打西边去了。你得帮我,你不是想做我干女儿帮我吗?这正是你表现自我的最好时机。“

林薇奇怪道:“照你的意思,这个该死的老东西,能解开印尼药水的毒性?怎么可能?”

胡姐说:“我认识的几个毒瘾的朋友都被他救了,虽然不一定,但我要试试看。钱倒是其次的,他就想要女人,年轻的女人,他正在练一种功,通过交会,从女人的身上附取阴气,反正我也说不清楚,就是可以帮他延年益寿。“

林薇冷笑道:“是吗?那我倒乐意帮他,我倒要看看,他跟我林薇实战一星期,还能不能下地走路。“

胡姐说:“他死之前,会先让你死,他在这个圈子里可是元老。你别太放肆了。“

林薇强忍住怒火道:“那你应该让李若茜来呀,她身染毒瘾,如果听说此处能解毒,她会很甘愿做他身下的那条狗的,为了给她的姐姐报仇雪恨,她已经丧心病狂了。“

胡姐冷笑一声道:“她来不会给我做事,只会给我坏事,我会把她用在刀刃上。你就别争了。”

林薇没做声,看着胡姐驾车冲出小路,拐进宽阔的高速行驶。

她忽然笑笑说:“胡姐,权当我倒霉,您能不能把我当一个屁放出去,别再想起我。”

胡姐冷笑道:“现在想撤身?晚了!你就跟着我做到底吧,从你拿着马局长的证据要胁我们的时候,我就已经敲定你了。再说了,你已经不能离开我或者那位老人了,你今天刚被注射了麻麻精。”

“什么?!”林薇差点没从车上跳起来,“胡怡如!你太过分了!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我!我并没有伤害过你,伤害你的人一直是李若茜!”

胡姐烦怒的瞪了她一眼道:“你们各忠其职,你给我老实点,否则我就让你受三天绝药之苦!你放心,你只要帮我做到底了,不管结果如何,我都不会让你太难看!”

“麻麻精。‘林薇冷笑了一声。”您不如给我来包发情泰国粉呢。你们两个老东西真能想的出来。“

她终于难以忍受两位的发指行为,痛快的骂了出来,胡姐却没有为此动怒,她默默的开车,大概她也认为自己确实是人老珠黄了,被她说句实话也不为过吧。人老了比较爱接受现实,这可能就是为什么一些人上了年纪之后脾气变温和的原因,看开了。

黎明,急剧的敲门声惊醒了尚在熟睡中的李若茜,她睡眼惺松的打开门,安硕伙同几名警察进到了屋里。

“安硕,怎么了?”

安硕胡渣满腮,根本一副不修边幅的模样,叹口气说:“无论如何,你先跟我们走一趟吧,昨天你看完三雄离开之后,她就不行了,医生诊断为有人给她注射了毒药,怀疑的人是你,因为那天除护士之外,就你一个人进了三雄的房间。你跟我们走一趟吧。”

李若茜惶恐的问道:“三雄要死了吗?“

安硕说:“非常的危险,恐怕命不久矣,那样的话,你就更说不清了,我是相信你的,可是得有证据,我又是你的男朋友,这件案子上级让我退出去。让李大飞全权代理我。“

李若茜忽然感觉这个李大飞管事太多了,她怀疑他来头不小,李若茜忽然对他充满了兴趣。

&^^%#姐姐的日记_更新完毕!

最新小说: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老祖宗又诈尸了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这个傀儡太凶了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我靠演技成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