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解之谜(1 / 1)

()警察局前大队长李大飞忽然又出现在警察局,似乎引起轰动,这让安硕莫名的感到压力,李大飞可是个很会做头儿的人,比起安硕的人缘那可是天上地下,尽管警员们现在的队长是安硕,可那股依然让李大飞都甚感无法招架的热情与思念,深深的刺痛着安硕的心。Www..Com

晚上,大家一起痛饮一番之后,李大飞单独与安硕找了酒吧坐下来,他对安硕说:“刚才守着弟兄没好意思说实话,什么从美国回来探亲的。”他叹口气:“我真后悔跟我的舅舅去美国,跟我想的完全不一样,你不知道我在那边过的有多狼狈,远没有我跟兄弟们在一起时风光。“他大口的喝着酒,脸孔因酒精变得生红。

安硕试探般的问道:“还想再回来吗?你跟马局长交情不错,现在局子里又缺人手,他应该会同意你继续任职的。“

李大飞看一眼安硕,拍拍他肩膀道:“你放心,我要回来是不会跟你争大队长的位子的,我只想做个小兵。“

尽管李大飞这么说,可安硕的心里还是觉得不踏实,这个李大飞在人际关系上相当老练,他怕的是,李大飞没有争心,上级会替他有争心。因为他做什么事都比安硕“聪明“。

果然,马局长重新任命了李大飞,好像是迫不及待,直接将他提到了副大队长的位子上,还是让安硕郁闷至极,跟他想的一模一样,李大飞这个副大队的权力要超过他这个正大队的权力,加之人心所向,他也没有办法。

李大飞一被任命,就马上介入了眼下的案子,并且好像也得到了上层调查人员的器重,他的手法让安硕百思不得其解,在中国这个人情社会,有些个时候,交际能力代表一切。

安硕甚至绝望的认为,他这个被钦定的局长的未来候选人恐怕也要落空了。心情忽然变得有些偏激,经常一个人借酒浇愁。

李耀辉和叶玲珑去了美国度蜜月。家里变得有些冷清,但这很符合惠知晚的心情,她不喜欢吵吵闹闹的生活,就算是一家人也会受到她的排斥,她一个人坐在客厅里,惠博兴从书房里出来瞅见她,很难得的在她的身边坐下来。

惠知晚带点意外的看他一眼,用手打理着头发,没有打算搭理他。

惠博兴盯着她道:“你这些日子在外面忙些什么呢?”

惠知晚带点奇怪的道:“我忙什么?光公司里你指派给我的工作就够我忙的了,我还有什么闲时忙别的。”

惠博兴道:“你长这么大,我就没有听过你说一句实话,我也已经习惯了,我在外面听见了对你极度不好的传闻,我想提醒你,严肃做人处事,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惠知晚“腾“的一下从沙发上弹起来,即怒又委屈的道:“我从小就只听到你的威胁,没有听到一句你关心我的话,即便有,也是训斥着,我跟你没有过相同的立场与时刻,更没有共同的语言,你讨厌我,完全可以只在必要的时候吩咐两句。我的实话有,就是我不想听你说话,从小就是这样,更讨厌你发火,我宁愿你把我当个透明人,需要的时候,只需站在一个我可以听到的位置上吩咐就好,不需要看我。我就很满足了。”

惠博兴站起身,叹口气,走进书房的同时,道:“我知道你精的很,但是你要记住哥哥的话,惹谁不要来惹我。”

随着“嘭”一下的关门声,惠知晚将茶几上的茶杯摔的粉碎,饱满着的泪珠,无法克制的流出了眼眶,感受到自己泪水的惠知晚更是疯狂,抄起茶几上自己的车钥匙,如雷般的摔门而去。

楼梯上的惠母将这一切尽收眼底,她连连摇头,悲伤之情深刻。

到医院探视三雄的李若茜居然被受到了阻止,原因是李大飞的命令:除了警察,任何人没有探视三雄的权力。

尽管李若茜拿出了调查人员的特许,李大飞还是不能通融。

“我只是想看看她,很快的,几分钟。”李若茜哀求道。

这样的话等于白说,李大飞的眼光带着一种视死如归的气概。李若茜笑笑,只好告辞。

没愣想,她刚出了医院门口,李大飞就追了出来,给了她特许。

李若茜满心疑问的走进了三雄的病房。

她瘦弱的让人怜悯。李若茜将带的一点水果放在她的床桌前,搬过一把椅子坐下来。

“听说你已经承认郝院长是你杀害的?”李若茜问道。

三雄挣扎着坐起身,半躺在床上说:“你消息果然灵通,这么快就知道了。”

她说:“我做了就不怕承认,我就是把他杀了,我想我快吃枪子儿了,我一点也不怕。”

李若茜问她道:“你为什么想要寻死?”

三雄摇摇头道:“我不是寻死,我只是不怕死,活与死我都可以坦然接受。这么多年悬崖峭壁的日子,我过够了。要不是我的爸爸,我也不会走这条路,后来他死了,就把我一个人扔在这孤零零的杀场上,我为了活,只能选择不择手段。“

“是谁让你杀害郝院长?”李若茜问道。

三雄没有吭声。李若茜看得出来她不想回答,便

问道:“你跟我姐姐熟悉吧?“

三雄笑笑说:“我很羡慕她,听到她的死讯时,林薇要哭疯了,我没有一丝的难过,我反而觉得她解脱了,非常的羡慕她,我想我很快就会见到她了。“

“你跟林薇,与我的姐姐是什么关系?“李若茜问道。

三雄说:“我们是跟着她做事的人。她死了之后,我们过的很狼狈。因为她的关系,也一度倍受欺侮。后来,有了艾如姐,才好过一点。“

“艾如姐跟我姐姐到底是什么关系呢?“这个问题一度让李若茜感到好奇。

三雄说:“艾如很喜欢你的姐姐。她本来就是这个圈子里的人,与你的姐姐在圈中相识,相恋。“

“相恋?“李若茜不解道:”难道我姐姐也是个同性恋?“

三雄摇摇头道:“她们的关系很微妙。“

“那艾如跟惠博兴是什么关系?“

“惠博兴很喜欢艾如,我想更多的是因为要气梅姐,因为惠博兴忍受不了自己的妻子爱一个女人比爱自己还多。但是艾如却对惠博兴并不感冒。“三雄说。

李若茜无语发笑,道:“无稽之谈,我姐姐是同性恋。“

“我甚至觉得这是艾如单方面的相思,因为梅姐更喜欢艾如姐心灵相通的一面,但是艾如却为梅姐付出了很多,包括对你,她也是爱屋及乌。“三雄说:“这个世界上的感情有很多种,只要真挚,都一样让人感动,不管艾如姐对梅姐是友情也好,爱情也好,她都做到了真挚与真诚,还有什么让人匪夷所思的呢?”

李若茜点了点头。

“那你能不能告诉我艾如是谁害死的?“李若茜问道。

三雄说:“她忽然死于房中,等警察赶到时,身体已经僵直了,法医鉴定为服药过量死亡,她有忧郁症。“

“你相信吗?“李若茜问道。

三雄笑笑道:“不相信又有什么办法。“她似乎欲言又止。

李若茜说:“你不想把你心里所知道的全部告诉我吗?“

三雄扬起脸孔道:“有些话,我现在还不想说。“

李若茜问道:“是关于林薇吗?你还对她抱有幻想。”

三雄叹口气:“我说的已经够多的了,我累了,我想睡觉。”

李若茜只好离开,走到病房门口的时候,三雄忽然说:“你没有必要非要揭开梅姐死亡的真实原因,不管怎么样,她已经死了,她也有她的秘密,为什么不成全她的秘密呢?“

李若茜道:“你对我姐姐很了解,可是你不想告诉我。“

三雄闭起眼睛道:“她跟胡姐不太一样,她受控于老虎,但是有很多人受控于你姐姐。你可以去找那些受控于梅姐的人,但是具体是谁,我们也不清楚。”

她果然是这张大网中的组织者之一。

“只是我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她身为惠家的少奶奶,荣华富贵集于一身,她到底想做什么?“李若茜叹气道。

三雄微眯双眼道:“你可以去问惠博兴。这个问题也许只有惠家人才能回答。“

如此说来,她猜测的没有错,姐姐所做的这一切,跟惠家脱不了干系,但是惠家大少爷惠博兴却如此身份纯净,这是怎么回事呢?

她想起姐姐写给林雨的那封信里的话,她要做开水扑向阳光,是为了拯救大地。难道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惠家的安危吗?谁给她的这样的任务?还是她自己甘愿做这样的牺牲?

为什么?姐姐嫁进这个阴雨连绵的小城,会让自己走进这座小城的阴暗面,那么纯净明朗的一个人,被迫在阴暗的海底下搏斗周~旋。最不可理解的是,她居然一直都在说自己幸福!姐姐的幸福,到底是什么?

李若茜告别了三雄,走出了医院,站在炽烈的阳光下,扬起脸,任凭阳光刺痛自己的双眼,最后,眼泪顺着脸庞流下来,她对自己说:“姐姐,难道我从来都没有了解过你吗?难道我对你所谓的了解都只是自以为是吗?姐姐,我们是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流着相同的血,有着相同的爱养育出的性格,属于你走过的路,我要重新走一遍看看。就算有一天我死了,我还可以说,我是真正了解我的姐姐。“

姐姐,对于死亡,我一点都不害怕,想到可以扑向你的怀抱,享受你的爱抚,聆听你的训斥,是我做为你的妹妹最开心的事情。总有那么一天,我们还可以静坐下来,喝一壶茶,饮一杯冰凉的甜酒,一起看一本书,一起追逐,吵架,甚至厮打。一起为同一件事各抒己见,为一个相同的观点会心大笑,对各自的服装评头论足,一起挽着妈妈的手臂为她挑选一件衣服,一张床上两个充满心事的心灵的会晤……

可是,是谁,剥夺了我们这样的权利!是谁!自行决定让姐姐在这个世界上消失!是谁!

得到天下,我也不会原谅!

&^^%#姐姐的日记_更新完毕!

最新小说: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我靠演技成圣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老祖宗又诈尸了 这个傀儡太凶了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