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牛中文 > 玄幻魔法 > 姐姐的日记 > 惊情婚宴 一

惊情婚宴 一(1 / 1)

()李若茜在一股久未体验的舒适感中醒过来,她的身体仿佛恢复了正常一样的充满了似乎用不完的力量,先前的不适感烟消云散,身心从未有过的愉悦,她从酒店豪华房间的宽阔的床上坐起来,脸上不自觉的堆满了笑容。本书首发来自燃蝎小说网www.ranxie.com她这会儿才知道,身体的健康对一个人来讲是何等的重要!

门外忽传敲门声,还没等她回答,门就被推开,叶莎带着一脸的愠色进了房间。

“好点了吗?你太累了。”她说。

李若茜叹口气,拍拍脑袋说:“我没有搞砸婚礼吧?我没想到我居然会晕倒,真是太不争气了。”

叶莎斜她一眼道:“我倒希望能搞砸呢,我怎么都觉得叶落会成为离婚女人。“她咬着牙对李若茜道:”这都是拜你所赐,今天直面婚礼,让我更加恨你了。你李若茜的心真是铁打的!“

李若茜笑站起身道:“幸福是用肉眼看不到的。你何必那么诅咒他们呢?婚礼结束了吗?是谁将我送进房间的?“

叶莎依旧不悦的道:“当时人很多,也不知是哪位帅哥把你背进房间的,可能性最大的是惠博兴,你呆会儿见到他时好好谢谢他。“

李若茜咬着嘴唇没有吭声,却陷入了深思。

叶莎撇她一眼说:“酒店的形式已经结束了,现在换作在家里闹腾。听说晚上还要在海边举行盛大的跳舞晚会,你如果身体不舒服的话可以不去参加,我也不想去,可是惠博兴已经为此气的要发抖了。”

李若茜回过神来般的笑笑道:“我会去的,不过也有可能不会去。依我的身体状况而定。”

叶莎顿了顿道:“你到底怎么把你自己虐待的晕倒,你的身体素质一直比我好很多。”

李若茜盯住叶莎的脸说:“我中毒了。”

叶莎吓了一跳,恐惧的红晕罩上了脸颊。“印尼毒药?“

她试探般的问道。

李若茜倒像无所谓般的点了点头。

叶莎忽然哭叫出来:“我早就知道你会这样的,你要死了吗?你什么时候死?我告诉过你的吧,如果为了你姐姐要把自己的命搭进去,咱就不做了!你怎么这么固执?!你值得吗?你牺牲了,你姐姐在九泉之下也不会开心的!”

李若茜摇头道:“这完全超出我的预料之外。最起码太快了。但幸好叶莎,我还很冷静。为了我姐姐,我似乎已经看透了生死,甚或我从一开始就做好了死亡的准备。“

叶莎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她再也说不上一句话来,半晌问道:“谁干的?“

李若茜说:“林薇和另外一个尚不明确的人。本书首发来自书河小说网www.shuhe.cc我想要知道是谁救了我,一定是那个人给我注射了丽水珠的毒药,否则我不会有现在这份精气神。”

叶落皱起眉头正欲发问,李若茜拎起包一边往外走,一边说:“走廊里有没有摄像头?我要调出来看一下。“

叶莎追着她说:“就算有,那个人也是在房间里给你注射,不会在走廊里众目睽睽之下经你注射。“

李苦茜停下来说:“你说的对,所以是谁最后一个离开~房间,就是谁做的。“

叶莎带点无奈的道:“你还是那么武断,难道那个人不会再趁机溜进来给你注射吗?况且那些个毒药可以掺入饮食当中害人的。“

李若茜摇头道:“不可能。一旦血液注射了,就不会再惧怕饮食服用,如果那个人单独回来更好,在摄像头里更容易找出来。“

叶莎说:“那你让安硕帮你吧,且不说酒店里有没有摄像头,就算有,也不会轻易给你看的,除非警察。可是你打算用什么理由呢?“

李若茜一边下楼一边说:“找个理由还不简单吗?我的东西丢了,价值连城的钻戒。“她刚说完,忽然用力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儿,叫道:”我的戒指真丢了,安硕送给我的戒指真丢了,真是的!“她看着右手五个光秃秃的手指头。

她折回身去找,叶莎跟在她身后问道:“安硕为什么要送你戒指?你们现在是什么关系?“

李若茜冲进房间一边疯狂寻找着戒指一面说:“他现在是我的男朋友!“

叶莎叫道:“靠!李若茜,这就是你甩掉李耀辉的原因吗?我才不相信呢。你干嘛喜欢他呀,又矮又土!你们姐妹俩有时候眼光真的很差!”

李若茜没有找到戒指,不悦的白了她一眼道:“有你说的那么差劲吗?再矮也比你叶莎高,我喜欢就行!”

叶莎冷笑道:“你是真得喜欢他吗?如果他不是个警察,你会所谓的喜欢他吗?我知道你是个什么样的人。”

李若茜坐下来,盯住她道:“关你身上哪根肋骨疼了?你要回去还是继续守在这里跟我种蘑菇?我可要叫警察了。“

叶莎说:“你现在可谓得天独厚,有了一个警察男友,谁敢随便招惹你呀?叫他来吧,我也许久未见他,想他了。“

接到电话的安硕,听完李若茜的讲述就马上伙同两名警察赶到了酒店。

酒店人员调出了走廊以至所有地方的监控,令李若茜失望的是并未有任何疑点出现。但是一个年轻人却引起了李若茜的注意,总觉得他很眼熟,尤其是他那一头深红色的头发,仿佛在哪里见过,她让酒店人员叫来了服务生,问到监控中那个表现活跃的红发年轻人,服务生说,当时扶李若茜进房间的时候,一共是三男两女,其中有惠博兴和这个红发年轻人,女人当中有新娘子和一个贵夫人。

“认识他吗?叶莎?“李若茜指指红发人问叶莎道。

叶莎端详了他一会儿说:“好像是老虎的儿子吧。“

“对!“李若茜才恍然大悟般的想起来,真是脑子生锈,居然连他都给忘的死死的。

如果怀疑他的话,那牵扯的人和事就多了去了,李若茜暂不怀疑想象,同叶莎无语的对视一眼。

安硕在一边不明道:“你应该找不认识的人,或者是酒店内部人员才对,否则一个戒指,像他们这些有身份的人怎么会偷呢?又不是价值连城之物。“

叶莎撇他一眼说:“你可真好意思说出口,没钱你送什么戒指呀?送那些时装货,给戒指界丢脸,给男人丢脸!“又将脸朝向李若茜道:”你也太不挑剔了,也不怕你的手指头委屈,知道这戒指为什么会丢吗?这女人的手指也是有灵魂的,碰上让它们不喜欢的廉价东西,它们也是往外哄,既然已经被哄出去了,还如此兴师动众的找什么?撤!“她几近喊了一声。

安硕的脸上一阵抢白,他很是挂不住,李若茜看看安硕,她还不想放弃,其它她知道,安硕送给自己的那枚戒指绝非像叶莎说的是什么时装货,可能不会很贵,但对他来讲,已经是很高价了。有时候朴素的东西往往能带来直接的感动。

她不悦的看向叶莎道:“你要撤赶紧,少在这儿发你的那股高价骚!”

叶莎不想走,她直盯着李若茜,眼里的泪水已经快要克制不住。李若茜说:“我晚上再去找你,你先走吧,今天是你妹妹的婚礼,我一时半会儿还死不了。”

叶莎努力收匿着泪水,低着头离开了酒店。

惠家上下一片欢腾景象,豪门大宴的气派吸引了众多的媒体来参观报道。惠博兴无比高兴,一辈子的笑容今天一天全都要展示完之感,对一向反感的媒体也颇为热情配合。

叶玲珑像个公主一样的尽显着自己的快乐,释放着自己的美丽。整个宴会中她的“格格”的清脆的笑声像不时飞奔在天空中的风,任意而夸张。

幸福感过于饱满……李耀辉喝了很多的酒,为了自己的婚礼,惠博兴拿出了珍藏在地下酒窖多年的名贵的葡萄酒和白酒。为着这贵与香的好酒,宴会中大多数的人只能甘愿选择烂醉。

李耀辉比他们有过之而无不及,他几乎喝的瘫软在地,却并未引起惠博兴的一点责怪与反感,仿佛结婚就应该喝个天昏地暗,惠母一直竭力维持着做为一个大世家族的威严与傲慢,几十年修炼成精的恰到好处的笑语与热情,让人们不由得联想起她年轻时候的美与骄傲,对于一个大家夫人的所有的风范都可以从她的身上找的到。

她身边坐着的女儿可能正是她年轻时候的最好的诠释。惠知晚一脸冷漠的饮着葡萄酒,当李耀辉跌撞到她的腿边时,她毫不客气的用脚将他踢了开去,细长的高跟鞋根轻轻的敲击着地面,像在打着自我傲骨的节拍。她不住同母亲相视一笑,那笑容似乎在嘲笑全世界。而她们是拯救人类的无形的救世主,此刻正在看着在她们的救赎下像小丑般的人类。

叶莎急匆匆的赶回来,惠博兴端着酒杯朝她走来,未及开口,她就先冷冷的说:“到房间吧,我有话要问你!”

惠博兴很感意外的放下酒杯,向身边的朋友微笑陪罪,同叶莎进了房间。

叶莎眼神中流露出来的厉与恼恨,让惠博兴的心都慌了起来,他问道:“你有什么事?你总是喜欢做一些不合时宜的事情。”

叶莎冷声道:“你的亡妻做事合乎时宜,可惜她已经不在了。再找一个像她那么做事合乎时宜的人就太难了吧,我叶莎说白了就是个粗人。”

惠博兴皱起眉头,又仿佛很好笑的道:“你什么意思?你怎么了?不会是在酒店被李若茜骂了,赶来找我出气吧?”

叶莎冷笑一声道:“她若骂我,我兴许还好受一点,我问你,她被人注射了毒药,是你干的吧?”

惠博兴眉头愈发凝的深重,道:“被注射毒药?什么意思?”

叶莎冷笑出声:“你不会不知道的,胡姐组织在印尼干些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贩卖些什么丧天良的“安乐死”,你会不知情吗?别装了!“

惠博兴舒展开眉头,道:“如果是这样,那也是她咎由自取,我早就告诉过她了,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呢?可惜她当时没听明白。“

叶莎厉声道:“到底是不是你干的?解药呢?“

惠博兴笑起来道:“你以为这是古装电视剧中的染毒吗?都备有解药?“他忽然怒起来:”我清楚的告诉你,她的毒瘾,与我无关!“

他转身往门外走去,叶莎拦住他的去路道:“她要死了,不管是不是你干的,你都应该帮她,她是你前妻的妹妹!你的小姨子!”

惠博兴冷冷的道:“我的妻子已经死了,现在你是我的妻子,再者,我帮不了他,别说我对毒药并未涉足,即便我是贩毒大亨,我只能提供给她毒药,却无法救她的命

,你可以告诉她,如果她需要钱的话。我可以无偿给她,不用还的那种。“

叶莎的腿瘫软下来,她一个人坐在房间的地板上,大放悲声。

走进宴会中的惠博兴重新举起酒杯,却难掩眉宇间的凝重,他看了一眼举杯兴饮的惠知晚,眼神像万把利剑。

&^^%#姐姐的日记1_惊情婚宴(一)更新完毕!

最新小说: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老祖宗又诈尸了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我靠演技成圣 这个傀儡太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