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在旦夕(1 / 1)

()李耀辉与叶落终于要正式结婚,这个时刻是李若茜与林雨走的最近的时候,林雨没有对李耀辉表示太多的留恋与惋惜,反而好像同惠博兴的关系空前好了起来,几乎不搭理她的惠博兴居然主动与她攀谈。这让李若茜感到有点意外,再将目光望向一旁的叶莎,她的脸上的平静总让李若茜感到一丝不自然。

极度厌恶这场婚礼的惠知晚,根本见不到人影,李若茜认为她是住在老虎家里。

药水“弹尽粮绝”的李若茜脾气变得很大,说实话,林薇确实是很惧怕她包里的那支漂亮的小手枪,因为现在的李若茜已经愈来愈像个玩命之徒。这却让林薇感到了不安,还有被警察看管的三雄,更让她觉得舌根底下都出了汗,对于林薇提供的药水,李若茜表示相当的不满意,因为它已经并不能完全让自己恢复正常,已经说过了,除了能抑制住让她想要死亡的晕眩,身体无力的疲软让她连生气的力度都要控制。她怕自己会真正的虚脱。

对于李若茜的不满,林薇感到很奇怪,她甚至觉得李若茜是在故意找她麻烦,以报毒药之仇。现在的李若茜对自己还如此客气,如此宽阔的心胸,让她对李若茜的轻视变为了处处谨慎。她开始彻底看不透她。

她给李若茜加大了毒药的剂量,但是李若茜并没有因此而更好过一些,当林薇看见李若茜口服食盐的时候,她几乎是吓了一跳。本书首发来自书河小说网www.shuhe.cc

林薇皱紧眉头说:“这不是我的药。”

李若茜抬起头,不解的看着她。

“你什么意思?”她问道。

林薇笑笑说:“我手里的药,没有那么严重的后果,仅仅是晕眩,但你增加了一倍的剂量却依然不见效果,加上你在食用食盐,我觉得你好像在注射其它的药水。”

“什么意思?”李若茜皱紧眉头。

林薇道:“说到这份儿上还听不明白吗?我觉得你好像在注射其它的药水。”

李若茜摇头道:“我没有。”

“你有没有从别的地方自己购买过药水?”林薇问道。

李若茜摇头道:“除了你给我的两盒之外,我没有跟任何人购买过。“

“两盒?“林薇不解道:”我只给你送过一盒,第二盒何来?“

李若茜站起身盯住她道:“有一天夜半时分,有人给我送来了一个紫色的纸盒,并谎称是邮局的人。是你干的吧?“

林薇摇头道:“我没有做过,那不是我。我说呢,你毒瘾大的惊人。”

李若茜惊笑一声道:“如此说来,我同时在注射两种印尼药水?“

林薇笑笑,摊摊手。

李若茜骂道:“少***给我摆那些帝国主义姿势!那你告诉我,另外一种药水是什么?“

林薇道:“如果我没有猜错,是丽水珠,药水呈晶莹剔透的滴水状感觉。这种药水注射会让人身体产生极度的疲劳与口干舌淡。长期注射的话,还会促使心脏停止。有生命之忧。但如果你长期不注射,到了一定的阶段你会全身没有一丝力气,就像你身体没有了骨头。”

李若茜由于吃惊有点语无论次。她开了几次口,最后终于可以让自己镇静的说出话来:“你们组织里谁有这样的药水?“

林薇笑了一下,摇了摇头。

李若茜忍住怒气道:“那我如何才能搞到丽水珠?“

林薇说:“你请胡姐帮你吧,如果她愿意。她是组织里的老人了。“

李若茜拼命忍住骂人的冲动,问她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在你上次给我疗伤的时候,你趁机给我往伤口里注射了药水?“

林薇笑着点点头。

“真是有意思啊,林薇!干的真不错!“她狠狠的怒视她一眼,离开了俱乐部。

是谁给自己染上了丽水珠的毒瘾?何时何地?她完全不知。

如果是这样,自己还能活多久?黄心花说在自己现有的剂量上再增加一倍的话,自己也很快就会死掉。普通的注射却可以活几年的时间,姐姐和如姐却在短短的几天之内死去,可见用药的狠度非同一般,如果不是旁人的操作,便是自为的寻轻生了。

她更坚定的相信她们是他杀,残酷的用药,悲惨的死去。况且对于如姐的死,胡姐已经承认为自己所为。那么姐姐到底是何人所为呢?

丽水珠?胡姐听到这个药名想了许久才想起来,她眯着眼睛说:“这种药印尼早在好几年前就停止生产了,我上哪儿给你找去?自己想办法吧。你死可以,别忘了完成你答应我的事情!”

李若茜忽然觉得奇怪:胡姐已经身染毒瘾,命不久矣,还要那么多钱干什么?

她不便问出口,暂时只用爱钱如命来解释。还有:她身染的毒瘾是何人所为?

胡姐已经越来越像个谜。

尽管一身的疲惫,李若茜还是坚持给叶落做了伴娘,化了浓妆的她,难掩一脸的憔悴。她几乎是咬着牙来挺立着自己的身体。连脸上的表情都不由自己做主。

当做为新郎新娘的媒人上台讲话时,未及开口,一股突来的晕眩猛烈冲上她的大脑,她晕倒在了台上。

&^^%#姐姐的日记_更新完毕!

最新小说: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我靠演技成圣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老祖宗又诈尸了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这个傀儡太凶了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