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信封(1 / 1)

()安硕离开之后,李若茜简单收拾了一下自己,拨通了精神病院郝院长的电话,电话之中的他似乎很忙碌,让她七点在大福酒店等自己。Www..Com李若茜按下电话,提早进了大福酒店等待。

请服务员在大厅找了一个靠窗的雅间坐下来,点过一壶茶,慢慢的品着,快要七点了,一个熟悉的声音,,透过雅间无彩图案的遮帘传了进来,李若茜轻轻掀起帘子的一角,那男扮十足下一张俊秀的小正太般的脸正面向着自己的方向,优哉游哉的表情,外加一副吊儿郎当的气质。是三雄!李若茜想招呼她一下,但是很快的打消了这个念头:她与林薇关系密切!难道林薇今天在此?一种很不祥的预感笼上了她的心头,她本能之中觉得郝院长与林薇之间有着一种神秘的联系,如果是这样,那么自己进入寿康精神病院后发生的一切,与这个叫林薇的双性恋是否又存在某种必然呢?那么,如的死,与她是否也脱不了干系?还有眼前这个叫三雄的,是否也参与了其中?三雄……她念叨着这个名字,突然一个字眼像一把箭一样的射进了自己的心脏,一阵莫名的惊痛之中,头脑忽然一阵晕眩,“散熊!”这个字眼在姐姐的日记中出现过,记得是在一味姐姐记述的治疗跌打伤的药方里,那时李若茜理所当然的把它当做了一味中药的名字,如果“散熊”真是三雄,如果人名被加进了药方里,那么那些中药的名字中,是否还有其它的人名存在?座椅上瞬间像长出来万根针刺,让她如坐针毡,因为激动与急迫,使得李若茜心跳也极速加快起来,她看了一下表,刚好七点钟,郝院长应该马上就来了,她冷静了下自己的情绪,再次揭开帘子的一角,发现三雄已经不见了大厅,她拎起包想移换场所,不料刚揭开帘子站起来,发现了已走进大厅的郝院长,正受服务员的领引,朝向自己的雅间走来,李若茜只好在原位上坐下来,郝院长一进雅间,李若茜恍然之中觉得他脸上带满了一种难言的神情。【高品质更新】

“吃点什么呢?郝院长?”李若茜一面翻着菜单一面问他。

未等他开口,旁边的服务员推荐道:“我们酒店推出了纳凉火锅,现在人气正旺呢,两位不妨试尝一下吧。”

李若茜好笑道:“没听说火锅有纳凉的。”

服务员笑着解释道:“我们的火锅里面加入了败火的一些中药,名师调配,更推出美容,保健等六大种类,吃后,会让您感觉由里至外身体清凉一新。小姐,我看您体妖貌美,先生,我看您英姿焕发,不如两位来个鸳鸯火锅吧,一个大锅分两边,专为情侣设计的。“

李若茜捂住额头向她挥着手道:“好吧,就照你说的办。“

对面的郝院长只在一个劲儿的擦汗,好像对刚才的谈话未听一言。

见服务员一走,他急忙从皮包里掏出那个他已在办公室里倒换无数次的信封交给李若茜道:“这个,趁我没有后悔之前,你赶紧拿走!“又赶紧道:”回去再看吧!“仿佛她一打开,他就会忍不住抢过来似的。

李若茜只好赶紧将信封装进包包里,拉好拉链,郝院长说:“我就不跟你多说什么了,一切信封里见。“

李若茜问道:“与如有关吗?“

郝院长点点头,李若茜又问他一些问题,比如她在精神病院的那些日子,他是否受到过谁的威胁,还有她逃走的那天,是否是他报的案,等等,他一概不做正面回答,最后他说:“你以为从精神病院里逃出去有那么简单吗?是我故意让你走的。“

原来是这样!一股热流涌遍了她的全身。是他救了自己!

“我早已经叮嘱过了,对照料你的护士讲,不需过多的管你,门也不需要对你锁,你要想走,还会想办法帮你咧。“郝院长擦着汗说。

李若茜的眼眶一湿,问道:“如姐临死之前告诉过你什么吗?对于她的死,你真得一点都不知情?“

他有点不耐烦了,道:“你不要问太多,不要太得寸进尺!“脸上忽然升满了怒色。

李若茜想,也许一切答案都在包里的那个信封里吧,于是便住了嘴,开始捡些无关痛痒的话题说,火锅上来,专心享用,说是纳凉火锅,身上流出的汗,能浇灭火锅底下的火。郝院长没有吃太多,整餐饭都只是在抽烟,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李若茜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又不好开口问,怕惹他不快,只想快吃完此餐,回去拆开信封阅看里面的内容。

还剰很多,他就放了筷子,将吸了一半的烟掐灭在烟灰缸里,李若茜看见,短短的时间里,烟灰缸里的烟蒂已经快要满了。

他起身告辞,李若茜欲起身送他,被他摆手制止,揭开着帘子,对她说:“若茜,剰下的事就拜托你了。“像完成一件重大的任务一样的叹了一口气,然后转身离开了。

李若茜目视着他的背影走出了酒店大门,才回转身坐下来,吃了几口,竟然食欲全无,她急着想拆看包里的信封里的内容,也没再坐下去,也离开了大福酒店。

&^^%#姐姐的日记_更新完毕!

最新小说: 我靠演技成圣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老祖宗又诈尸了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这个傀儡太凶了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