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符号(1 / 1)

()人生,就是一部序曲,不同的声音选择不同的道路,不同的眼神变换不同的坦然。

曾几何时,我们真正关心过谁的心情,又曾几何时,谁真正关心过我们的伤悲,当用一种“自私无罪“的理论安慰自己时,理智又算什么呢?这世间最真最纯的莫过于一个情字,它本来应该有它固定的价值,谁也不能够主宰,它像是人类的义务,必须要履行,必须要懂得,它比天地广阔,比宇宙浩瀚恒久,所谓四季,所谓雕美,如何与它相媲美,如何与它同生共日?如此无言之叹!如此胜命之尊,唯人类而独有,但是却渐渐毁于人类之手,灭于人类之心,难道这不称其为悲痛?人类让生命的本质冷却,好比美丽的星球干涸了水源,好比皎洁的月亮失却了光茫,美何在?命何以堪?难道感受不到凉的冬季,正蔓延至永恒之巢穴,化爱为冰峡,化情为寒玉吗?纵使明净,但却无情!纵使美丽,但却无爱!

无爱的生命,也许消失是最美好的成全!

——《最美的成全》

李若茜回到了家,却发现客厅里林薇正与小琦相谈甚欢,林薇,她来干什么?李若茜斜视着她,用满脸的疑问向她打招呼。

林薇看见她回来,急忙站起来,将搁置在一边沙发上的大礼盒拿起来递给李若茜说:“这不是担心你的伤嘛,过来看看你。“

李若茜接过礼盒笑着道:“真是受庞若惊啊,这里面不会是个定时炸弹吧?“

林薇笑起来道:“瞧你说的,我都来等你好一会儿了,不信你问小琦姐,未了,不说句谢谢也就罢了,送给我这么一句话。Www..Com“

李若茜淡笑道:“谢谢你了,还有其它的事吗?“

林薇拎起包,道:“没什么事了,见到你,心愿已了,我该去打理夜总会了,今天胡姐休息。”

带着一脸不明喻意的笑意,转身告辞了。

李若茜在后面说声“不送了“,将礼盒扔在茶几上,正欲进卧室,被小琦一把扯住,问道:”我女儿呢?“

李若茜叹口气道:“小姐,你要是再烦我,我就真得对你不客气了。“

小琦松开了手,任由着李若茜进了房间,她无奈的伏在沙发上放声大哭,再次将李若茜骂了个体无完肤。

李若茜只好又找来CD听在耳朵上,打开包,将那个从郝院长手里得到的信封拿出来拆了开,信封虽大,里面却只是薄薄一张纸而已,手指触到了信封里还有硬硬的东西,全部倒出来,却原来是姐姐与如的几张照片,最下面的一张照片,是林薇的单身照,如果她没有看错的话,应该是在麻罗坡海边的夕阳下照的,那时的她,带满清涩与纯净,气质与现在截然不同,一个稍嫌土点的POSS,却显得她如此可爱,是什么让一个看似乎纯真的人变做了今天这个样子?还是她虽然外形变化,心灵依旧?

这几张看似普通的照片,到底是何寓意呢?难道只是想告诉她们几个人的关系吗?如果是这样,也根本不能表达什么。李若茜将那张折叠着的纸张打开,更是让她一头雾水,纸张上形形色色的全是如符号一般的文字,有的像日文,有的像蒙古文字,还有一部分带点回族图腾文字的味道,什么呀?!李若茜彻底傻眼了,姐姐呀姐姐,你不仅玩暗语,你还研究暗符吗?

她烦燥的将耳机摘扔在床上,一头躺倒下来,脊背受到重压,一阵激烈的疼痛之中,头脑忽然变得极其晕眩,竟倒在床上难以起身,她像陷入了巨大的漩涡之中,并且随着那个漩涡的极速旋转,身体变得酥麻已极,整个身体仿佛都要飘浮起来,但是她的头脑是清醒的,她想张口喊叫,却发不出声音,努力想挣扎起身,身陷漩涡之中的她无法驾驭晕眩给自己带来的软弱,最后的她,在极度的晕眩的痛苦中昏睡过去……

她醒来时,感觉全身的汗水粘着住了衣服,她口干舌燥,起身之后,感觉头重脚轻,像刚生完一场大病,她拍拍依然不太清醒的脑门儿,拿了一条大毛巾想去浴室冲澡,刚至客厅,头晕再次袭来,将腿脚发软的她摔倒在了地上,一时感觉天旋地转,她微微的呻吟着,将脸无助的埋在地板上,也不知过了多久,那股可怕的晕眩终于过去,她才慢慢的爬起来,站起身,小心翼翼的挪动着身子进了浴室,关门,放水,没有敢在浴室过多的停留,草草的洗刷完毕,拖着极其沉重虚弱的身体,慢慢躺回到床上,拉过毯子,适才的晕眩让她不敢闭眼,生怕这一睡就从此昏死过去……

昏迷至清晨,她逼迫自己起身,走进浴室,用凉水迫使自己恢复清醒,大概凉水真得有用,淋了冷水浴之后的她,居然感觉神清气爽,她笑笑,大概自己近段时间没有好好休息,身体吃不消,上医院给伤口换了药,回到房间,一阵剧烈的咳嗽让她几乎窒息过去,嗓子好像被咳破了,一股血腥味漫延进鼻腔里,她随便找了几片消炎药吃下去,身体有点莫名的发冷,她扯过床上的毯子披在自己的身上,心想大概是感冒了,看着郝院长给自己的那张带满的纸张……

头痛让她闭上了眼睛,她知道,照这样看一百年,恐怕也不会明白这符号其中的含意,她索性致电给郝院长,他应该会明白这些符号都代表些什么?

几次电话都无人接听,她想去寿康病院找她,换了身衣服,她坐到梳妆台前,镜子中自己的面容,把她吓得心脏猛然撞击了一下,镜子中她的脸经过一夜的折腾,显得苍白憔悴,干咧的嘴唇没有一丝血色,眼睛四周,陡然增加无数细小皱纹,有点像风干的树皮,她对着镜子端详了良久,终于叹了口气,这个样子出去一定会把人吓坏的,一向不怎么喜欢着浓妆的她,这次无奈的用浓妆遮挡住自己那张像饱受“虐待”的脸,对着镜子仔细看了看自己的仪容,出门打车往郝院长处奔去。

到达之后,无奈护士告诉她,今天郝院长没来上班,她问过护士他的住址,护士也没说出一个准确的地方,李若茜只好扫兴而归,她致电给安硕,想他身为警察,又涉身调查药品走私案,加之与自己的姐姐相熟,能解释那些神秘的符号也未可知,电话很快被接起,那边的安硕语气急促而忙碌:“我现在处理一起死亡案件,一时脱不开身,等我晚上过去找你吧。”

按下了电话,回到了家,李若茜因为身体虚弱,无奈只能半躲在沙发里,将那张纸上下左右翻来覆去的看,还是一点意思也没搞明白,直到天色微黑,安硕的电话打过来告诉她,案件紧急,还是没有办法过来找她。李若茜无奈的问道,死者何人。安硕回答说:“身份已经查明,你认识他的,警察抓捕你的时候,你不是说他救过你的命吗?寿康精神病院的院长。“

像一道闪电击中了李若茜的身体,她猛的从沙发中激跳起来,强烈的痛楚穿破了她的心脏,她重倒回进沙发里,眼泪像决了堤的洪水一样冲出了眼眶……

&^^%#姐姐的日记_更新完毕!

最新小说: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这个傀儡太凶了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老祖宗又诈尸了 我靠演技成圣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