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环迷情(1 / 1)

()在一间很感情调的茶屋,李若茜将一撂文件放在了林薇的面前,一直轻挑着眉毛的林薇放下茶杯,将文件拿在手中细细看着,愈看眉间的肉沟愈集合的凝重。本书首发来自燃蝎小说网www.ranxie.com她轻轻吐了一口气,直视李若茜道:“你给我看这些东西,是何居心?”

李若茜忍住笑意道:“我觉得你有用,所以就想送给你。”

“送给我?”林薇有点不可置信,这些东西确实对自己有吸引力。但道:“这好像是你和黄心成之间的合作的必交之物。送给我你如何向他交差?“

李若茜笑笑道:“只要你别告诉他,我自有办法,大不了我去蹲土地局。“

林薇也笑笑道:“你应该知道的,他没有惠博兴那样的神通本领,只要姓惠的不要你去蹲,你完全可以高枕无忧。“

李若茜笑而不语。

林薇看着那些个文件,忽然抬头正色问她道:“说吧,想用这些东西跟我交换什么?“

李若茜吐口气说:“其实我手中并没有如交给我的信,我只不过是想诈你一下,但是没有想到,从你房中拿走的我姐姐的相框中却真的发现了你的秘密。你当初要联合我姐姐对付惠博兴是吗?“

林薇的脸色开始变得紧张起来,但看得出来,她还是拼命维持高人一等的势头,道:“我觉得你再这样下去会寿限将至的。“

李若茜的脸上堆满愠色道:“我讨厌别人威胁诅咒我,可你偏偏喜欢这样做,这让我对你感到很恼火,你应该知道,这对你根本没有任何好处。“

林薇脸上的高傲没有了:“你好像也擅长这样做。“

李若茜道:“把证据拿走,去做你想做的事,然后听我的安排。你要是不同意,我就把姐姐的信交给惠博兴。“

林薇骂道:“你真是个小人!不折不扣!!“

李若茜淡然道:“我发现对付你这样的人,不用小人招对不起自己。马局长我要见,知道我为什么要让你帮我安排见马局长吗?“

林薇重又挑起眉毛。

李若茜道:“我只不过是想要知道,你跟马局长的交情度,现在看来,不浅嘛。“

林薇这才知道自己被她算计了一把,自己对于如太过于紧张了,不自觉的裸露了自己。

“还有一事不明。“李若茜道:”是你让我认识如的,当时为什么要这么做?“

林薇笑笑道:“为了你姐姐。“

噢?这个让李若茜不明白。

将带满疑问的眼神盯向林薇,她淡淡一笑道:“总有一天你会明白。但是有一事恳求你,不要将你知道的对我不利的事情告诉惠博兴,你姐姐没有选择背叛我,你也不要。”

李若茜点点头道:“如果我想告诉他,不会还来告诉你。”

林薇将马局长犯罪的文件收起,一边起身一边道:“我们保持紧密联系,只要你别负我,我亦不会负你。”

林薇走后,李若茜一个人将壶中香茶喝完,欣赏着窗外的美景。一直到手中的电话响起,林薇打来的,告诉她,晚上七点,“得意大酒店“44号房间,等待马局长,不见不散。//百度搜索看最新章节//

她合上手机,拿起包,并未回家,而是直接提前进了那个44号房间,开始等待马局长。他很准时,不到七点就到了,林薇却未到。致电给她,却是关机,这个丫头要干什么?

跟上次相比,他瘦了,憔悴的面容让李若茜打了一个寒颤。她看得出来,今天晚上根本没有必要防他能对自己如何,他像胡姐一样,慵懒且无力之感。

他一坐下来,香烟点上,吐出好几个烟圈儿才说:“说吧,几次约我,为什么?”

李若茜坐近他道:“你怎么了?面容憔悴,生病了?“

他摇摇头道:“只是老~~毛病复发,无伤大碍的。说你的事吧,另扯些没用的。“

李若茜直接发问道:“你为什么想将我做为药品大佬抓起来治罪,你是怎么想的?或者是谁让你那么做的?我姐姐是谁害死的?“

他哈哈大笑起来,好一会儿才止住,用手指着她,饶有兴致的道:”你的问题够刻薄的,我喜欢你这种风采的女孩儿,可惜我今天晚上是身体不行啊,否则一定会将你拿下。“

李若茜骂道:“别恶心人了,实话告诉我吧,我只想知道这么多而已,对你没有其它恶意。“

他斜视她道:“如果我告诉你李若梅是我害死的,你还能这么说吗?”

李若茜轻轻摇头道:“不可能。“

马局长欠起身子道:“我今天晚上之所以匆忙而来,只一个原因,就是想见你。”

“可你什么都不说。”

“我不是来接受你的审训的,你刚才的话语让我感到很生气,我知道我犯罪了,身为警察知法犯法,我知道羞耻,但是还轮不到你来告诉我是什么对什么是错。”

真是没有想到他居然有如此自尊心。

李若茜真一时有点不知说什么好。

他说:“怡如昨天晚上找过我了,说你偷走了我的犯罪证据。”

李若茜吐口气说:“是的,那是黄心成想要的东西。”

马局长问道:“听说他动用了土地局的人?”

“不。”李若茜说:“我想他没有那么大的本事。”

马局长说:“没有任何人可以有本事牵着土地局的鼻子走,但是你们所签定的合同真的是违法的,如果真惊动了土地局,你真得没有好果子吃。”

李若茜叹口气,没有吭声。

他说:“我今天来怡如是知道的,我们之间必要要有一个合作,你知道吗?”

李若茜迫使自己,也是强压住兴奋的道:“说吧,我听着呢。“

马局长又燃上一支烟道:“我跟怡如是密不可分的关系,我们谁也少不了谁的帮助,现在有了你的加入,这都让我跟怡如觉得,无上荣光,由你来完成我们之间的意愿太合适不过了。你说呢?“

李若茜机警的道:“我并不完全明白你的意思。”

他说:“我现在是在跟我的上层在周~~旋,他们都是一些很敬业的人,说实话我的证据一直都掌握在胡怡如的手中,这一直让我很感不安,现在你把它们抢救了出来,实际上是救了我一命,因为我不相信胡怡如,她是为了钱什么都做的出来的女人,我的证据是她用来走底牌用的。所以你该明白我话的意思,尽管她自己并不承认。”

李若茜道:“可她很轻易的就交给了我。”

马局长用力吸了一口烟道:“她有她有可恶的想法,但是我还不知道她想干什么,她答应了我一定会让我高枕无忧的。可事实上她也只能那么做。”

李若茜问道:“林薇有没有告诉你什么?她是你的情人吗?”

马局长笑笑道:“她是惠博兴的情人。事实上她的情人多如牛毛,连女人都不放过,事实上我对这样的女人很是恐惧。”谁要她是个双性恋,男女兼吃。

马局长忽然问道:“黄心成想拿到我的证据来干什么?“

她说:“救出林好,封锁林好的嘴。“

马局长道:“这很好啊,简单嘛,告诉他我成交,可是为什么你要给林薇呢?

李若茜打了一个激灵,这个林薇,居然出卖自己。

她道:“她与黄心成是老相好,我认为给了她就等于给了黄心成。“

马局长忽然又哈哈大笑,末了,斜她一眼,站起身来说:“文件到了林薇的手上,不会再到黄心成的手上吧,你要惹麻烦了。“

李若茜有点恼怒,看来这个林薇还是有恃无恐。

她跟惠博兴是情人关系?这个该死的双性恋如果真跟惠博兴有一腿的话,那张姐姐的纸条,会对她有威胁吗?

总之,给她添点麻烦也不错,谁让她不仁在先。如果这是她用来考验李若茜的话语的真实性的话,那么无疑她是玩大了。

李若茜刚拿出手机,惠博兴却抢先把电话打了过来,他约她,在麻罗坡海边见面。那么远,无车的她只好借用了胡姐的车赶了过去。

夜幕下的海静谧而又散发着无言的神秘气息,李若茜赶到时,看见夜色下迎着海风的惠博兴居然浑身透着一股难得见到的寂寞与伤情,她轻轻的走近他,叫了他一声“姐夫”。她还是很喜欢对他这一称谓的。他像回过神来似的回过头,一个人的时候,他总是像在思考。

他冲她笑笑,继而将头又转看向大海,道:“我很喜欢大海,和你姐姐一样。”

李若茜没有说话,他喜欢此刻的他,仿佛此刻的他才于自己心目当中的惠博兴相吻合。怕惊扰这种感觉,她只轻叹一口气,迎着海风与夜风的激吻的唇碰,同他静静地站在海的身畔。

他回过头来,夜色之下的他,眼眶湿润了,他像要极力要把自己从这种情感之中拽出来一样的笑笑说:“每当此时,我总是想起你的姐姐,突然想到她永远都不在我的身边,无际的孤独感掺杂着恐惧要将我吞噬掉一样。此感一生,我只能从别的女人身上寻找安慰。“他的笑容很无奈。却并没有打动李若茜。

“那么叶莎呢?你对她的感情又是什么?“她问道。

他笑笑道:“一个可有可无的女人。“他的回答让若茜感到很气愤。她冷冷的道:”你根本不配得到她!“

“是的。“他说:”就像不配得到你一样。“

“姐夫!“李若茜无奈的喊了他一声。他住了口,换了一副容颜道:“说正经的吧,我有麻烦了,希望你能帮我。”

李若茜不明白他要做何意图。

他无奈的说:“是林薇。我有一次喝醉了,她趁机占了我的便宜,从此我们的关系便发生了变化,一直到现在,我想摆脱她,想请你帮我。“

这个人,怎么她跟谁一近,他就要迫不及待的插上一棒子,李若茜断定他跟林薇的关系是最近的事情,她冷冷的说:“林薇都想要你死,你还跟他往一个被窝里钻,你脑袋是不是进水了?”

“噢?“惠博兴好笑的眼神中流露着不解,道:”从何得知?“

“姐姐的日记。”她说。

惠博兴眼中溢流出来的嘲笑要淹没整个沙滩,道:“我怎么没有发现过?”

李若茜的笑容就是那吸收分解所有流溢液体的阳光,她道:“你是看不懂我姐姐的日记的,总有一天,我会从头到尾念给你听。”

惠博兴收敛笑容道:“我是个商人,你帮我做这件事,我帮你搞定黄心成。”

他的话让李若茜感到无比的恼怒,恨不能给他一个嘴巴子,她冷冷的一字一句的答道:“不需要,我自己可以搞定他,即便你插了手也毫不影响我的发挥。“

倔强加高傲让惠博兴的脸色一阵抢白。他眼神里的东西很复杂,他静静的说:“锋芒毕露的年轻人,这会让你吃亏的。“

“谢谢你的提醒,但是你的风流债,我爱莫能助,我身边认识的几个女人,都跟你有关系。我现在才知道你是几等货色,你让我愈来愈感到恶心。“

“男人都一样,包括李耀辉。不是吗?“嘲笑又涌上了他的面孔。

李若茜怒道:“你不配,我喜欢的男人,不管好与坏你都没有资格与他比!记住我的话。“

“嗯。“惠博兴点头道:”他快要同玲珑结婚了,婚礼安排在本月,还有我与叶莎,两对新人一起步入幸福的殿堂。“

李若茜道:“希望你真得能给她幸福。你这张嘴千万说句实话吧,否则下次打雷会被雷劈成兔唇的。“

她气愤转身欲走,惠博兴从后面猛然抓紧了她的手臂,还没等她来得及反抗他就从后面将她抱进了怀里,他用力之大,一时让李若茜有点喘不过气来,挣脱了几挣,加上脚上高跟鞋的用武都没有起效,她无奈加恼怒的被他抱在怀里,听着他的喘息声,道:“想干什么呀?姐夫!”故意把“姐夫”两字叫的特大声。也丝毫没有让他清醒过来,直到李若茜都反抗累了,他也没有松开她,就那么从后面紧紧抱住她,忽然道:“就让我抱你一次,犯回错误,我向你保证这是最后一次,发誓!”

李若茜没有了动作与语言,她忽然之间有点陶醉,又不敢将眼睛闭上,新一轮的厌恶之感又袭上来的同时,他放开了她,低着头不发一言的坐进了自己的车,发动了车子,扬尘而去。

李若茜也有点恼怒的发动了车子,她恨不能追上他,将他连车一起顶进悬崖……

&^^%#姐姐的日记_更新完毕!

最新小说: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老祖宗又诈尸了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我靠演技成圣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这个傀儡太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