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救林薇(1 / 1)

()李若茜驾车北上层林,姐姐富丽堂皇的别墅近在眼前,她将车泊下,看见林薇正倚立在一颗树上静静地等待着她。李若茜走近她,看见她满脸的泪痕,她一把抓住李若茜的手道:“若茜,你得救救我,你***把组织都引到你身边来了,一旦他们知道地图在我的身上,我会立马归西的。我不想死啊!”

李若茜安慰她道:“我叫你来印度就是保护你的,你只要听我的话,我保证你不会出事。因为没有人第三个人知道你肚子上的秘密。”

林薇道:“我做为李若梅的贴身助手,曾经张扬的游移圈内,虽说印度很少来,但总归在这个圈子里也是算个熟脸,我心里总是不安。“

“这是姐姐的旧巢居,鲜有人知晓,除了几大组织的首领之外,但是现在她死了,他们也不会再来此居,你可以放心住在这儿。“

“你让我等到什么时候?你告诉我,你还可以活多久?“林薇说着,又哭了起来:”我恨死了梅姐,她当时为什么要把地图植在我的肚皮上,我当时又什么不拒绝?不问她的目的?沲“

李若茜道:“你可以销毁它呀,为什么不做呢?“

林薇如梦初醒:“对了,你看我若茜,梅姐的话就像是圣旨,这么多年来,我未曾想过要毁掉它。可见我的忠诚。”

“对,毁掉它!林薇,你告诉我,依林雨和我姐姐的交情,她是否能找到这里来?邹“

林薇忽然凝起眉头,道:“这个人心眼太坏,你小心她,她身藏不露,似乎很有手段,想当年利用惠少志的人脉,在印度、阿拉伯等国家都很吃得开,关系网很是不错,但惠少志死后,只留下一张他的遗嘱来安慰自己了。“

“她没有这么简单。现在她召集起了萤绕江组织的人员,成立了花伏田组织。“

林薇怒道:“这太讽刺了,若茜,你可知道梅姐为了自己的组织吃了多少的苦,你怎么让她踩着梅姐的肩膀成了王?你为什么不做?你的本事呢?“

李若茜道:“她嚣张不了多久了。我知道了,林薇,你多加小心,有什么事情你随时联系我。我会派人保护你的。“

地图的动,使得世界各地,尤其是印度的组织似乎躁动不已,仿佛一枚即将炸开的药弹,那种氛围让人感到窒息。李若茜趁自己还能在圈中说硬话,秘密给叶莎铺设离开的地毯。其实只要她拿下花伏田,便可以让叶莎不再受到林雨的控制,而叶莎做为自己最要好的姐妹,李若茜担心林雨与小琦正是在利用她。

这样的话,她迟早命危。一旦林雨拿叶莎来威胁自己,她将真得不知道该何怎么办了。无论如何,她要保全这个姐妹,像自己的亲妹妹一样的去挽救她。

晚上,阿什米塔致电给她,告诉她说,贤为来到了印度,今天特意来跟她见了面,态度嚣张,阿什米塔动了怒,令她的手下很是不安,还听说,贤氏兄弟与水平月组织亚伯拉罕最近交往甚密,一向关系不太和睦的两大组织,却突然亲如一家,就算是貌合神离,也太让人感觉可怕了。贤荣对李若茜说,亚伯拉罕想见她一面,彼此认识一下,以后好说话。

李若茜没有给出明确答复,此日,亚伯拉罕托贤荣告诉她,在关于花伏田组织的问题上,水平月组织完全站在李若茜这一面,说他很敬重已故萤绕江首领李若梅。

李若茜在暗兴之余,不免又颇多担忧,她在思量该如何去见亚伯拉罕,明摆着都是为了地图,花虎狼与水平月居然已经联盟,想要一心对付望月组织,看来贤氏兄弟真是见风使舵的高手,前不久还与阿什米塔相交甚欢。不知道阿什米塔得知此事会如何动气。

亚伯拉罕见到自己时,一定会说,他愿意替自己争取回萤绕江组织,然后,三大组织联手,一起搞定岛屿上的雷百合,她该如何回应呢?答应,会与望月组织为敌,一个生组织,如何敢得罪国际性组织?况且花虎狼组织与水平月组织会讲诚信吗?明摆着只是利用自己,到时候难保不会把自己与望月组织一齐除掉,一举两得。不答应,就是公然同望月组织与他们为敌,后果也不堪设想。

自己的性命倒是没有什么,只是自己腹中的孩子,该怎么办呢?

想到这里,她致电给贤荣,告诉他说,她即将临盆,一切等孩子生下来再说。

贤荣提议不如先把地图中的隐秘告之,阿什米塔也是这样的意思,她现在才知道自己的智商没有比李若梅高出多少,而助她成事的第六感也迟迟未曾到来。尽管李若茜把地图中的秘密告知详细,但是,没有李若茜,她依然无法驾驭地图,另外,路线图中的秘密她更是一无所知。

李若茜自然不肯,她暂居了隐处,看着已经高高隆起的肚子,等待孩子的出生,一边在想着孩子出生后的安置。

难得的两个多月的清闲,这些日子除了腹中的孩子,还有手中的日记伴左右,她希望孩子以后可以看到这些日记,里面有大量对他说的话,一个母亲对无缘相伴的孩子的叮嘱与希冀,对他未来的祝福与憧憬,对他的歉意,对自己的万千语言的解释。

她的行动已然不便了起来,她有时会想到李耀辉,想着他可能的所在,她可能的结局,她的生或死,他的音容笑貌,身上的气味,可爱的神态语言,发怒的样子,开心的样子,哭泣的样子,仿佛她再也见不到他般的带着时间气味的思念,而也许,她真得再也不能与他相见了,或许,他已经在异界等待着他,无论如何,她的时日已经不多了,为了孩子,她几乎停止了延命的药品,只服用刺激效果轻的各式抑毒草,毒瘾的折磨夜以继日的摧残着她的身体,她早已风采不再,尽管依然清丽卓越,但是憔悴与苍白,那么清楚的映刻在她的身上及脸上,她仿佛苍老了许多。

她将阿什米塔送给她的紫色玉石打碎,将里面的红色玉心拿出来,这才是这枚玉的本质,绝等的好玉在光的映射下发出醉眼的光芒,它没有了毒性与让人难以抗拒的依赖,没有了迷惑人智的邪气,只有美丽的璀璨摄人心魄。

华语第一言情小说站红袖添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情小说在线阅读。

她将玉石戴在脖子上,姐姐日记中说,这枚心玉在世界上也是独一无二的,而不是所有的紫色毒玉里面都有红心的,姐姐说只有百万分之一的存在,李若茜没有想到自己会此等幸运,偏偏这枚玉石里面就长有一颗红心,她不禁又感叹上天对她的偏爱。

她的身体无比的疲累,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又做了一个已梦过千百回的梦,梦中李耀辉在寻找她,手里拎着大包小包的礼物,满大街的找她,她站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定定的看着他,想抑制住自己的眼泪却怎么也无法抑制的住,她想奔跑进他的怀抱,身体却累啊,怎么也无法挪得动双脚,张得开嘴,只能在泪海中焦急的看着他,最后他看见自己了,拼命的笑着向自己跑来,一面还向他示意着手中的礼物,可是无论他怎么跑,不管跑多久,长长的夜,长长的梦,终始没有跑近自己的身边,最后她焦急的在梦中醒来,用被子蒙住头哭泣……

好悲伤的时光啊!得到了什么?又将怎样的失去?

她开始联系医院,提前跟医院签定了手术协议,静等腹中成熟的小生命的降生。

她摸着自己的肚子,幻想着这是他的头,这儿是他的小脚,那里是他的小手,轻轻的拍一下他,他仿佛感受到了,在她的肚子里毫不客气的踢了她一脚,李若茜破涕为笑,闲时就这样同她的孩子玩耍。

然而,她接到了林薇的电话,告诉她,有人要杀她,让她去救她。

李若茜吃惊的从床上站了起来,问道:“谁?什么人知道了你肚子上的秘密?”

“我不知道,我现在躲在深林,但是他们迟早会找到我,我不想过鬼一样的生活,我不想饿死,然后被野兽吃掉,若茜,你来救我!“

李若茜在房间里扰着头发转了几个圈,最后,她站定,神情决然:“好,你听我说,你现在回到别墅,去找通往地下的暗室。“

“别开玩笑了,若茜,他们对地形比我熟悉。“林薇哭道。

李若茜恨恨的跺脚:“这都怪我,如果我想办法稳住亚伯拉罕除掉林雨,便不会有这种事,一定是林雨干的。她对我姐姐的了解决不是一知半解。“

“我觉得是亚伯拉罕的人,我跟梅姐与他们做过交易。碰过照面。“

“一定是林雨搞的鬼,亚伯拉罕想地图已经想疯了,这么说来,林雨知道你的秘密。如果让我再碰到她,我会用枪来让她告诉我她对姐姐的所知。现在,林薇,你尽量逃命,往北上顶上跑,一直跑到顶上,有一个火山口样的洞,你跳进去,然后在里面寻找一条暗道,你要用力在周围挖土,才会发现通往外面的道口,有一尊佛像,是标志,看见有佛像的地方你就拼命钻进里面往外拱,你要快,然后就会看到一条大道与一片小林,你朝大道上跑五里左右,钻入右边的小林,会寻见一条林间小道,穿过那片小道就会通上高速公路,再往前会有村庄,有市区街,还有警察,你会有藏身逃命的机会。这是我在姐姐的日记中,根据年份,推测出来的东西,对错不晓得,看你的运气吧,你现在就按照我说的去做!快!”

“该死的,你怎么不早告诉我!那你呢,不来接我?我一个人不行!”林薇哭喊着。

李若茜想了想道:“我去帮你,我不会撇下你的,我会抄近路去高速公路口处等你,如果我没有到,你就先自己逃,我们再联系。“

林薇挂了电话,李若茜抓起一件外套,就快步出了屋子,她的肚子可能因为焦急,隐隐做疼起来,她没有心情顾及,枉自招手着出租车。

出租车朝着指定地点急驶而去。

华语第一言情小说站红袖添香网提供最优质的言情小说在线阅读。

姐姐的日记_更新完毕!

最新小说: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这个傀儡太凶了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老祖宗又诈尸了 我靠演技成圣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