抛下鱼线(1 / 1)

()李若茜将车开去了诚真苗圃,西门老板看见她,一脸笑意的迎了出来,李若茜在招待室的椅子上坐了,神情古怪的对西门国庆说:“近来真是怪了,我的毒瘾已经得到了控制,但是我的肚子却莫名的不舒服起来,我来是想问一下西门老板,是不是这埃及草并不适合我服用啊?“

西门老板眼光一转,随即皱起眉头道:“有这事?没有关系,埃及草药性最是温和,大概你初次服用,身体有些不适吧,我经营各式药草多年,救人无数,你就放心服用吧。”

李若茜摇摇头道:“不行,我担心我肚子里的孩子,你知道,小家伙是我现在生活下去的根,自从服用了埃及草,我经常肚子痛,我担心会发生意外。”

“你就放一百个心服用吧,出事我包着,你看行不?”西门国庆安慰着她,一面起身从柜子里取出一小包紫色药面交给她说:“这是好东西啊,只有熟人我才送,这是用印度的罕见玉石磨制成的粉,有固胎保命的效果,你拿回去煮粥喝。“

李若茜接过来问道:“是不是印度一种能温暖身体的紫色玉石制成的?沲“

西门国庆微微收敛笑容,问道:“你知道?“

李若茜说:“我去见阿什米塔的时候,她送给我一块,听说价值连城啊,我一直没舍得常带身边,珍藏起来了。“

西门国庆哈哈笑道:“没错,就是这种玉了,想来这望月首领对你不薄啊。邹“

李若茜微微一笑道:“但是我姐姐在日记中却说,这种玉石如果常带身边,可以扰人心智,时间久了,会精神错乱。制成药粉,没有关系吗?”

“啊呀,阿梅这就是不识货了,如此好东西,在印度,首领们都抢之不及啊,她怎么能吃不到那葡萄就说那葡萄是酸的呢?“西门老板急辩道。

李若茜笑笑:“我姐姐居然有如此嗜好。“

西门老板眼光一转:“用完了再来找我要。”

李若茜将玉粉放进包里,随手将一张纸拿出来,推到西门的面前说:“中国有句话,叫什么?投桃报李?还是投杏报桃的,我也忘了。你给我这么多名贵的好药,我也不让你跟贤老大吃亏。这张地图,是我新近在尚叶林找到的,就由你转交给他吧。“

西门老板将地图打开,不由得张大了嘴巴,急忙摸出眼镜来戴上,细细的看一会儿,问她道:“另外一张呢?”

“不要太贪心。“

“可是,有了隐匿船舶的地点,却没有岛屿的地点,我们泊上小岛屿船,该何去何从呢?哈哈哈……“西门国庆干笑道。

“这也是望月组织感兴趣的问题,事实上你们已经比她们知道的多多了,她们不仅不知道暗屿的地点,连雷百合岛屿的地点都一无所知呢。我因为感恩。才把路线图交给你们。”

“那么雷百合岛屿的地图你是打算交给阿什米塔那个臭娘们儿了?”

“那要看她对我的承诺履行的如何,要知道,这张地图以及它们的秘密,只有我才知道。“李若茜弹着裤腿道。

“很好……“西门国庆说出这两个字来,再也说不上一句话。他默然的将地图收起,最后对她道:”希望你不要让我们失望。“

李若茜笑道:“看我肚子里的宝宝的健康了,如果他平安,我亦高兴,如果他没了,我也就不想活了,你知道,我身中印尼毒品,本来也命不久矣,如果可以有个孩子同我一起去,我再所不辞。“

西门国庆凝起神色,背靠椅背,没有说话,看着李若茜拎包起身,走出了苗圃的大门。今天的阳光很毒烈,似乎都要把外面的花花草草烤炙了,工人们在辛苦的做着浇水工作,喷出的水雾映在日光下,生成五彩缤纷的色彩,李若茜打色彩斑斓中经过,瘦削的身体仿佛要消陨成无形的水色,融入永恒。

在印度,阿什米塔给李若茜打了一个电话,告诉她说,收拢李若梅旧部下的人已经露出了头脸,她开始派人进行应酬和交易,她新立的组织已有了名讳,初笔生意的合作方是水平月组织,并且贩运的是高端药品。

李若茜声称她会尽快的回印度,并且会将地图的秘密一并解与她听,那边的阿什米塔在欢快的声音中挂断了电话。

陈棒棒尚被关在警察局,惠博兴就安然无恙的出来了,警方声称此事与他无关,是陈棒棒从中想揩一笔油,才瞒天过海致使兴盛公司受到损失,后知后觉的惠博兴表示相当气愤,无论不能原谅棒棒的可恨行为。

李若茜早就知道惠博兴在牢中坐不了几天,马大梁拒不接见李若茜,只派安硕出面应付,稳做副局长宝座的安硕只用污言秽语与不搭话茬来接待李若茜,她被安硕气得几近语结,只到从金巧翠处看到冰冻的原副局长孟幻生的尸体时,安硕的语气才软和下来,知道李若茜留在小城的威力,他请她在沙发上坐下,笑道:“你的老公确实有贩药之嫌,我们警方正在加大力度查找,一旦有消息,立即会通知你的。”

李若茜怒道:“你们怎么敢帮惠博兴做死陈炳七的儿子?你们不怕他驾坦克来找你们吗?”

安硕笑道:“马局长深知陈炳七的为人,不会为了他的儿子来坏了自己余下的命业,在这个世界上,他才是最值得珍惜的。知道他的老婆是怎么死的吗?听说他用她做了活靶子……“

“我不管如何,总之我知道如果这次陈棒棒死在里面,我也会同他一起赶赴黄泉,而且是一尸两命。“李若茜恼怒道。

安硕瞅着她的肚子,问道:“这是陈棒棒的孩子吗?“

“你管那么多!”

“请问你如何将他生下来,即便生下来又如何抚养他?“

“关你甚事!我自有安排。“

“你自己都泥菩萨过海,还有闲情去制造生命?……“

“安硕!“

华语第一言情小说站红袖添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情小说在线阅读。

“好吧,你的话我重新考虑。“安硕收敛笑容道。

“你告诉我一句明话,陈棒棒什么时候能出来?别罗嗦。“

安硕沉吟着笑道:“那要看陈炳七的威力了,如果他能闯过这次大关,我们就给他一个面子,如果他闯不过去,那么他的儿子活着也会受人欺负。”

“受人欺负总比死了要好。你适才这些话是什么意思?难道陈炳七遇到了什么麻烦?”李若茜的心一紧。

安硕微笑:“你不知道吗?他在日本的合作方已经被日本政府刑拘了,他的药品制造技术并没有完全掌握,而他的交易却一开始做的空前的大,现在药品依赖的人们得不到纯正的新富士,已经要向他索命了,你难道没有听他说起过吗?”

“有这等事?可是他没有跟我透露一点消息。”李若茜皱起眉头。

安硕道:“听说他一直是个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人。更不会在你面前表露自己的失败。“

李若茜道:“安硕。别再用“听说”两字来掩饰你对药品组织的熟悉了,你实话告诉我,你是不是跟我姐姐贩过药品?“

安硕耸耸肩道:“我跟她去过印度、阿拉伯等很多国家,我那个时候不是警察。“

“什么?你是我姐姐的人?“李若茜不可置信。又道:”我明白了,那么你进入警察局一定是我姐姐的安排,对不对?就像李大飞一样。可是你为什么一直对我守口如瓶,我都中了毒药,你都无动于衷?“

安硕道:“我相信你如若进入这一行,是最可悲的下场,我只是想瞒着你,陪你做做游戏而已,然后我还想用我的努力去使你获得幸福,可是我没有做到,你知道,你是我老板的妹妹,我从你的身上还能看到她的影子,一直以来,我在你面前,诚惶诚恐。可是最后,我还是把你搞丢了,上次在“丑女人”饭庄一事,我向你道歉,是我一时头脑发昏,幸亏没有对你造成伤害。否则我可能会追悔终生。“

李若茜笑笑道:“没事,我还当你为了吓我玩呢。原来是这样,我明白了,其实你告诉我,与不告诉我,都是一样的,只是你告诉了我,可能会让我少走很多的弯路,免受很多的伤害。不过,我仍要感谢你,曾经,对我有那么好的心意,是我辜负了你。“

安硕点点头,对她说:“你往下有什么事,再来找我。关于陈棒棒,我会尽快将他放出去,不过我得做通马大梁的思想工作,要知道,我在他面前没有什么发言权。”

“你帮我约见他。”李若茜说。

陈炳七没等自己的儿子平安从牢中出来,就又火速的离开了小城,至于去了哪里,李若茜也不清楚,总之,这次他匆忙带上了贴身保镖褚涛,父子两人像脚底抹了油一样的闪了。

李若茜不由得又念起了叶莎,这么长时间没有见她,她去了哪里?音信全无,电话也不通,难道还跟小琦在一起?或者……她不敢往下想,打算料理完手头的事就去寻找她,如果这次找到她,无论如何也要将她送回深圳,是自己将她带进这趟浓浑水的,不惜一切也要保证她的平安。

华语第一言情小说站红袖添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小说在线阅读。

姐姐的日记_更新完毕!

最新小说: 这个傀儡太凶了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我靠演技成圣 老祖宗又诈尸了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