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入日本(1 / 1)

()已入初冬的日本已经有点冷,李若茜裹了裹自己的长风衣,跟在陈炳七的身后,走出了机场大厅。本书首发来自燃蝎小说网www.ranxie.com

日本的出租车不比中国的多,两人沿街走了一段距离,才打到一辆出租车。

陈炳七用日语说了一个地址,随后就闭目在椅背上,不再言语,一直到了目的地点。李若茜付帐下车。跟在公公的身后,走进了一家植被修理极好的庭院外,轻轻的拍响了门。

一个个头矮小的老头儿出来开了门,毕恭毕敬的将两位让到了屋内,李若茜用刚学会的日语跟他问好。老头儿极有礼貌的还了礼。

脱鞋进至屋内,这是一个传统的日本住房,里面清一色的榻榻米,从厨房里传出一股酱油的香味阄。

一个须发皆灰白的老者盘膝坐在桌前,看见客人进来,急忙起身迎接,着一身日本的居家和服。

陈炳七鞠一下躬,说声:“突然来て、すみませんでした!”(突然来访,打扰了)

老者摆摆手,和颜悦色的道:“いいえ、喜んで。でも、これは、、、、、”(没有的事,但是,此事……)老者凝起了眉头哦。

老者道:“今は昔と違う。林さんもはいりました。”(今非昔比了,如今林先生也加入了此事)一面因为羞愧,脸上的红晕泛着光。

陈炳七哈哈笑道:“成るほどわかりました。林さんのプレゼントもありますよ。あ、忘れました。松村さんのこちらです。Www..Comはい、どうぞ中国の玉杯です。”

(原来如此啊,我知道了,林先生的礼物也少不了的,啊,差点忘记了,这是送给松村先生的礼物,中国的玉杯器,请笑纳)

松村赶紧将礼物用手推回,脸色愈加为难道:“違う、違うよ!ぷれぜんとのことでは無いよ。実は、日本の政府のことですよ。”(不是不是这样,不是礼物的事情,其实,是日本政府的事情)

“なるほど。”(原来如此啊)。李若茜忽然一边笑道。

松村秀明将眼光瞅向一直静默的李若茜,微微点下头。

陈炳七将眼光看向李若茜道:“看来他们这些技术人员已经害怕了,想必日本的政府这次对待药品的失败同样没有丝毫的手软啊,单纯用金钱是难以砸硬他们的勇气的。”

李若茜道:“金钱没有用,问题就太难办了。”

陈炳七道:“有钱还得有势力啊,你以为他们都是干净的学者吗?背后诚府都深着呢。我们初来乍到,虽有强人引荐,总不管太多效用,因为他们要合作的是我们。”

李若茜点下头,对松村秀明道:“ほんねいえますか?”(可以告诉我您的心里话吗?)

松村秀明笑道:“林さんの話し一番だ。”(林先生的话是最重要的)

陈炳七道:“林さんのじゆうしよおしえてくれますか?”(能把林先生的住址告诉我们吗?)

松村秀明哈哈笑着摇了摇头,道:“もしあげることはありません、のうコメントです。”(无可奉告)

陈炳七也不吃亏,不忘将自己贵重的玉器拿了出来,松村的意见全倾向于叫林的人,可见他的威力非同一般,既然如此,就把全部的精力与财力投入到这个姓林的日本人身上再言不迟。

但是,林的住址两人一无所知,陈炳七没有想到,自己胸有成竹的这个松村居然是只老狐狸,两只狐狸搁一块儿咬,自然是在别人家的那只吃亏。

正当陈炳七感到一筹莫展的时候,李若茜的手机毫无征兆的响了起来,她吃了一惊,打来电话的人居然是惠知晚。她说她已经知道李若茜已经身在日本了,很想见她一面,有话要跟她说。

李若茜有点踏破铁鞋无觅处的感觉,同时又觉得不可思议,她对公公陈炳七道:“是惠家的大千金,知道我已经到了日本,说有话要跟我说。我去套她的话,希望可以从她的口中得出林先生的线索,她是个日本通。”

陈炳七摆着手道:“你快去吧,我在新早大酒店等你,如果不知道地址,你可以打出租。“

李若茜应声而去,按照惠知晚告诉她的地址,上了出租车。

出租车在一家寿司店的门口停了下来,李若茜付过车钱推门进去,还没怎么看清里面的摆设及内容。就被一位脸孔温柔敦厚的中旬女人请上了二楼的房间。

豪华的西洋摆设的房间里,一脸傲慢的惠知晚正在聆听着一个高个日本女人的诉说。看见李若茜进来,她高兴的一下从座位上起身,对身后的日本女人道:“光子,这是我跟你经常说起的,李若梅的妹妹,李若茜。“

身后的女人冲李若茜一笑,血红的上牙龈展!露无遗,声调怪异道:“久闻大名。”

李若茜也一笑,回应道:“大名恐怕也只是在你的心里的,我李若茜就是凡人一个呀。你说是不是知晚?“

惠知晚笑道:“你这个人最大的优点以及最大的缺点,就是你的自信心过于饱满。你自己难道不是自己的女王吗?“

李若茜道:“我没有你说的那么夸张,至少我知道,我中了丽水珠,已经命不久矣了,并没有说我可以长命百岁,我这人是很有自知之明的,这是我难得的优点吧。“

惠知晚的笑容收敛,示意她坐下,道:“我今天找你来不是跟你吵架的,是请你帮忙的。“

李若茜奇怪道:“这太不符合你的个性了,请问你又想做什么?“

惠知晚笑着,笑容可以美化一座枯城。道:“你知道的,阿武是我杀的,而且都是因为你。“

“你说什么?“李若茜好笑得真要笑出来了。

惠知晚眨眨清澈般的双眼道:“难道不是吗?如果当时不是为了救你,我会将自己爱的人杀掉吗?你可知道我内心的悲苦。”

李若茜道:“不是你要他来杀我的吗?怎么他要成功之时,你又朝他开火呢?还说你救了我,你确实是救了我,但是你不觉得你的说法足以笑死一个人吗?你只能说你挽救了你的错误。”

华语第一言情小说站——红袖添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情小说在线阅读。

&^^%#姐姐的日记_更新完毕!

最新小说: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老祖宗又诈尸了 这个傀儡太凶了 我靠演技成圣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