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来枪祸(1 / 1)

()马英道:“是一味很奇怪的药方,是一个叫白茫的贩毒无老给她的方子,阴腰荟的汁液里面,必须加上一定量的男人的。//百度搜索看最新章节//才可以发挥药效。“

“什么?“李若茜瞪大了眼睛。这天底下还有这样的药方吗?不愧是白仙鬼开出的药方,总透着那么一股恶心。

“那么姐姐汁液里面的从何而来?“李若茜好奇道。

马英笑道:“若茜,只要有钱,什么都可以买得到的,太太将钱交给诚真苗圃的西门老板,就什么都有了。”

“这个诚真苗圃的西门老板,到底是干什么的?”李若茜皱起眉头道阄。

马英道:“只有太太才清楚,小城的人都知道诚真苗圃,也知道它的老板人很不好惹,其它的可就不好说了。“

李若茜点点头,道:“姐姐喝的那张恶心人的药方真得有用吗?“

马英点头道:“如果没有那味药,太太早就被痛苦折磨死了,它就像一味兴奋剂一样,喝下去立马就会见效。哦”

李若茜道:“看来白仙鬼真有两下子。“又问道:”这味药方是否对其它的药毒也有效呢?“

马妈道:“应该是可以的。因为听说它的名字叫百毒液。“

“百毒液?”李若茜笑道:“太好了。”

马英正欲开口,她的手机忽然敲了起来,她道:“一定是我老公打来的。//百度搜索看最新章节//“她接听起来,电话果然是沈逸打来的,李若茜猜想一定是催促马英快快回家。

但见马英草草的应付了几句,低头拭泪,李若茜握住她的手道:“事不宜迟,我送你回去吧,我真得很感激你,马妈,你告诉我这么多,对我很有帮助……“话就说到这儿,忽然一辆车开着刺目的前大灯,冲着两人缓缓而来,忽来的强烈光线,刺得李若茜睁不开眼睛,她抬手罩住眼睛想仔细看个究竟,身边的马英忽然一声急呼:”快闪开!“这时,“叭”的一声,震耳的枪响声响彻在李若茜的耳边,她本能的往后一个闪退,同时迅速的掏出包里的小手枪,这时,又两发子弹穿破黑暗与夜语的劝说,冲向胡同里的两人而来,李若茜只感觉胳膊一阵钻心又麻木般的疼痛,然后就被马妈一把抱在了怀里,她用自己些许丰满的身体紧紧的护住了李若茜,枪声在持续,李若茜手中的手枪在不自觉中响彻了两声,她在极度的惊吓与紧张中也不清楚自己是否中弹,是否还可以继续活着,除了胳膊上,身体还有什么地方中了暗弹……

正在这时,胡同口的另一个方向,一辆同样打着刺目前大灯的轿车冲着胡同急驰进来,对方可能看事情不妙,逃脱了,因为对面已经没有了任何枪声,并且汽车发动的声音也显得急促而疯狂。

马妈还在喘着粗气用尽全身力气的抱住李若茜,用自己的身体挡在她的前面,李若茜惊喘未定,从适才轿车上下来两个人,走近她们问道:“你们两个是什么人?为什么会被遭到暗杀?“

李若茜被马妈紧紧的抱住,冲他们摇了摇头,看清了他们一身的警服。他们应该是集岩村巡逻的民警。

李若茜一拍马妈的后背,她并没有很快起身,李若茜将她的身体往后一推,想让她放开自己,却没有用处,只听到马英的呼吸声急促而微弱。李若茜一紧张,用力将她推开却没有力气将她扶正,她倒在了地上,口吐鲜血,李若茜这才知道,适才那么多些子弹,全都打在了马妈的身上,李若茜情急大叫起来:“麻烦你们,给叫救护车,她快不行了,我不能让她死……“

民警同志立即拨通了急救中心,马英用残留的力气死死的抓住李若茜的衣角,反复说:“若茜,太太的命,我还上了,我可以有脸去见太太了……“

“你说什么呢马妈,我不允许!“李若茜哭叫着,她不允许,这样的报恩,更不允许,这样的离别,她不喜欢,她讨厌极了,但她真得已经无能为力了,警车及救护车赶到时,马英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呼吸,救护车没有载着伤者开往医院。而是长时间的停在那里,只有警察在不停的忙碌着。李若茜抱着膝盖蜷在墙角,受伤的胳膊在不断的往外涌着血,最后的她,在医护人员的搀扶下,进了医院。

她的胳膊也只是擦边伤,所有的子弹都被马英接在了自己的身体上,李若茜接受完了警察的问询,安硕将她从椅子上扶起来,轻轻的一抚她的伤臂,道:“还疼吗?“

李若茜摇摇头,眼泪刷的流下,道:“安硕,你说我是不是个扫帚星?谁离我近都得死?“

安硕道:“别那么说,人各有命,谁也做不了别人命的主。“

“我真是完了我……“李若茜哭倒在安硕的怀里,他轻轻给她拭眼泪,问道:”我将你送到哪儿去?回家还是叫来李耀辉?“

“不,你千万不要打扰他。”李若茜像被针扎一样的反应道。

安硕道:“那就送你回家吧,反正我也没有时间照顾你。“

李若茜轻轻推开他道:“不用,我自己可以打车回去,你去忙,别让领导说你偷懒。”

安硕略一迟疑,李若茜又推他,他才同意让李若茜一个人打车回家,自己急奔回局子。

李若茜叹口气,右手捧着受伤的左胳膊,也没有打算要打车,一个人黯然的往回走。

在阳光的照射下,经过曼妙歌声的音像店,经过美女倚立的服装店的热闹的选秀台,激烈的音乐使她感觉到自己全身上下一阵阵的发冷,她的眼泪又要下来,好伤悲啊,怎么都无法让自己停下来,她低头吸着鼻子,身边的车仿佛带满着冷漠的向她按喇叭,在她身边张扬的呼啸而过,仿佛,整个小城,只有她伤悲。

她该去哪里呢?回到家?空空的房间,一个人只能尽数伤悲,回到陈家?她已经没有精力再去伪装了,她没有地方可以去了,姐姐走了,妈妈也走了,这个世界上最她亲最爱的人都已经离她而去了,她已经受不了离别带给她的打击了,面对此刻的伤痛,她真是难以释怀,或者该如何释怀呢?

眼泪就这样,一时间成绝堤的海,愈想抑制愈抑制不住。

华语第一言情小说站——红袖添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情小说在线阅读。

&^^%#姐姐的日记_更新完毕!

最新小说: 这个傀儡太凶了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老祖宗又诈尸了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我靠演技成圣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