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雨绸缪(1 / 1)

()李若茜拼尽全力的挣脱开陈棒棒的压制,不明的紧张道:“我怎么了?我回来见老朋友,碍你什么事了?”

陈棒棒怒不可遏的道:“我说你怎么一有时间就往回跑,打着给你姐姐报仇的幌子,回来跟老情人约会!还做出不要脸的事情!”

李若茜一面迅速穿着衣服,一面不解道:“我跟松下诚之助只不过是认识而已,又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李若茜嘴上这样说着,可是无法解释自己衣衫不整,她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松下老虎会趁自己晕迷之时,趁人之危吗?怎么想都觉得他不是那种人。

这样想着,又有了点底气阄。

“你们被我抓住了正形,刚才他还在给你做寿司包饺子呢,你就这样穿着内衣裤的躺在床上睡觉,我一进来,他就满面愧色的跑了,你们偷情能不能换家宾馆什么的?啊!“陈棒棒唾沫星子飞到李若茜的脸上。

原来是这么回事啊?同时她又气恼,姓松下的要照顾自己,何苦将自己脱成几近赤条呢?想起来都觉难为情。

她下地道:“你误会了,我们之间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你爱信不信。哦“

陈棒棒咽口唾沫道:“我可以原谅你这次,你今天必须跟我回家,从今往后,你哪儿也不许去!“

李若茜道:“那不行,我明天有重要的事情要办,再者,我身体欠佳,动弹就晕,坐车更是不行,等些日子我身体好了,我会自动回去的。反正你又不缺女人,何苦跑来这么远找我这个“无趣的女人”呢?“

“身体欠佳?“陈棒棒咬牙骂道:”你只在没有男人的时候身体欠佳,有了男人你就精神饱满了,你少跟我来这套,今天你若不回去,我就将你绑回去!“

李若茜趁他没有行动,跑进了洗手间,誓死不出来,陈棒棒转荡在客厅里,将她骂了个体无完肤。【高品质更新】

等陈棒棒感觉此房处于一楼时,顿觉不妙。他撞开洗手间的门,发现李若茜早已不见了踪影,洗手间的不大不小的窗户正全敞开着。像躺在床上的李若茜的胸膛。

他恨的牙根痒痒:“李若茜,老子今天不把你捉回去受刑,我就跟你妈姓!”

殊不知,他的已故的老岳母也姓陈。真不知他是有意的还有故意的。

李若茜没地方可躲,只有去了胡怡如的地下夜总会,金巧翠看见她过来,高兴的两眼笑成一条缝。听说李若茜晚上想在这儿将就一晚,便打开一个虽小却布置精致的小房间,请她别嫌弃。

李若茜对这儿并不陌生,知道这个房间也干净不到哪儿去,说不谁晚上会有嫖客来敲门,但是有什么办法呢?借宿妓!女院,还想图干净吗?

她叹口气,在床上坐了,问金巧翠道:“你来这儿工作,惠博兴不会有意见吗?你跟他是什么关系?”

金巧翠拿捏着道:“这事你别告诉他吧,我就是他的手下一普通的职员,因为之前犯了错误,才被他打发到丛林小饭馆工作的。”

“这就有意思了。”李若茜看一眼金巧翠愈发重彩的脸道:“什么样的错误,让他像玩过家家一样的,将你指派到小饭馆去工作?“

金巧翠道:“我这个人做事好粗心大意,给他做事出了乱子,本来他想辞退我的,可我拼命求情,他才将我送进他的小饭馆工作的。“

“给他做什么事出了乱子?“李若茜咄咄逼人般的问道。

她料想下一步金巧翠就烦了,果然金巧翠就烦了:“你问这么多做什么呀,胡姐都还没有问过我什么呢。“

李若茜笑道:“她是她,我是我,我是介绍人,出了事我得负责任不是吗?我跟她之间也有约定的。“

金巧翠带点懊恼的道:“能出什么事?你这么不相信我,何苦让我来呢?“

她这么讲,李若茜就不好开口了,只能笑道:“随便问问,别往心里去。只是我的一朋友是个警察,近来在找一个女疑犯。“

“是吗?”金巧翠目光一振,脸微微涨红。她掏出小镜,看似一心一意的补着妆。

李若茜叹口气道:“累了,我睡一会儿,晚上起来帮你。还有,不论谁来找我,就说不在。“

金巧翠应了一声,欲言又止,好像又迫不及待的掩上门,出去了。

李若茜躺下在床上,脸上的笑意要将她淹没。

刚还没有完全擦黑,李若茜在睡梦中被手机铃声吵醒,是叶莎打来的,她带点没好气的道:“明天是你的生日,想必有人陪你过,之前答应你,陪你一起过的,你想怎么着?“

李若茜清醒过来,对了,明天是自己的生日呀?叶莎不提醒的话,她忘了个干净,她笑道:“明天我有事,会晚点回来,但是生日当然照过了,我说过了,这极有可能是我最后的一个生日了,我打算好好的过。你帮我准备吧。“

“那好吧,到时别有异议。但是,关于你说的那个什么计划……”叶莎道。

李若茜说:“这个我明天搞定,你什么也不要管,只管准备生日事宜就行,我会跟你通气的。”

叶莎挂了电话。李若茜半点睡意也无了,她从床上坐起来,在脑疼中开始想着明天一天的行动与事情。

她相信,明天一定特别精彩。

李若茜在黎明时分才小睡了一会儿,并且隐约听见胡怡如好像来过,同金巧翠在门外大声的交谈着。

随后她又昏沉了一会儿才起床,脚刚踏上大地站定,头脑晕的就让她撞向前面的桌子上去,她咬着牙暗骂着自己的“可恶”,一面又等头脑恢复正常,才缓慢起身,走出了房间。

为了让身体变得有点精神,她吃了很多的早餐。

打了出租车,往兴盛公司而去。

在惠博兴的办公室。

叶莎跟他腻了好一会儿才离开,走时笑意满脸的拍拍李若茜的胳膊,像在向她传递“爱情至上”的信息。李若茜恨不能骂她两句。

惠博兴笑盯向沉默已久的李若茜,道:“看你结了婚,怎么比以前更憔悴了?“

华语第一言情小说站红袖添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情小说在线阅读。

&^^%#姐姐的日记_更新完毕!

最新小说: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我靠演技成圣 这个傀儡太凶了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老祖宗又诈尸了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