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厅谈话(1 / 1)

()叶莎不由得惊叫出声,正兴致勃勃的想将所有的铁字都找到“母体”,电话那头的李若茜发话了:“好了,带东西回去吧,你就算将所有的铁字都贴进去也打不开暗室的。【高品质更新】还有得是门道呢,辛苦你了。”

叶莎有点扫兴的挂了电话,只好又费劲的将铁字搬回跑车,发动了车子而去。

陈棒棒的身体渐有好转,但是却始终不能恢复原先的精气神,虽然已经脱离药品的威胁,但是快走两步就气喘到不行,每天过着心有余而力不足的生活,李若茜居然等待惩罚等到心焦,陈炳七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要忙,他每天不是打牌就是独自一人坐在客厅里喝茶,脸上总是一副忧郁的神色。

这天,李若茜轻轻的坐下在他的对面,他很快警觉,迅速抬起头来,看着她,将一杯茶水推到她的面前,一笑道:“品品这茶吧,你应该会熟悉的。”

李若茜端起来喝了一口,只觉爽口的清香,属于清茶范畴,茶名却实难说出。便摇摇头道:“茶很香,但是茶名却不知了。”

陈炳七又微微一笑道:“你居然会不知道,这是李若梅生前送给我的,她极爱喝的茶。我们品着这茶,不知谈过多少话呢。本书首发来自书河小说网www.shuhe.cc”

李若茜的心头一颤,不由得微笑道:“姐姐有幸与七叔叙谈,真是令人感到羡慕。“

陈炳七道:“应该是我有幸才对,那么美丽卓越的一个女人,能有幸与我同坐客厅,品茶长谈,也是人生一件幸事啊。“

陈炳七的这句话,真令李若茜感觉自己此刻的存在有点自惭形秽。

她道:“姐姐是一个倔强与认理的人,相信七叔有所感怀吧?“

陈炳七道:“女人贩运药品我见得多了,其质可恶,像拥有着李若梅那样好气质的女人却是生平第一次碰见。“

“姐姐与七叔交易做的很大吗?“李若茜问道。

陈炳七道:“进入这个圈子你会不清楚吗?彼此之间或多或少都有生意往来,我们之间合作的次数不多,却真诚守信,愉快的很。“

“她有没有跟你说过,她为什么要做这些掉头的生意?”李若茜问道。

陈炳七眼光一转,不快的道:“你应该去问惠博兴,他到底做过什么事,要让李若梅给他善后。”

李若茜的心里狠击一鼓,却没有将疑问问出来。道:“惠博兴曾经游移圈内,最后成功抽身。”

“对了。”陈炳七点头道。

李若茜试探般的问道:“难道我姐姐进入药品组织,为了挽救惠博兴?也就是说,惠博兴的成功抽身,都是因为我姐姐的牺牲?”这样的推测,令李若茜吃惊到心痛。

陈炳七道:“李若梅流露过这种意思,但是却从来没有明确的说起过。”

如果是这样的话,一切就都说的通,姐姐说她要做开水扑向阳光挽救惠家?难道要挽救的人是惠博兴?

但是姐姐说过,让她做开水的人是惠少志,难道姐姐进入药品组织还有更重要的“使命”?这真是太可恶了,姐姐到底中了惠家什么迷晕药?甘愿为惠家去做如此牺牲?那么她的死,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若茜饮口茶水道:“听说她是身中印尼药品去世的,这事七叔可曾听说?“

“是吗?我不太清楚,惠家宣称是急疾去世。“陈炳七道。

李若茜问道:“七叔对姐姐的死因有什么想法吗?“

陈炳七道:“没什么想法,不管是得病还是注射药品,都是正常结局。“

对呀,姐姐是圈子里的人,这个圈子里死个人是再稀松平常不过的事了。所以,对于姐姐的死,除了自己感到惊痛莫名之外,其它的人根本就视为一朵琦丽的花朵枯萎于暗无天日中一样正常。

“李若梅将生死看得很大度,谈论死亡之时总是冷静的仿佛经历过一般,所以,听到她去世的消息,我没有太多的意外与悲伤,好像她时刻准备好了死亡,而当死亡光顾了她,连我都觉得正常不过。”

“可是到底是什么,让她选择等待死亡?难道仅仅是惠博兴?他配吗?还是惠家的什么事情?!”李若茜终于在心痛中恼怒喊叫出声。

陈炳七吃惊于李若茜的恼怒。他住了口,不快的瞅她一眼,重新沏着茶水。

李若茜收敛怒气,转脸望着客厅偌大的落地窗外已渐密的雨丝,直直的垂落地面,打着庭院里的美人蕉,好不欺侮!一阵微风任性般的吹拂上细雨柔软的身体,被受惊吓的雨丝似乎呻吟着扑打上客厅明亮的玻璃,被受感染的玻璃瞬间流下悲伤的泪水,好不欺侮!

李若茜的眼眶不由自主的湿润起来,她吸下鼻子,望一下正看向自己的陈炳七,道:“我不允许!”

&^^%#姐姐的日记_更新完毕!

最新小说: 我靠演技成圣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这个傀儡太凶了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老祖宗又诈尸了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