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金回国(1 / 1)

()李若茜的突然喷血,令李耀辉大恐过度,他赶紧将她抱起在床上,扶起她的头,惊恐的看见她口中还在不断的往外涌着鲜血。

他一时慌了神,但见李若茜并没有神志不清,她张开的眼睛,泪光闪闪,如病兽一般,楚楚可怜,李耀辉鼻子一酸,将她的头靠进自己的怀里。

李若茜的身体一动,李耀辉抬起头,她笑笑,手摸上他的脸,道:“我刚才一生气就胸口一阵发痛,然后就觉得血冲上头,一时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不过就吐两口血而已,你知道的,注射印尼药品的人,吐血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你不要担心我。“

李耀辉猛叹口气,又不说话。

李若茜挣扎起身,居然脚触大地之后,头脑安然无晕。

她将血渍清理干净,对李耀辉道:“你今天必须回家,你哥哥已经在找你了,如果不是他提醒我,我不会想到你的心理,你不可以进到这个圈子里来,我明明白白的告诉你,如果你进入了这个圈子,我会死给你看!你现在,马上,立刻,给我滚回去!“

李耀辉担心她的身体,不敢声色抗议,惹她愤怒。

“对了,我让你去看望我的妈妈,你去了吗?“李若茜问道。

李耀辉低首道:“还没有,这两天忙……你放心若茜,不管你发生什么事,我都会好好的照顾妈妈的。“

李若茜将眼泪咽将下去,道:“你忙什么?就忙这个?这次带你的妻子一起去吧,我妈妈会很高兴的,替我多买点好吃的送给她,也当是带玲珑散散心吧。耀辉,你能替我想到我妈妈,我很感激你!我也替我姐姐感激你。“

李耀辉抬眼问她道:“这都是次要的,你呢?“

李若茜道:“你先走吧,我处理一下这边的事情,就会回去的。到时给你打电话。“

李耀辉哪里肯让,李若茜再度火起道:“你到底听不听我的话?!“

看见她的盛怒,李耀辉又不敢吭声了。尽管一千万个不愿意,还是口头应了下来。

为防他变卦,李若茜主动给叶玲珑打了电话,气愤不已的李耀辉可不想让妻子到这边来胡言散道,只好当做处理应急事务般的驱车回去了。本书首发来自燃蝎小说网www.ranxie.com

李耀辉一走,李若茜就要求看望陈棒棒,陈炳七欣然应允。

刚走进陈棒棒房间的李若茜,就被一种很刺鼻的药水味熏得不由得捂住了鼻子。陈棒棒瘦了,原先白胖的脸,现在变做灰黄,那股高傲的淫气也消失不见了。

李若茜轻轻走进他的床边,转眼看见李若茜的他,挣扎想从床上起身,被旁边两名看护人员强行按住,提醒他还在点滴之中。

陈棒棒盛怒的恨不能将李若茜吃掉,他牙齿咬得格格作响,冲门外疯狂喊道:“爸爸,为什么不杀了她,害我的人女人来了,爸爸……“

李若茜大声道:“你爸爸说了,要怎么处罚我随你的便!“

听见这句话的陈棒棒仿佛慢慢的消化着话语般的冷静下来,随后他阴冷一笑,道:“爸爸这样做好啊,我正因痛苦无处发泄呢。“仿佛抓到一只被咬的臭虫要急于报仇一样的快乐解恨。

“那就请你快快好起来吧,否则你怎么折磨我来解你心头之恨呢?”李若茜笑一声道。

“你这个女人真不怕死!”陈棒棒咬牙道:“你为什么要害我?是惠博兴让你这么做的吗?”

李若茜摇头道:“惠博兴并没有想让我来给你注射药品,这是我自个儿的主意。”

“想我与你无怨无仇,你为何害我?“陈棒棒怒喝。

李若茜道:“你知道,我身染丽水珠,这是不可戒毒品,但是我却给你注射了鹿油精,这是和晕天散一样可以戒掉的毒品。知道为什么吗?”

“你变态!”陈棒棒骂道。

李若茜摇头笑道:“因为我不想真正的害你,想真正害你的人是惠博兴。”

陈棒棒冷笑道:“你们联合起来害我,现在又来讨饶说好听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错了,到了陈家……”

李若茜打断他的话道:“你误会了,惠博兴想当年是怎么败倒在你老爹的手下的,你会不清楚吗?他是想以其人之道,还制其人之身。如果我不设法让你回来,你会掉进他的陷阱。”

“你放屁!”陈棒棒骂道:“那你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

李若茜道:“你傻呀?就算你能信,我怎么向惠博兴交待?这样你也不好过,虽然对他的计划有点乱,但是他还会感到快感的,你虽然受点罪,但总不至于做两家恩怨的牺牲品。”

陈棒棒冷笑道:“你说的头头是道,真是撒谎成精的女人!臭女人!“

李若茜道:“我承认我在这个圈子里确实不受欢迎,不香,但承蒙大家鄙视,都不屑对我直接下死手,虽然我现在身染无解药品,命不久矣,但我感激之心依在。“

“臭女人,虚伪。身中无解药品?你活该!“陈棒棒骂道。

“骂得好。”李若茜道:“只要你心里痛快,我什么都无所谓。”李若茜在他的床前又坐了一会儿,试图与他再度沟通,但是陈家大少爷的嘴里除了污言秽语,再也找不出别样语句,甚感无法沟通的李若茜只能在叹气中离开了。

在陈家的第二天,接到了铁匠铺打来的电话,告诉她所托之物已经尽数打造完毕,可以随时来取走。

甚感激动的李若茜急急的对陈炳七道,她忽有急事,需马上回去。

陈炳七品着香茶,道:“今天出了这个门,在任何地方看见你,你都会吃枪子儿。我的儿子还未痊愈,还没有决定该如何处罚你,你现在想走,就是等于寻死,自己寻思着办吧。“

李若茜只能退回到自己暂居的房间,思来想去,给叶莎打了一个电话。

叶莎正忙于结婚事宜,真是在百忙之中抽了空,去了一趟李若茜说的那个铁匠铺,去取所订造之物。

叶莎看毕不禁发笑,李若茜也太能奇思妙想了,姐妹俩真是一根脑筋,原来她把在墙壁上所得到的字全部按字迹大小做成了铁字,这是做什么用的?难道贴上去不成?

叶莎搞不懂李若茜的心思,更搞不懂李若梅生前的心思,她将物品全部封好,放到一个自认为安全的地方。

晚上,正在吃晚饭的叶莎,接到了李若茜的短信,她说,她今天夜深会把明天她要做的事情详细告知她,那些铁字,也许可以打开暗道密洞。

叶莎紧张的将短信看完,随即删除,惠博兴面不改色的问她道:“谁给你发来的短信?”

叶莎尽量无所谓的道:“一个无聊的人,可能是发错了。没事。”

惠博兴抽了下鼻子,正要开口的当儿,客厅的门被大声势的打开,手拖大皮箱的惠知晚忽然进到了客厅。

博博兴一看见她,条件反射般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同时喜叫出声的还有惠母,迫不及待的跑上前去。

惠知晚听过母亲的泪哀之后,抬眼兴奋的对哥哥说:“哥,我回来了!”

惠博兴高兴的点头,一面拿过她手中的行李。

老太太嗔怪道:“怎么不让你哥哥去机票接你。”

惠知晚安慰母亲道:“大家都不太方便,再说了,我自小**惯了,一个人可以的。“

惠母点着头,一面拥着女儿往饭桌前走,道:“还没吃东西吧?“

叶莎站起来向她打招呼,冲惠知晚一笑,看见整容之后的她,不禁右脸处的伤疤不见了,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怪,感觉她比以前更漂亮了,是一种超凡脱俗,如沐春风的漂亮,令人那么心醉,清新明净,总之,她的另样般的美丽令叶莎感到了深深的妒嫉。

惠知晚朝她微微点头笑道:“哥哥说他要跟你结婚了,要我回家帮你准备婚礼,所以我提前赶回来了,要不然,我还想在日本多玩上一些日子呢。”

叶莎也客气道:“拜托麻烦你了,以后还要请你多多照顾。“

惠知晚笑道:“瞧你客气的嫂子,我这个小姑子以后还要请你多多照顾呢,还有玲珑,是不是?”

叶氏姐妹被她的这一阵客套有礼搞得有点吃惊愕然。都一时甚感局促,口才皆失。

尤其是叶玲珑,单是带点傻笑的看着她,欣赏着她的美丽与身上残留的异国风味。

“耀辉呢?怎么没有看见他?不在家吗?莫不是怕我,躲起来了?”一面将疑问的眼光朝向叶玲珑,一说起李耀辉,叶玲珑的口才瞬间回归。她道:“你还找他呢,一大早就不见了踪影。谁知道上哪儿鬼混去了。这个家伙……“

惠知晚听完叶玲珑一大串的怨妇经居然没有再追问下去,她可能怕再问下去会牵扯起李若茜,也恰好叶玲珑的这一篇怨夫经中没有出现李若茜的名字。她将从日本带回的礼物送给大家,接受着大家的谢意,脸上充斥着饱满的笑容,并且从口中发出带点做作但恰到好处的格格的笑声。

叶莎真怀疑她连心也一块儿整了。幸亏李若茜不在,否则她定会说她葫芦里不知又装进去了什么药丸等着卖。

&^^%#姐姐的日记_更新完毕!

最新小说: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我靠演技成圣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这个傀儡太凶了 老祖宗又诈尸了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