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地拯救(1 / 1)

()李耀辉打车到了离小城不算很远的郊外,一个瘦削却精壮的半愈半百的男人接待了他。本书首发来自书河小说网www.shuhe.cc这个人就是陈棒棒的父亲,惠博兴的仇敌陈炳七。

他的身边坐着一脸不屑与冷漠的褚涛。对李耀辉不时的笑着。

“你的意思我已经明白了,你来的目的是为了一个叫李若茜的女人?”陈炳七喝着茶抬眼问他道。

李耀辉重重点头。

陈炳七深思着道:“你的父亲与我是很好的朋友,却偏偏他的大儿子老跟我过不去,本来我是很喜欢你的,你小子是个重情重义的人,我陈炳七一生就喜欢像你和褚涛这样的孩子,但是你要保护的那个女人是李若茜,这个不行。”

“为什么?”李耀辉不解道。

陈炳七道:“我儿子身上的毒瘾,拜她所赐,你不会不知道吧?“

“这是怎么一回事啊?棒棒兄弟怎么会跟李若茜有瓜葛呢?”李耀辉慌道。

陈炳七哼了一声道:“我想这都是惠博兴的小人伎俩。李若茜只是他手中的一枚棋子,但尽管如此,她还是很可恶,我儿子现在正戒毒中,每天痛苦到要命啊。“

李耀辉低首不语,李若茜太无孔不入了,居然连小城外的组织都不放过去得罪,真不明白她想做什么。

又联想到惠博兴,前后的事情一时无法让他很快的连接起来,他一时陷入深思。

陈炳七起身道:“你再想想吧,小子,为了一个女人值不值得?不过一个女人,别让自己陷进这个圈子里来。“

他看一眼干儿子褚涛,拂袖进了房间。本书首发来自书河小说网www.shuhe.cc

李耀辉从座位上站起来,不太明白陈炳七的话意。

褚涛看他一眼笑道:“一起喝一杯吧,干爹很喜欢你,你听不出来吗?让你想好再决定,如果你执意想加进来,光从惠博兴这一点上来讲就够他开心的了。”

李耀辉没有说话,任凭褚涛将他拉到一处酒吧,两人开了一个独间,点上酒水坐下来。

李耀辉道:“没有想到你还在道上混,刚才在陈家见到你,吓了我一跳。”

褚涛低声道:“本来想退出的,可是后来发生了一件事,让我改变了主意。”

李耀辉道:“听说了,你的家人跟女朋友出了事……到底是什么事?你能跟我讲讲吗?“

褚涛沉吟着,苦笑一声道:“家人跟女朋友都被人害死了,所以余下的时光想用来报仇。“

李耀辉同样苦笑一下道:“跑进这个圈子里来报仇,不如说是寻死呢?你怎么跟李若茜一样。“

“那个女人,她好大的胆子,连陈炳七的儿子都敢陷害,殊不知惹了干爹的人全都没有好下场吗?真不明白她是傻还是故意的?”褚涛大口喝着酒,摇着头道。

李耀辉淡淡的道:“她快不行了,她一直在大剂量的长时间的服用着丽水珠,就在前不久,她出现了昏迷,刚才松下诚之助找电话给我,让我接她回家,恐怕连他都无能为力了。”

“那你还进来做什么?她若死了,你也永远走不出去了。”褚涛道。

李耀辉喝酒道:“不去想那么多了,只是不想觉得自己无用,不想让自己后悔而已。”

褚涛不再说什么,示意李耀辉喝酒。

冲到李若茜家的叶莎没有找到李若茜。给胡姐打电话,胡怡如在电话中用委屈的声音说,李若茜这几天根本就没有来找过她,打电话也不接,要不就是关机,她早已经伤心过度了。

叶莎干脆横下一条心,将车开去了松下别墅。

松下诚之助面对张牙舞爪的叶莎,两话没说,让从卧室抱出了李若茜,亲自放好在叶莎的后车座位上,并将一盒的丽水珠一并放进车后面,道:“我给她注射了很多的丽水珠,可她已经不愿意醒过来了,可能正与她的姐姐商量对策吧。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你将她拿走吧。”

叶莎将千咒万骂强忍心中,心里泪道:“真想通告警察将你这个害人魔王刑拘起来,可是现在的警察局还能为民伸冤吗?“

叶莎回头看一眼李若茜苍白如逝的脸庞,吐口气,强忍泪水将她送去了医院。将一切对医生和盘托出,并且将丽水珠的药品拿给了医生看。

医生马上对李若茜进行了抢救,但是医生也无法使她清醒过来。

并且叶莎听到一个让人痛哭不已的事情:丽水珠在染毒初期,如果接受正规的治疗,配合超强的忍耐力,一般在一到两年之间就会完全驱除毒瘾。但是李若茜已经中毒颇深了,并且注射量过大,每次的毒瘾复发,都等于是闯一次鬼门关。

而这次,她的情况真得不妙。并且医生建议,最好通告警察局,将李若茜移交正规的戒毒机关调理比较好。

叶莎只剰下了眼泪,呆在医院里其实已经并没有什么意义了,点滴,吸氧,甚或送进戒毒所,对像她这样中毒颇深的人来讲,就是等于在等死,叶莎相信李若茜一定不会喜欢这样做的,如果将她送进了戒毒所,她醒过来之后一定会想尽办法的逃出来。

所以,叶莎将李若茜接回了家,将她平放在床上,手伸向她的鼻孔的时候,能感觉到她微弱的呼吸。

叶莎一直守到她半夜,李若茜依然如故,叶莎心里忽然清楚了一个事实,这样等下去的结果,只能是李若茜慢慢的终止呼吸,停止心跳,只有死路一条,可是如果给她注射丽水珠,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暴毙,另外一种可能就是清醒过来。

叶莎拿不定主意,她忽然不可抑制的哭起来,为什么要由她来决定李若茜的生死呢?为什么到最后,是她守着她的离去,她的心在一阵抽痛中似乎要拧出血来。

正在她手足无措的时候,她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叶莎在泪海中接起。是胡怡如的来电,问叶莎有没有找到她的干女儿李若茜。

叶莎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的将李若茜的情形告诉了她,胡怡如听后,焦急的叮嘱叶莎道:“千万不要再给她注射一点的丽水珠了,如果再次注射,她很可能会暴毙。你等着我过去,这个丫头终于玩到头了,我有办法让她暂时苏醒,我想要看她醒过来之后第一句话会说什么。“

放下电话的叶莎在极度的伤心与焦急中等待着胡姐的到来。她一次次手摸上李若茜的脸孔,轻吻上她的额头,泪水渲泄不止的道:“若茜,你快过生日了,你能告诉我你想怎么过吗?你还说你生日那天有好计划,那我告诉你若茜,不管你想做什么,我叶莎都会帮你,我从深圳跑来这里找你,不管放弃了多么优越的职位,我从来没有后悔过,我跟你说过的,我就是个很笨的人,你不要老是骂我,训斥我,我真得很讨厌的!我也是个很不一般的人是不是……你告诉我,你若不在了,我叶莎该怎么办?你有没有写份遗书来交待一下我的后路?是你把我领进来的,我不管,你要健康的再把我领回去,我们那时一起回深圳,一起找工作,一起喝酒……“

她没有再说下去,俯首李若茜的身上,痛哭起来。

&^^%#姐姐的日记_更新完毕!

最新小说: 这个傀儡太凶了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我靠演技成圣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老祖宗又诈尸了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