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语斗争(1 / 1)

()对于李若茜的提议,惠博兴沉默不语,他的脸上因怒已渐满红晕,李若茜看他那副样子,一笑道:“像黄氏兄妹这种小虾米,难道还让姐夫感到担忧吗?“

惠博兴撇过嘴,起身给自己倒杯水,重又坐回到座位上,喝着水盯着李若茜,不发一言。Www..Com

李若茜很讨厌这种无言的回答。她叹口气道:“罢了,姐夫是个得理不饶人的人,怪黄氏兄妹俩命不好吧。”

惠博兴道:“你救出她俩干什么?黄心成强~暴过你姐姐,你忘记了吗?”

李若茜的心瞬间像被针扎过一样的刺痛,她抿住嘴唇,没有说话。

“不要乱发你的善心。”惠博兴依旧面不改色的道。

李若茜重叹口气道:“黄心成兄妹俩,更像是我姐姐手下的牺牲品,要不是因为李若梅,他们不会是今天这个结局。”

惠博兴撇过她的脸道:“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李若梅也没有拿枪去威逼利诱他们,还是他们自己财迷心窍,再者,这难道构成黄心成强~暴你姐姐的理由吗?“

他这话说的也对,李若茜也不知道她为什么忽然对兄妹俩如此同情,是因为黄心花最后时刻对姐姐的忏悔与思念吗?连她自己都说不清楚了。

“再说,黄心成是马大梁贩毒的利用品,与胡怡如的关系也不好,他在这座小城早晚都没有好结局,虽然这一切都是拜你李若茜所赐。“

他低头喝水,脸色难辩真情。

李若茜起身离开。

林雨忽然从隔壁办公间出来,恨恨的一跺脚,走到惠博兴的跟前冷笑道:“你终于摆脱我林雨巨资遗嘱的威胁了,接下来想怎么对付我?”

惠博兴笑得两眼几乎要眯起来,起身走到她的身边,轻揽一下她的纤腰道:“你是个美女,我喜欢,还有人更喜欢,今天晚上跟我去漂漂大酒店吧,带你去见一位贵宾,记住打扮的漂亮一点。”

林雨从鼻子里哼了一声道:“你把我送给别人,你心里落忍吗?”

惠博兴笑着坐回到原位,盯着她,一言不发。本书首发来自燃蝎小说网www.ranxie.com林雨斜过他,拎包扭腰走出办公室,办公室的门因为剧烈的甩动发出震耳的声音。

惠家沉闷的晚餐结束之后,李耀辉由叶玲珑的搀扶上了楼,惠博兴坐在餐桌前,冷眼看着行动麻利的小琦将碗筷收拾下去,他忽然对她厉声道:“今天你可以回去了,明天早晨早来把剩余的工作做完。“

小琦奇怪道:“我晚一点回去没有关系的,再者,我一向这样的工作顺序。“

惠博兴怒声道:“我是你的主人,我要你几点回你就几点回,要你做什么,闭上嘴执行就行!”

小琦悻悻的摘下围裙,准备回去,惠博兴冷眼瞅着她的背影道:“还有,从明天开始,我卧室的隔间你就不要进去打扫了,包括我的卧室,李若梅的灵魂还在里面呢,你进去并不安全。”

小琦呆在原地三秒钟,然后从容的应了一声,就推开门离开了。

叶莎听完惠博兴发号完使令,甚觉可笑的准备回自己的房间,惠博兴忽然叫住她,声音意外的温柔:“你今天晚上来我的卧室吧,我有事去找我的母亲说,你收拾好了在我的卧室等我。”

叶莎不明喻意的站在原地,疑问的眼光盯着惠博兴。但见他淡然一笑道:“没什么,你不是喜欢跟我一起吗?今天晚上你可以如愿以偿。”

他的这句话简直让叶莎在心里好笑到狂跳起来。她叶莎……

但她已经学会了惠博兴的面不改色,她淡淡一笑道:“是吗?但是很抱歉,今天我不方便,下次有机会吧,再者适才你说了,李若梅的魂魄还留在你的卧室里,我若留在里面,会倒霉的。”

惠博兴一笑,道:“我随时等候你的到来。”

叶莎在心里轻笑一声,甩上门进了房间,但莫名,心跳居然无可抑制的加快起来。是因为他惠博兴?还是因为男女之间久违的欢爱,让她心跳开始紊乱?

惠博兴敲响了母亲的房间,老太太关掉了房间里大上海时代的歌声,惠博兴在椅子

上坐下,对母亲道:“妈,听李若茜说耀辉的受伤跟您派出去的混子有关系,妈,别玩了,所有的事,由你儿子我来处理,这事被李若茜抓住了把柄,您这招已经适得其反了。“

惠母的脸上生起羞愧的红晕,她扬脸抱怨儿子道:“那你为什么不按你说的,将这个狐狸精撵出小城?“

惠博兴闭下眼睛,轻轻一笑道:“我不需要这样做,总之,您好自为之吧,别再给我添麻烦了,李若茜的事情,你别再管了,这是我对您的忠告。“

他脸带愤然的走出了母亲的房间。但是李若茜的将军反倒让惠母觉出了莫大的讽刺。她几乎把李若茜当做了李若梅一样憎恨。她相信,凭自己快要一辈子的智慧与手段,会连一个黄毛小丫头都斗不过,未免太有失自己惠家第一夫人的风度了。

她依然觉得自己的儿子,还年轻,还太嫩。还需要她这个母亲的暗中帮助。这样想着,一面又将录音机打开,满屋子里即刻又飘满了大上海时代的歌音。

清晨沐浴在第一束阳光中的李若茜,在一种久违有过的舒适中醒来,她一个鲤鱼打挺迅速起床,着衣,开门,准备开启一天的行程,这时,从背对她的沙发中猛得站起来一个人,朝向她转过身来,嘴带大口罩,眼神中流露出阴冷的笑容。

“知晚?“李若茜轻轻的叫了一声。

惠知晚将口罩摘下来,右嘴角开始直近耳根,一道深又长的疤痕清晰的印在她的脸上,美丽的容颜添加一抹浓重的败笔。李若茜的心像被狠狠的击了一下。

她摇摇头道:“真可惜。”

惠知晚怒道:““可惜吗?我早晚都会被你李若茜毁掉,你告诉我,我脸上这道疤痕你打算怎么办?“

李若茜笑笑道:“我身上的毒瘾该怎么办呢?“

惠知晚阴冷的眸子里透出一股绝望的痛楚。她摇头道:“我本来就是个心灵极具创伤的人,你却又在我的脸孔上涂鸦,你这样对我,我是不会原谅你的,你记住,从今天开始,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李若茜笑笑道:“我的死亡你不需要太着急,你让我身染毒瘾,我每天晚上偷偷在房间里流的泪,感受到的绝望,你体味过吗?自从我中了你高跟鞋上的毒瘾,我就没有睡过一个完整无忧的好觉,每天不是夜不能寐,就是梦中惊醒哭醒。如果我毁了你的美丽,那么你就是毁了我的人生,况且你的伤疤完全可以透过手术得到修正。但我的生命呢?请问用什么可以修正?”

惠知晚扬起脸,没有作答。

“你告诉我惠知晚,我只不过是想查出我姐姐的死因,你为什么想要我从这个世界上消失?难道我姐姐是你害死的吗?”李若茜继续发问道。

惠知晚轻轻一笑道:“你来到这座小城,让我感受到了巨大的威胁,你进入组织,接触胡妍如与胡怡如,你姐姐生前与我为敌,一度将我整的好惨,而且还握住我的证据,威胁我要让我身败名裂,后来她去世,她的妹妹忽然出现,做着与她的姐姐几乎一模一样的事,难道跌过跟头的我会选择坐以待毙吗?为了我自己,宁错杀一千,不漏过一个。“

李若茜好笑出声道:“你以为你惠知晚做着什么伟大的事业?你是已逝女皇武则天吗?如果你是她,我宁愿选择臣服你,为你牺牲。可是你惠知晚配用这句话来支配你的行动吗?你有什么生杀掠夺的权利?“

惠知晚冷笑道:“你可以这样想,但是我惠知晚不会这样想,这个世界已经对我很不公平了,面对不公的人生,我不会选择屈服,是我悲惨的人生给予了我这样的权利。”

李若茜不明道:“你的人生何处悲惨?”

惠知晚淡然一笑道:“你不会明白的,我也不打算告诉你。我今天来不是你跟你吵架的,我已经跟你说太多废话了。我只是让你明白,你没有赢我,我依然处于优势。“

李若茜望着她的背影,怒然道:“你太让我失望了!你不知道我一直有多喜欢你。“

惠知晚站定一下,没有回头,“嘭“的关门声,只留下李若茜在空荡荡的客厅,四处仿佛瞬间充满了孤独嘲笑的灵魂,在肆意的狂笑。

李若茜轻轻坐在沙发上,埋住头,泪水瀑布一般的冲出眼眶。

人啊,到底想要什么呢?

&^^%#姐姐的日记_更新完毕!

最新小说: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老祖宗又诈尸了 这个傀儡太凶了 我靠演技成圣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