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将一军(1 / 1)

()李耀辉着实受伤不轻,他怀疑自己的双手可能有点骨折,这会儿剧烈的疼痛,已经肿胀起来。本书首发来自燃蝎小说网www.ranxie.com肩头也轻触即痛,李若茜没有医治的手法,只好同他前去医院。

医生建议他住院打点滴,李若茜陪他左右,不一会儿,接到电话的叶玲珑风驰电掣般的到了,紧追其后的还有叶莎。

李若茜尴尬起身,正欲开口解释,叶玲珑冷她一眼,道:“行了,我不想听了,反正跟你李若茜在一起,准没好事。”

李若茜叹口气,看见同样没好脸色的叶莎,她笑笑,正欲告辞离开,李耀辉忽然对叶莎道:“你送她回家,有人想要杀她。”

叶莎愣了一下,叹口气,一身气愤的往外走。李若茜看了一眼病床上的李耀辉,说:“这件事情你不要跟任何人解释实情,我来处理。”

待到叶玲珑的冷眼没来得及瞅向自己,她就赶紧紧追叶莎其后了。

车上的叶莎瞅着坐进车里的李若茜,冷声道:“整天张扬跋扈的,圈里的人都快让你得罪光了,能不有人杀你吗?”一面发动着车子,又好奇问道:“谁想要杀你?“

李若茜脸上的笑容让叶莎难以言说,她道:“你会知道的。“

叶莎轻笑道:“又想出什么损招来了?我建议你赶紧回家想办法戒毒吧,别再玩命了。这个圈子不是一个女孩子呆的地方,我们一起回深圳吧若茜。”叶莎忽然将车停住,热烈的眼光望向她道:“要不我陪你回家,想办法养好身体,我继续做我的服装设计师。你继续回你的电视台,主持你那些老妈妈的娱乐节目。别再玩命了我们,我受够了!我在这座小城一天也呆不下去了。”她几近哭出声来。

李若茜轻轻道:“你先回去,慢慢等我,顺便告诉我的台长,说我处理好这边的事情就回去接着干,让他给我留个位子,让他别忘了,他还欠我一顿饭呢。“这话听起来完全就是一场说笑。

叶莎抽出纸巾擦着眼泪,叹口气道:“我早就知道你是个倔强鬼!我这番话原本就是废话,那好吧。“她道:”既然你这样执著,我也让你知道我叶莎也不是个好放弃的人,说实话,要不是因为你李若茜,像惠博兴这种即傲又鼻子插大葱装象的人,我早就一脚踢开了,在深圳,我什么老板没有交往过,我堂堂叶莎会在他这种毒品爆发户身边受辱。【高品质更新】“

李若茜正欲开口,叶莎抢先道:“他做的事足够让我杀他一百回了,上次居然把我当小姐送给那个肉胖当床上玩物,要不是我命好被人相救,真想不出我现在心理会扭曲成什么样!“

李若茜怒惊道:“他居然会这样对你?!“

叶莎道:“我当天衣衫破烂的又不顾廉耻的回到了惠家,你以为我叶莎有多希罕他惠家那几毛钞票吗?我至今流连在惠博兴的身边像个小丑一般的不肯离开,你以为我对他有多痴迷,天知道,男人对我叶莎意味着什么,我委屈至今,都是为了你。“

李若茜沉默半晌道:“你这个样子,暂时不会有什么危险,惠博兴虽然知道你和我关系依然不错,但是他更认为他向你抛出的金苹果已经让你足够晕眩了,你千万不可暴露你的真实意图……“

叶莎打住她,发动车子道:“行了,别再当大前辈了,如果我真有你说的那么傻,我早就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了。我现在才知道,李若梅嫁给了一个魔鬼。李若梅不是被害死,就是被逼死的。因为嫁给惠家的人只能做傻子。”

李若茜没有说话,看着夜幕下叶莎的车冲破沉密的黑的茏罩,向着前面璀璨的街灯中驶去。

李耀辉第二天出院,手、肩的受伤,使他无法正常工作,他只能在家卧床休息,玲珑反而因为耀辉的卧病在家高兴不已,她恨不能每天都让李耀辉伴自己左右,所以,连自己深爱的人因病卧床都让她甚感开心。

但是他的受伤并没引起惠博兴的同情,与李若茜的接触令惠博兴对他感到厌恶极了,理所当然的认为他的受伤纯粹为咎由自取。

李若茜却在一个炎热无比的午后来到了松下诚之助的别墅,在与父亲喝茶的松下武看见李若茜,猛得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一脸的阴冷与无畏。

李若茜轻轻一笑,迎着老虎热烈的笑脸,在他的旁边坐了下来,接过老虎新沏的茶水。

“中国的茶比日本的茶香,论茶道,还是中国的精道啊。尽管日本人已经把中国的茶道偷窃回国许久了,还是本番的东西地道啊。哈哈哈……“松下诚之助笑道。

李若茜笑着扫过松下武一张警惕冷漠的脸,对老虎道:“昨天惠家的二公子李耀辉被人打进了医院,我们受到了仇人的袭击。“

老虎一愣,放下茶杯,道:“有这等事,那小子还好吗?“

李若茜道:“手、肩受伤不轻,在家静养呢。“

老虎瞟一眼儿子松下武,问李若茜道:“何人所为,知道吗?“

李若茜瞟一眼有点蠢蠢欲动的松下武,回答道:“我想与惠家的老太太有关系,这段时间,她老是指使一些街头小混来收拾威胁我,这次恐怕也是与她有关,因为李耀辉与我一起,便吃了大亏。”

说着,用含笑的眼神瞅向松下武,但见那人脸涨痛红,但在父亲面前,却很显松气。

松下诚之助凝眉,笑道:“惠博兴母亲做出这等事来,真是童心未泯啊。”

李若茜笑道:“对对,她的心还停留在幼稚的阶段,也可以说还停留在大上海混世魔王横行的时代。看来这人的成熟与阅历,有时候跟年龄真还没多大关系。尤其是一个男人,他的勇气与忠诚决不是表示在无谋而为,匹夫之勇方面,而是真正的心胸与智慧。男人成熟,总是要付出感悟颇多。“

老虎点头道:“你说的很对。”

李若茜拿起茶具喝茶,不自觉的与松下武眼光相视,发现他一双含笑的眼神正瞅着自己,危襟正坐,仿佛在向李若茜发出无语的挑战,又仿佛有何意待言说。

李若茜造访兴盛公司。

她的意外到来,让惠博兴很为不满,但是李若茜随后交给他的一份东西,立刻让他双目放光,脸生意外。

李若茜说:“这是黄心成掌握你的犯罪证据。我已经从他手中搞到了,我来是想还给你。“

惠博兴心生疑惑,但却喜出望外的接过来,这对他来说,简直太好了,一则自己的威胁没了,二者,林雨的巨额遗嘱也没了交换的理由。

尽管心里面喜气冲天,但是脸上却依然冷漠,道:“怎么想到帮我一把呢?“

李若茜笑道:“姐夫其实并不惧怕这份证据的,黄心成怎么有跟你相争的实力呢,只是姐夫做事一向追求完美,所以才偶感与怀。“

这话说的让惠博兴很是高兴,他得意一笑道:“如此会讲话,是不是因为耀辉的事心里有愧,想来讨好我的?“

李若茜脸生意外道:“姐夫难道不知道吗?李耀辉的伤可都是因为阿姨。“

惠博兴愣住了,道:“因为阿姨?“

李若茜道:“对呀,您的母亲,您已故妻子李若梅的婆婆呀,姐夫我实话告诉你吧,近来她一直在指使街头小混敲打威胁我,被安硕抓捕起来的那几名犯人已经招拱是老太太所为,昨天晚上也是那些街头小混想要来欺负我,结果连同李耀辉一并打到医院。“

惠博兴的脸色难看起来,他将手中的证据一扔,撇起嘴,别过脸,没有说话。

李若茜道:“姐夫应该看出来了,我对姐夫没有任何恶意的,证据一到手,我就给您送来了,您是不是应该劝一下阿姨别再欺负我了,否则会殃及池鱼的。“

林薇果然说的没有错,母亲的这招非但没有吓跑李若茜,还让她将了一军。

这事到底是否母亲指使的混世魔王所为,无从查起,况且又根本无法查起,惠博兴叹口气,将心里的怒火强咽心底,对李若茜笑道:“你放心,我会问我母亲的,如果这事真是她所为,我会让她停止的。证据,谢谢你。”

李若茜接过秘书递过来的咖啡,笑眼看向惠博兴,忽然问道:“惠知晚伤好些了吗?“

惠博兴像回过神来般的道:“昨天就出院了,现正在家休息呢。“

李若茜点了点头,不由得凝起眉头。

又道:“黄氏兄妹已然对您没有任何威胁了,是否我们应该为他们做点什么?“

&^^%#姐姐的日记1_更新完毕!

最新小说: 我靠演技成圣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这个傀儡太凶了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老祖宗又诈尸了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