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除心忧(1 / 1)

()李若茜在马局长与孟副局长的带领下,向着码头方向驶去,由孟副局长驾车,娴熟的车技让他在黑暗中得已急速安稳的行驶,车中的马局长表情还是很凝重,让李若茜觉得自己好笑的心情简直就是一种罪过。

在驶过码头大约五分钟的车程,便是安货的地点,有一处废旧的破仓库,它拥有着管理者,偶然会有利用者付点便宜的租金暂做使用,李若茜没有想到,马局长他们会把如此显眼的地点用来隐藏毒品,难道他又是信奉“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这句话的真理?看来这真是个真理,至少对他姓马的是这样的,否则他不会屡试不爽,同时李若茜在心里又无限好笑的想道,警察贩毒,可不就是放在哪儿都安全,与其说是信奉真理,不如说是近水楼台。好歹他们也是两名共~产党员呀,也算是无党人民的表率了,如果全国的共~产党都像他们这样,那还了得!

李若茜用力推开了仓库的门,马局长黑暗中按亮了灯,虽然破旧,里面倒是宽阔干净,更为妙的是,墙壁上还有着为数众多的小门,相信推开都是一个个的小房间,李若茜想不透这以前是用来干什么的?

马局长将灯关上,掩上门,脸上总算出现了一点笑容,对李若茜道:“你尽快摸清地点,在脑子里做出计划。”

他回头冲着一脸严肃的孟幻生点点头,使劲拍拍他的肩膀,同他朝车处走去,李若茜将地形与环境在夜幕中又重新看了一下,便追上两位贩毒老党员,上了车。

在车上,李若茜问向马吕梁道:“胡姐具体做些什么工作呢?”

马局长轻笑一声道:“她在你之前已经将脑袋别在裤腰带上干得太多了,这次她只做些实际的指挥工作。”

“噢!这听起来有点像行军打仗。”李若茜笑道。她今天晚上要不开个玩笑,她总觉得缺点什么似的。

马局长的脸上阴起来:“闭上你的嘴,听指挥就行!”

李若茜拍拍已长的有点参差不齐的头发,笑着没做声,马局长在阴暗中瞅她一眼,车到了辉煌夜总会,马局长示意李若茜一同进至楼上的房间,大动静的拍着门,打开门后的胡姐,掩不住满身的慵懒。

李若茜随便一坐,胡姐就在马局长的示意中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纸来,递到李若茜的手中,上面几个血红的大字刺入李若茜的眼帘:一级通缉令。

下面血红的小字写着,李若茜,年龄、籍贯等等基本介绍,说她本人因参加贩运印尼毒品,并杀害林好,三雄云云,现正逃逸,望好心市民发现能及时通告警察局,以正罚此犯。除恶扬善,替天行道。

李若茜在惊诧中笑起来:“这太讽刺了,马局长。”

她的眼中闪着愤怒的光。

马局长轻轻一笑:“如果你做的漂亮,这就等于一纸空文哪,可如果你失败了或者耍什么小聪明,那这张纸就是你的死亡通告书。你就算逃到天下也难逃一死。“

李若茜气极发笑道:“这很有意思,我喜欢!那么来吧,是死是活,不是还未可知吗?”

马局长同胡姐相视一眼道:“对,没错。你完全有活着的权利和可能,这要看你给我做事老不老实,你与警察做事,怎么能与普通百姓相同呢?“

孟纪生副局长也点头表示赞同马局长的话。

李若茜道:“很长见识。我明白。坚决完成任务!请领导放心。“

马局长在阴冷的浅笑中微微点着头。

这张死亡通知令,倒是李若茜事先完全没有想到的,如果真是如此,那就麻烦了。不安与恐慌笼上了李若茜的心头。

她带着无法排解的忧愁鬼使神差的去了白仙人那里,可能是夜深了,院子里居然没有铁将军把守,她径直推开竹制雅门进了客厅,里间卧室女人带点“惨烈“的**声传了出来。令李若茜一时进退两难。她怀疑里面的男人是不是白仙人。

过了大概有一刻钟,白仙人木梳梳理着稀疏的头发从里面走了出来,看见李若茜站在客厅,吓得不由得倒退了两步。

李若茜向他打招呼,问道:“你哪里看出来我身上充满着妖气?”

白仙人不悦道:“这么晚了,你出现在我的家里,犹如鬼灵。”

李若茜笑笑道:“还说你养生,这么晚了还同女人纠缠不休,对你的阳寿能有什么好处,这练功也得分个时间吧。”

白仙人笑咪咪的坐下来道:“你错了,我只在中午跟深夜练功。这是吸附阴气最好的时候,只觉神清气爽,却毫无倦意。”

李若茜冷笑道:“照你这样延年益寿,那岂不是每个男人都会长命百岁。”

白仙人不慌不忙的解释道:“我的功法与他们不同,他们只知道一味的追求无益的快乐,早晚都会精尽而伤,而我不一样,我与女人交欢时,身体最重要的几大穴位打通,女人体内的真阴便会源源不断的流进我的体内,与我体内的真阳结合,流击穴位,强身健体。“

李若茜摸着后脑勺不解道:“你天天这么吸附,不怕涉取过多,成为东方不败?“

白仙人呵呵笑着,像一个和蔼的老人温教自己调皮的孙女,道:“所以我才一天两次,每次时间不超过五分钟,真阴的吸收也是极有时间限制的,如果吸取过多,反而适得其反,轻则走火入魔,重则阳性器官退化。只怕比东方不败下场还要惨了。呵呵呵呵……”他捋着胡须,朗声大笑起来。

李若茜兴趣浓厚道:“如果女人练此功法呢?是否也会收到延年益寿的效果?”

白仙人点头道:“女人若学会穴位打通法,吸附男人的真阳,一样可以长寿去疾,你体内的毒瘾便也能很好的去除。”

李若茜恍然大悟般的道:“这倒是个新奇的长寿之法。”

白仙人点点头。

“那么,白仙人何处得此奇法呢?”李若茜继续问道。

“我常年参悟药理与佛道,已至博大精深,自创此功,希望能遗世后人,为后人造福,我更自行研制童子尿,质量与真尿相差无二,奇效不比真品差距多少,更甚一筹也未可知。”

一说专业方面的东西,花甲老人话明显的多了起来,一改前几次的冷漠态度,见他聊的高兴,李若茜道:“适才白哥说对佛教有造诣,我现在还真想聆听一下佛教,来赶除我心中的不适。“

白胡老头儿眯起眼睛道:“噢?快快请说。“

李若茜叹口气道:“近来,我遇上了麻烦,心中颇多怅惘,每每辗转反侧,不能入睡,还望白哥替小妹我排忧解难。“

白仙人微笑点头,一副大师风范。

李若茜道:“我接受了重大任务。具体什么任务我却是不能说的,如若我失败,就会成为一级通缉犯,不得好死,那人说了,我是一普通人民,斗他不过的,妹妹我真真是不知如何是好了呀。“

说着,竟不觉要滴下泪来。

白仙人眼光机警一转道:“可是命悬一线之重任?“

李若茜默然点头,道:“我看我是横竖逃不过一死了,出了事我一个人抗着,其它的人都干干净净,上头的上头还有人,如若出事,他是万不敢追究的,那不是自投罗网吗?所以我有可能就莫名做了他们的替死鬼。“

“唉!“白仙人叹息一声,满脸凄然,道:”我倒是可以暂时帮你去除内心忧伤,佛教说,忧从何来,还往何去。你须告诉我你执行任务的具体时间地点,我好为你做法。“

李若茜连连摇头道:“那可不行,这是绝大的秘密,我绝对不能说的。“

“唉!“白胡子老头儿又一声叹息:”傻孩子,我一清心寡欲的老者,何苦去害你呢?佛说,救赎乃永生之道。我为你去除心中烦忧,是遵约佛道,及时行乐,害你之心何有呢?“

李若茜想了想,便附上白仙人的耳朵说与了他听。白仙老人略一点头,脸浮笑意,示意李若茜进了里屋,躺下在他适才与女人**的床上,操掌发功,为她去除心中阴霾。

第二天的中午,李若茜将从林间小饭馆拿到的一笔钱刚装进包里。这些日子,李若茜设法拉了几个旅游团过来定餐,凭着饭馆得天独厚的天然存在。竟然鬼使神差的像打出去了牌子,现在接连不断的旅游团居然蜂拥而至,使她终于有钱可以寄给沈逸夫妇,刚将钱放进包里,手机就响了起来,马局长庄严的来电,通知她,黄心成与林薇已经抵达了印度尼西亚,因为那边本已准备就绪,所以,发货从今天晚上开始,相信很快就会抵达码头,注意联络,确保万无一失。

放下电话的李若茜感到了强烈的不安,她一步步走出绿叶繁茂的小树林,穿过树林的阳光星星点点的投射在李若茜带满凝重的脸上,像在调逗一个走向迷途的孩子。

&^^%#姐姐的日记_更新完毕!

最新小说: 老祖宗又诈尸了 我靠演技成圣 这个傀儡太凶了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