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望而归(1 / 1)

()李若茜慌忙叫住她,道:”您是马妈吗?我是李若梅的妹妹,我叫李若茜。【高品质更新】“

妇人猛然回头,惊诧瞬间罩上了她的脸颊,她近乎呆愣的看着李若茜,忽然笑了,笑容温柔敦厚,像一缕阳光,瞬间暖化了李若茜的心房。妇人朝向李若茜走了几步,泪水像瀑布一样,在她的脸上流泻开来。

安硕忽然上前,对李若茜跟马妈说:“进屋说吧。”看着他警惕的眼神,李若茜搀起马妈的胳膊进了屋,安硕的顾忌没有错,她是黄心成手中的一张牌,说不好四处就长满了监视的眼睛。

破旧的屋子里,却被收拾的焕然一新,床上一个年愈半百的男人,在打着呼噜睡觉。李若茜没想惊扰他,马妈却一拍他的腿,将他从睡梦中叫醒过来,看见生人的沈逸猛地惊坐起来,脸上带满着恐惧。

马妈向他介绍道:“这是李若梅的妹妹,李若茜,你听说过的。”

沈逸“噢”了一声,不自觉的说了一句:“太太的妹妹。”

“是的。”马妈答应着,示意李若茜与安硕坐下来,沈逸披衣出去,将门严严实实的堵上,安硕一紧张,从座位上弹跳起来。

马妈笑着向他示意道:“他是害怕被人发现,出去看风了,你不知道,我们过的是什么水深火热的日子。”说着,她又哭了起来。

安硕还是眼带警惕的坐了下来。

李若茜握了握她的手,说:“姐姐一死,给您也造成了不便。“

马妈摇摇头道:“我没有什么不便的,如果可以让太太活着,我宁愿受世上所有的苦,再也没有像她那么好心的女人了。”

李若茜的心兴奋起来,她与安硕对视一眼说:“马妈,我想知道关于我姐姐的事情,您知道她是怎么死的吗?”

马妈愣了一下,轻轻地道:“太太死于癌症。医生也无力回天,死前没有用药,死相惨不忍睹。“她摇着头,悲伤之情深刻的闪现在她的脸上。

咦?怎么她也这么说?

李若茜叹口气道:“惠博兴与她关系怎么样?还有,她与惠家的人关系又如何?”

安硕拍了拍她,莫名的冲她摇了摇头,李若茜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也不想搞明白,将疑问的眼光朝向马英。

她笑了笑道:“属于太太的美好的回忆,我都记在心里了,到死不会忘记,太太对我是真好啊,将她所有的钱都事先准备好给了我,没有她的那笔钱,很难想象我们两口子该如何度过最苦难的那个时期,她都给我们安排好了,死前拖着那么痛苦的身体,真是太难为她了。”

李若茜干脆问她道:“听说我姐姐涉入了印尼药品走私案,连你也包括在内。”

安硕笑着拍了她一下,李若茜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你这样单刀直入,会把她害坏的。

马妈笑笑说:“不知道。我只是一个保姆,只管做饭洗衣。”

安硕用眼神向他证明自己的提醒是对的:你看,她什么都不会说了。

李若茜明白,即使她使用最优美的语言与方式来问她,恐怕她也只会回答她这三个字:不知道。这一声“不知道“的下面,又隐匿着多少已知的未知的情与事啊!

李若茜笑笑说:“知道你什么都不会告诉我,只不过从她的日记与信件中,了解了你对她的重要性,才会抱有一丝幻想来找你,我理解你,为了活命,你必须这样做。你可能不只受到黄心成的威胁。”

马妈抬起眼睛来问她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李若茜回答她道:“她死的不明不白,我不接受你们对她死亡的轻松的描述:没有用药,死相惨不忍睹。我每听一次,我的心就痛切一次,我想找出她真实的死因,就这么简单。”李若茜决然的说:“还有,我自己也命不久矣了,我中了印尼的毒药,已经没有几天好活头了,我不怕死,只想死的有点价值。“

听见她这话的安硕吃惊的将疑问的眼光朝向李若茜,眼神中满含着恐怖。

马妈的眼泪又掉落下来,她抽泣着道:“若茜,你跟我不一样,我有老公有孩子,我的命不属于我自己,太太我很感激她,下辈子我做牛做马来报答她,这辈子不行。她已经死了,你也不用再做无谓的牺牲了。“

李若茜从座位上站起来,激动的道:“下辈子!?马妈,有下辈子吗?!为什么今生的失约与错误要推给下辈子呢?如果真有下辈子,让它承载了那么多的错误与担当,它会有光彩可言吗?我不相信下辈子!就算有,我也要我的下辈子是没有遗憾与悔恨的新生!“

现在此时,沈逸推门而入,看得出来,听见屋里一切对话的他,很是激动,李若茜对安硕说:“我们走吧,从来就没奢望从他们的嘴里问出个所以然来,只不过是想碰个运气,这简直比中彩票都困难。人都已经死了,谁会为恩情轻易放弃自己的一切呢?“

沈逸没有开口,看着李若茜与安硕走出了屋子,李若茜回头对他道:“你们不用着急搬家,我不会再来了,我会想办法给你们寄一笔钱,我姐姐的日记里有交待,她交待了她所有的朋友,如果可能,替她照顾好她的马妈,我也不例外。“

李若茜一边哭一边由安硕搀扶着离开了黑磨坊村,她的毒瘾却毫无征兆的开始催残她的身体,她看着安硕同样悲切的脸问道:“你说,我会活到真相大白的那一天吗?我觉得这一切都是梦,可如果是梦该有多好啊!梦醒了,我姐姐还活着,我也是健康的,妈妈在厨房里忙碌着,没有毒品的小城,沐浴在晨起的美妙的阳光里……”

安硕使劲将她抱紧进怀里,吸着鼻子骂了她一句:“你是个混蛋……”

看着李若茜的身影同安硕彻底消失在自己的眼前,沈逸才回到屋,将门严严的关上,问马英道:“你说,英子,她真会给咱们寄钱吗?如果她真把钱寄来了,我们就离开这儿吧。现在正是个好机会,黄老板被警察局逮起来了。”

马英抽泣着,李若茜的出现,还令她不能释怀。

她半晌才点了点头,却满脸担忧的问:“黄老板虽然进警察局了,可他手下的人,他的妹妹会放过我们吗?一切还在他的掌握之中。你想的太简单了。“

沈逸叹口气,皱眉道:“我们拒死不肯离开黑磨坊村,就是怕陷入他设好的陷阱,虽然现在这个样子也比掉进他的陷阱差不离。可在这儿,我总觉有底气,有活着的希望。“他低下头,泪水闪现在了他的眼眶:”为了我们的儿子和女儿,我们要活下去!不惜一切!他们还在老家,什么也不知道,在等着我们回去呢。如果有钱,我能保证我们一家都活着。“

马英抬起泪脸,道:“你有什么好办法?“

沈逸挨着她坐下来道:“我好歹在道儿上混了这么多年,我有点门路,只要有钱就行,可这是个大问题啊,我们暂时先不走,看太太的妹妹能不能给我们寄钱来,她是太太的妹妹,一定会有太太的脾性,我们暂时选择相信她。“

马英望了一眼自己的太夫,无语泪流,她轻轻点了点头,眼神中却像隐藏了巨大的心事,她站起身来,拭着泪,开始准备晚饭。

&^^%#姐姐的日记_更新完毕!

最新小说: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这个傀儡太凶了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我靠演技成圣 老祖宗又诈尸了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