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葬三雄(1 / 1)

()惠家结束了一贯沉闷的晚餐,惠知晚与叶莎的习惯几乎相同,通常不是驾车外出就是困在房间,林雨在惠家位置很尴尬,已经搬出了惠家。【高品质更新】叶玲珑嫁进来之后,时常受到冷落的她,依然没有改变自己乐观的天性,喧闹幽默的语句,充斥着惠家的角角落落,惠博兴对她甚是喜爱。

晚餐过后的李耀辉没有像往常一样的同妻子上楼,而是跟随在惠博兴的身后,意欲与他同进书房,惠博兴回头好笑的瞅他一眼道:“你要跟我进来吗?有话我们可以换个地方说。”

李耀辉一点头,惠博兴就将他推到了门外,拿眼盯住他,道:“说吧,什么事?我希望你不是因为一个叫李若茜的女人。“

他这等于直接将李耀辉的嘴给堵上,李耀辉顿了顿道:“不是因为李若茜,是因为李若梅。“

这句话让惠博兴吃了一惊。

李耀辉仿佛鼓足了勇气,道:“我想让你看在已故李若梅的份上,救她的妹妹一命,只有你,才可以帮助林薇,让她交出手中的晕天散的解药。“

惠博兴瞬间怒起来道:“原来你还在为那个李若茜忧心如焚,你现在的身份你不知道吗?“

李耀辉道:“我当然知道,但是救人一命,胜过七级浮屠,我希望……“没等他说完,脸上就挨了惠博兴狠力的一拳头,李耀辉因受重击脑袋“嗡”的一声,身体随即打了一个半圈。

“耀辉,你能不能有出息一点?我告诉你,李若茜,现在是我们惠家的仇人,你必须这样认为!”惠博兴因气,身体都在微微颤抖。

李耀辉从嘴里往外吐着血道:“没有必要,哥,没有必要把一个弱不禁风的女人当成我们惠家的仇人,她根本就不是你的对手,你没有必要对她下狠招。”

“你被她蛊惑不浅,我已经没法再跟你沟通,从今往后,你老实给我呆在公司里做事,再出新花样,我就对你不客气。本书首发来自书河小说网www.shuhe.cc“他拂袖欲进屋,李耀辉从后面叫住他道:”哥,如果你答应我的条件,我可以放弃我在惠家的所有权利,净身出户。“

呆愣几秒钟的惠博兴转过身来,盯住李耀辉,皱起眉头笑道:“你这话说的不对,你在惠家,原来就一无所有,你是兴盛公司的工人,不是继承人,你一直都不知道吗?你没法跟我谈这个条件。“

李耀辉叹口气,闭下眼睛,泪水忽然充溢在他的眼眶,他哑声道:“说不上知道与不知道,只是听哥哥的嘴里说出来,还是觉得很伤心,我不是非要惠家的财产,我只是想证明我的身份,不让自己的人生太狼狈,不会笑话我是惠家的私生子,而是堂堂正正的惠家的子孙。“

惠博兴使劲抿着嘴唇,没有言语。

“哥哥,有一件事我不想说,但是我想用他来跟你做个交易。“李耀辉淡然的道。

惠博兴抬起眼睛看着他,眼神中闪现着疑问的光:“你说什么?”

李耀辉道:“有一件事情,我一直都替哥哥担着,钱近强~暴嫂子,好像哥哥是知情的。”

惠博兴的脸上升满着愤怒,他用力撇着嘴,脸孔都有些扭曲,半晌,他吐口气道:“你将这件事提出来,就是给我的伤口上撒盐。”

“哥哥不是故意的,是一个自私的错误,最漂亮的解释也只能是这样,为了哥哥,我一直都没有将实情讲出去,这成了李若茜至今恨我,不原谅我的原因。我希望可以用它来跟哥哥做个交换:救出林薇,从她手中得到晕天散的解药。我想对于哥哥并不困难。”

惠博兴狂怒道:“你这是威胁,这没有用的!耀辉!”惠博兴在原地转着圈,强烈的悲愤冲斥上他的脸庞,他身体微微抖动着,眼神中的光芒残酷似又无助。

李耀辉扬起脸孔来说:“我不是威胁你,我只是想用它来让哥哥帮我做件事。我希望你可以好好的想一想,我跟若茜是一样的人。还有,我明天就开始另寻住处,从今天开始,我就不是惠家的子孙了,我姓李,不姓惠,谢谢你一直的照顾,表哥。”

他欲进屋,惠博兴气极败坏的一把抓住他,眼睛因生气变红:“李耀辉,你跟我讲这样的话,你就是在找死你懂吗?没有人可以忤逆我惠博兴,她李若梅我都不会原谅。“

李耀辉淡淡的道:“我知道,表哥是个什么样的人,我很清楚,今天表哥已经把我在惠家的立场说的清清楚楚了,我不用靠惠家吃饭,我可以养活我自己和我的妻子。“

他一推开门,倚立门口的叶莎吓了一跳,李耀辉瞅她一眼,走近楼梯口,将同样伫立在那里发呆的叶玲珑一把抱起来,上了楼。

叶莎走了出去,看着站在夜幕下默默抽烟的惠博兴,拿着烟的手在不停的颤抖着,叶莎拍拍他的肩膀,他像吃了一惊似的转过头来,满脸的痛苦与呆愣让叶莎感到一丝疼惜。

“回屋吧。外面风大,小心受凉了,明天还要工作呢,兴盛公司一天都不能离开你。“叶莎劝他道。

惠博兴苦笑一下:“叶莎,你是在讽刺我吗?“

叶莎轻轻一笑,拍拍他的胳膊,进了房间。

惠博兴将烟蒂扔掉,坐在门外的台阶上,默默从怀里掏出一块手表,打开来,里面,他与李若梅甜蜜幸福的合影映现在夜幕下,这是李若梅送给他的第一个礼物,也是他最爱的礼物,他们的相遇,相爱,就像流淌在他心中的一眼清泉,沁人心脾,温柔清丽。只是那样的年华再也没有了,爱人已成昔日情怀,爱情已成今日叹息。他还有什么呢?尊严还是地位?金钱还是名望?恐怕连他自己都迷茫了。

自那次与三雄见面之后,李若茜就再也难以见到她,她两次请求马局长“特许“,均遭冷待,一个很普通的清晨,普通的令李若茜感到了慵懒,从窗外射进来的阳光,带点寒冷的扫视着卧室,如此炎热的天气,何来的冷意呢?李若茜在莫名的剧烈的咳嗽中,接起了安硕的电话:三雄在病房中自杀!

她用破碎的杯子割破了自己的动脉,奔涌而出的鲜血染红了她身下的白色的床单,李若茜用力吐了口气,她按下电话,让自己在房间里呆了一个上午,然后她才同安硕一起,做为三雄的家人,将她的尸体运送进了火化场。

她似乎走的很安详,略显苍白的脸庞,仿佛还带着一股稚嫩,李若茜第一次看见她的身份证,上面显示着19岁,天哪,她怎么会才有19岁?是什么人将这样一个孩子带上了死亡的路途,她本来不是一个坏孩子吧,她懂得忠诚与守信,懂得宽容与情爱,这样的道路不属于她,不该属于任何人,难道不是吗?

按照三雄留给自己的地址,李若茜踏上了送她回家的路程,她刚坐进车里的那一刻,强烈的悲伤猛然冲撞进了她的心里,她自然的想到,总有那么一天,她也会这样抱着姐姐的骨灰,踏上回家的路程,每个人都有一个家,不管是贫穷还是富有,既然家是归宿,珍惜难道不是它的真理吗?

穷苦的山村里,异乡人李若茜抱着三雄的骨灰,行走在养育过三雄的小山村的每条胡同,不少的人倚立在自家的门口,脸上挂满形形色色的神情,死样的盯着李若茜手中的骨灰盒,那里面的孩子,怎么会有今天的结果呢?

一抹黄土,掩埋了一世的情恨,掩埋了一个无终的未来,以及无数的梦想与奉献。这个村子还是有热度的,好心的村民请李若茜到自己的家,做了好吃的山里菜招待她,不住的问着一切好奇的事情,最后,村里人用破旧的摩托车将她送去车站,碎花的土旧的布包里,包着村里人最爱吃的甜饼,李若茜笑着离开了这个贫穷然而热情的小山村,临上车时,她朝向自己家的方向望着,自己的妈妈还躺在疗养院里,她还不知道吧,自己的一个女儿已经去世了,而另一个女儿,也正在慢慢走向死亡。李若茜想着,如果有一天她也突然的死掉了,又该让谁送她回家呢?

坐在车里的她,被泪水淹没了视线。

人生啊,真是一声无言的叹息!

&^^%#姐姐的日记3_更新完毕!

最新小说: 漫威盖伦 绝世魔妻,我只想苟活 诏狱行刑百年,出世既无敌 太阳王之证 武道神尊 绝世萌宝要翻天叶楚月夜墨寒 星辰泪 霸天龙帝姜天 封神进化 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暴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