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里逃生(1 / 1)

()林薇强忍着悲痛,将妹妹林好的尸体送去火葬。本书首发来自燃蝎小说网www.ranxie.com她倚坐在火葬场里种满松树的花坛边的石凳上,抬眼望着高高的火化烟筒,心里的悲凉与孤独忽然像一群虫子一样的爬咬上了她的心,她们是被人收养的两个并无血缘的姐妹,没有着相同的血流,却有着相同的悲与爱,养父养母去世之后,这个世界上的亲人只有彼此了,自己疼过也爱过的这个妹妹!忽然想到这些的林薇,讨厌透了自己的这些恶想法,她后悔了吗?她不承认!

抱着妹妹的骨灰盒,刚坐进车里的林薇在叹气中,接到了一个电话:三雄活过来了!她迅速望了一眼妹妹的骨灰盒,惊慌顺间将她无情的淹没。

小琦着急的赶到了医院,慌乱之中总算找到了李若茜的病房,看见跪倒在她床前的安硕,她轻轻的拍拍他,对着他的泪脸说:“刚才碰见医生,让你过去呢。”

安硕吸下鼻子,擦把眼泪,离开了病房。小琦看着李若茜如死般的脸庞,吐了口气,将已吸满药水的针管,小心的从包里拿出来,将药水注射进了李若茜的体内。然后她就离开了。

莫名被骗的安硕赶了回来,却意外的发现李若茜居然睁开了眼睛,然后看她用手使劲痛苦的揉搓着脑门儿,安硕急忙喊来医生,结果只能是体标开始恢复正常。

李若茜从床上坐了起来,但是强烈的晕眩让她立时瘫软进安硕的怀里。

她还得继续躺在医院里,连说话喝水的精力都没有了。

只是心脏在正常的跳动着。本书首发来自书河小说网www.shuhe.cc

安静的病房好像挣扎着的漩涡,巨大的不适感与呕吐感一波一波的冲撞着李若茜,痛苦难耐,忽然,李若茜只感觉胳膊一痛,很快,整个身体都随着这一阵凉嗖嗖的痛感,像飞起在了空中,微风拂过了脸颊,阳光温柔的照射着的她的身体,仿佛从未有过的舒适感如泉般涌上了她全身的每个骨隙,每一个细胞,她在极度的幸福与微笑中,轻舞的身体落回到了温顺的海面,伴着一声呼唤,她猛然清醒了过来,看见了白色的病房,可怕的心律机,而适才温顺的海波已经变做了些许发硬的病床,她的心情忽然变得很坏,但是身体无尽的舒感,让她不经意的舒了口气。一转眼,看见了李耀辉坐在他的旁边。正在用一副似笑又怒的奇怪表情盯着她。

这是梦吗?她摇了摇头。

本能中一吃惊,挣扎想起身,李耀辉制止她道:“你躺好,我马上就走,玲珑还在等着我回家吃饭。”

噢!她仿佛这才回到现实,对呀,他是李耀辉,他已经结婚了,他的妻子是叶玲珑!

她笑笑,看见了他手中拿着的针管,尴尬又无比心伤的道:“你不应该管我的。“

李耀辉笑笑道:“我这个人就是有点东郭先生,你不用胡思乱想,我们之间已经清的似水了。“

对啊,这样最好了,李若茜在心里叹了口气,朝他笑了:“谢谢你,耀辉。”看了看他又道:“你结了婚,好像变成熟了,更加有男人味了。”

她更想说,你好像并不开心,她心里的痛又无尽滋长。

李耀辉笑笑,正欲开口,安硕忽然走了进来,李耀辉将手中的针管扔到了床底下,站起身向他打招呼,对李若茜说:“你没事我就不来看你了,你自己多多保重。”

他对她一笑,似有千言万语意待言说。若茜也对他笑着,他只能在安硕不善的眼神中离开。深深的一声叹息,像一根针一样刺进了李若茜的心里。

安硕的怒意似乎意犹未尽,他斜视着他的背影离开,问李若茜道:“他跟你说什么呢?是不是又来骚扰你的?”

李若茜将被子一下揭开,拔掉针管,坐起身来说:“准备出院吧。”

安硕被她这一连串的举动吓坏了,道:“你还不能出院,医生要你继续留院观察。”

李若茜推开他下地道:“那你告诉他们,谢谢抢救,可是我没有时间了。下次有机会吧。“

安硕奇怪,适才还奄奄一息之态,怎么李耀辉来了一趟就如此精神焕发了?脸色不禁变起来,道:“看来这护理也得分人哪。不是每个人护理都有成效的。”

李若茜道:“有成效啊,没你安硕的精心护理,我能好起来吗?走吧,我去请你吃大餐感谢你。“

安硕心里就是莫名感到不痛快。

李若茜忽然坐下到床上,正色问他道:“李大飞呢?“

她全身的每个关节还在一触即痛。她这小半辈子都没做过那样一个高难度动作。

安硕有点不敢正视她道:“不知道。“

李若茜看他那副样子,站起身道:“这个人是个鬼灵精,可惜又笨的要死,我非要会他一会不可。你帮我安排。“

安硕跟在她后面道:“可能你见不到他了,这两天局子里出了不少的事,李大飞莫名失踪了,林好也自杀了……“

“什么?林好自杀了?!“没等安硕讲完,李若茜就跳了起来。

安硕点点头:“马局长把我骂了一顿,非要把我从大队长的位子上撸下去。“

李若茜问道:“三雄呢?”

安硕笑道:“这可是个好消息,她已经脱离危险了,活过来了。现在已经转入了普通病房。”

李若茜笑道:“这太好了,我要马上见三雄,她再嘴硬,我都能弄死她。”走了几步,又折回身来盯住安硕道:“你们可真憋脚!你能不能找人盯住林薇?“

安硕为难道:“这个我需要请示!”

李若茜冷她一眼,自管大踏步往前走。

“将我莫名困进警察局,林好死了,李大飞不见了,这太有意思了,我说那天李大飞怎么又莫名将我追回进三雄的病房呢?原来就是为了陷害我一把,困住我,好自由发挥。这套简直太土太笨了,秦桧害岳飞,还只需个莫须有的罪名呢,何况我一平头老百姓。现在掌权的连害个人都笨的要死……“李若茜一边乱想着一边往医院外走,她控制不住自己的思绪,她知道,又是印尼药水的兴奋作用导致。

&^^%#姐姐的日记_更新完毕!

最新小说: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这个傀儡太凶了 我靠演技成圣 老祖宗又诈尸了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