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脚证据(1 / 1)

()李若茜逃开了安硕的电话约会,将黄心成的号码从防火墙中“释放”出来,果不其然,不到两小时的时间,黄心成的电话终于不受阻力的感动了她的手机。Www..Com

“你啥事?”李若茜接起来,用不耐烦的口吻道。

“你人间蒸发了?过来找我!郁香茶屋!”他不由分说的挂断了电话。

李若茜收拾了一下,迎着大太阳就出发了,等赶到指定茶屋时,身上的汗水能浇灌一株茶花。她发现,久未蒙面的黄心花居然坐在那里,满脸不屑的看着她。

“黄姐,好久不见了。”李若茜向她伸过手。黄心花轻轻一笑,跟她握了一下。

“等一下,你好像是变年轻变漂亮了。你去整容了?”李若茜盯着她的脸奇道。

黄心花怒道:“我的脸不需要整容。”

李若茜笑着倒茶,发现黄心成已经热的全身冒热气了。

他一边用手帕擦着汗一边目视着李若茜道:“你真得打算跟我叫板吗?躲着我。“

李若茜道:“我没有躲你,哪有那个必要,再说了,土地局的人要抓我,我就算是潜逃了也没用。“

黄心成点头道:“那倒是。可是你打算让我怎么死?“

李若茜笑道:“你又说笑了,我没打算让你死。你可以不死。”

黄心花将话头接过来,道:“你口气不小,你最近在忙些什么呢?我听说,你在胡姐面前失宠了?“

“是的。“李若茜喝口茶点着头。

“李若茜,我一点都搞不懂你,你在干什么呀?你想干什么?”黄心花带点好笑的道:“我觉得眼下你做的这些事情,对你一点用都没有。”

“可能吧,有时候我也那么觉得。”李若茜依旧点头表示附合。

她抬起脸对黄心成说:“别再拿土地局吓唬人了,这事你愿意,我姐夫还不愿意呢。再不济,他是我姐夫。”

黄心成点支烟道:“你等着瞧。”

黄心花说:“我也跟你学着点,说话不罗嗦,林好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办?“

李若茜恍然大悟道:“原来你是说马局长的证据呀,我已经同他碰过面了,他表示可以接受你的提议。释放林好。“

黄心成闻听此言,一时激动,差点没把桌子掀起来,“稳住!”黄心花怒斥一声。

“那你……你把证据交给了林薇意欲如何?”黄心成恼怒道。Www..Com

“也不算给她。”李若茜眨着无辜的双眼道。“证据我可以随时随地给你,既然马局长没有对我表示愤怒。“

“这话何解?”黄心成瞪大鸡蛋眼睛问道:“什么叫也不算给她?难道你与林薇联合起来骗我?”

李若茜冷笑一声道:“我跟她永远不可能有合作。”

黄心花制止住哥哥,她上阵道:“有什么条件吧?你这人满世界的跟人谈条件,讲交易。明说吧,你的开门见山劲儿呢?”

李若茜直直疼痛的脊背道:“这次没什么交易,我复印了两份。一份给她,一份给你们。”

黄氏兄妹俩异口同声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李若茜笑了起来:“你们是不是胞兄妹呀?真有默契。”

黄心花瞅她一眼道:“这个并不重要,你把这事给我说清楚了,我可以告诉你我们是不是双棒。“

李若茜又笑了起来,道:“行啊,其实我已经猜出来你们找我的目的了,所以我把证据已经带来了。”

黄氏兄妹俩眼睛发亮的盯着她,李若茜从包里拿出一个很大的信封,交给黄心花道:“就是这个了,请黄姐过目。”

两人急不可耐的匆匆翻看着,终于黄心花叹了口气,对弟弟道:“接下来的事情就是找马局长谈话了……”两人旁若无人的商量了起来。黄心花将脸转向李若茜道:“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把另一份证据交给林薇到底想干什么?”

李若茜道:“为了了解她。“两人不解。

李若茜喝饱了茶水,准备撤离,道:“我想交她这个朋友。“

她笑过两位,拎包而去。不忘在柜台前买上一小包极品龙井,擅自主张记在黄氏兄妹俩的帐上。

她直接打车去了美丽俱乐部,自从如走后,这里似乎变得很是冷清,不会是要关门了吧?她敲响林薇的房门,希望她已经从辉煌夜总会回来了,果然,忙碌一晚被搅清梦的她,脸上显得烦燥已极,不由分说的就把李若茜往外推,道:“你先在外面等,我房里有客人。“

李若茜坐在外面大厅柔软的的沙发里,不一会儿,看见从林薇的房间里走出来一个步履夸张装扮男性十足的——哎,等一下,她不是三雄吗?李若茜将身体滑进大沙发里逃过了她的视线,被挤压的背上的伤口剧烈疼痛起来,李若茜感觉伤口又开始冒血。

林薇站在门口向她打招呼,她走进了她的房间,发现床上一片狼藉,空气中漂散着一股很特别的气味,李若茜恨不能立马掉头狂奔出去。

林薇指指沙发请她坐下,她皱着眉头坐下来,望着林薇笑道:“打扰你好事了。”

林薇有点尴尬,但仍回应看似不屑的微笑,道:“没什么,你来的刚刚好。”

“你伤怎么样了?”林雨忽然关心她道。

一提伤,李若茜感觉痛的更厉害了:“不好,刚才好像又在流血。“

林薇站起身道:“我给你看看吧,发炎就麻烦了。”

李若茜哪里肯让,林薇执意帮忙,连医药箱都拿出来了,李若茜只好趴在那张适才她与三雄**的床上,忍住不快的任由她给自己疗伤。

伤口被她碰的激疼,李若茜忍不住大声叫了出来,她痛出了一身的汗,几次强烈要求林薇停止,但均遭拒绝,一直到最后,一股清凉无比的液体流进她的伤口里,她才呼出一口气瘫软在床上,头脑忽然晕胀,眼皮麻到无法张开,这消炎药水副作用也太大了吧。

林薇扶她起身,她将衣服穿好,奇怪的是,举手之中,居然感觉不到了疼痛,她怀疑林薇给自己用了麻药,也好,暂时忘却疼痛也是件好事情。

她道声谢谢,坐在她的对面,两人聊到马局长的证据时,李若茜说:“另一半的证据,我已经给黄心成了。”

“哎”?林薇充满不明笑意的脸上,融上了不解,“另一半?”

“是的。”李若茜道:“我把证据分做了两份,一半给了你,另一半给了黄心成。也就是说,你们手中的证据都是不完整的。”

林薇愣了半晌,忽然如雷般的吼叫了一声:“李若茜,你到底想干什么?”

李若茜笑笑道:“配合你玩!”

林薇气极无语,最后气极发笑,道:“好啊,你跟我玩这个!……“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呢。”李若茜道:“你拿着一半的证据去威胁马局长与胡姐,你打算怎么收场?胡姐的矛头不是你,所以对你的无礼不屑一顾。马局长也是取决于胡姐的态度,所以对你泰然自若。如果让他们知道,你拿一半的不成文的东西在他们头上动了土,他们会对你怎么样?警察局现在就缺个顶罪的,现在躲都来不及呢,你怎么还往上凑呢?“

林薇冷笑道:“你这些话留着去吓唬三岁小孩儿吧,我林薇没两把金刷子,会去跟你玩?!“

李若茜佯装不解道:“那你怎么办?你妹妹一旦被救出来,你就玩完了不是吗?”

林薇张开的嘴嚅动几下又合上,李若茜接过来道:“你对你妹妹的生死无动于衷,难道不是怕她出来之后给你造成麻烦?你忘记了?我见过她的,她跟我说过不少话。“

林薇道:“是啊,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好像你也受她所托,照顾我是吧?可你现在是怎么做的?”

李若茜摇摇头道:“你要杀我,我得保命。”

林薇眯缝着眼睛道:“恐怕你保不住了,如果你愿意放低姿态,兴许你还有救。”

“要我听你的?”李若茜问道。

林薇道:“我没有强迫你,你随便。”

“可是惠博兴你打算怎么应对?你杀他之心已经若揭,他不会对你不利吧?”李若茜拢下额前的头发道。

“李若茜!”林薇又狂怒起来:“什么都是你做的!你怎么还能卖出这样的乖来,你简直比李若梅更让人讨厌!“

李若茜叹口气道:“那没有办法,我跟我的姐夫深谈过,我现在怀疑,我姐姐的死与你有关。”

林薇吐口气,抱起胳膊,道:“我发现你疯了,每个人站在你面前,都会被你怀疑成杀害你姐姐的凶手。你能不能变得正常点!”

“不能!”李若茜站起身道:“李若梅是惠博兴的妻子,你杀了他的老婆,就是对他的挑衅。”

“我没有杀她!”林薇吼道。

“你已经说了不算了,你那张试图杀害我姐夫的纸条,你做何解释?指定是你因为我姐姐不配合你的行动,你又怕她向惠博兴告密,所以,心生恶计,将她致死!”

林薇怒道:“好啊,既然你这么肯定,你去警察局告我杀人啊!”

李若茜道:“不用告诉警察了,现在他们已经够事多的了,我直接和惠博兴商量就成。”

“奉陪到底!”林薇忽然扬起一张不明笑意的脸孔道:“反正不管怎么样,都是你先死!我到时要看看,你李若茜跪在我面前求我的时候,是怎样的一副面孔!”她近乎狞笑起来。

李若茜站在门口,冷视着她,不明她的话意。她说:“其实证据的事情你不必生气,我想帮你,可是黄心成也不能得罪,只好一人一半了,你一向不怕黄心成,如果你真像你说的那么有本事,你就想办法从他手中搞到另一半,否则胡姐与马局长这边,你真得不妙,也许,我真得不该帮你,交给你一半的证据,好心办错事,我对你表示深深的歉意!”

林薇气的发晕,李若茜又补充道:“这事也怪你,你不识货,还敢乱接单,这次你纳的税可能要大点了。没事,人贵在实践中学习嘛。”

林薇吐了口气,她感觉自己又要变成一枚火箭,一冲上天了。

&^^%#姐姐的日记_更新完毕!

最新小说: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老祖宗又诈尸了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我靠演技成圣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这个傀儡太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