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潮涌动(1 / 1)

()“若茜。本书首发来自燃蝎小说网www.ranxie.com”李耀辉又叫了她一声,走上前来,想握她的手,李若茜想甩上门回到屋里去,安硕一把将她抓住,目视着李耀辉道:“告诉她,若茜,你是我什么人!“

李若茜拢了拢垂到额前的头发,笑笑说:“你们谁都别无聊,散了,都各自回家休息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安硕想散,但是看到李耀辉并没有想离开的意思,他自然也不能走了。两个人都立在那里,看着李若茜。这让她很是尴尬,笑笑说:“我李若茜不是公主也不是天仙。难道要为了我打架不成?我是个很简单的人,喜欢谁就跟谁在一起。”

安硕听见她这话,笑了,对李耀辉说:“听见了没有?惠大少爷,人家不喜欢你呢。赶紧撤吧咱们,别在这里丢脸了。”

可恶的臭丫头,甩掉我的原因居然是移情别恋!

气愤加委屈,使李耀辉愈加倔强!愈是如此,便愈是肯厚上脸皮,李若茜哪里会不知道他这脾气。她知道最好的办法就是对他甜言两句,但是安硕在此,能甜吗?又不能让安硕先走一步,这人的吃醋度也是不容小觑的。正欲开口,安硕倒抢先了,他怒视着李耀辉道:“李若茜,现在是我的女朋友,你不会不知道吧?惠大少爷,你可以选择放手。”这话怎么听都像是警告。

李耀辉忽然冷笑了两声道:“女朋友?那我告诉你,我才是他的第一个男人,不信你可以问她!她一直都是我的女人!”

李若茜心里的火瞬间升到了极限,李耀辉脸上吃了很具力道的一巴掌。

他惊愣之中,却冷静的笑了,他仿佛早就知道这句话的后果会是如此。摸了摸被打的火辣生疼的脸,扬起一张高傲的脸孔,眼睛微眯,向李若茜问道:“不是吗?”

她生气倒不是因为他的坦言,而是她忽然想起了胡姐说的那些话,他身边的女人不计其数,连林薇居然也包括在内,还有他对胡姐说的那句不可饶恕的话“李若茜是我众多情人中的某一位。”……这对她来讲难道不是莫大的侮辱吗?

安硕的怒意在脸上漫延开来,李若茜看得出来,他在极力的隐匿着自己的怒火。他冷冷的对李耀辉道:“那又如何呢?你还是一样得不到她。我再告诉你一遍,她现在是我的女朋友,跟你李耀辉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你已经快要结婚了,如果再来骚扰她,会让她在这座小城蒙羞的。Www..Com”

李耀辉听完这些话,忽然转身走了,快得让李若茜都没有看清他的表情,她无法安抚自己的心情,恨不能追上他,拳打脚踢他一顿,让他说句让自己开心的话。她的嘴里又有了烈度酒的浓香,安硕像安慰她一样的拍拍她的胳膊说:“他要再来纠缠你,你就告诉我,我不会对他客气的。“

李若茜勉强让自己笑笑,点了点头,安硕在她的额头吻了一下,说了声“晚安“就离开了,李若茜看见他的脸上分明了挂满了凝重。她忽然感到自己是不是太过分了……

她自然没有回屋睡觉,她自然要去喝一杯,浓度烈酒,她不想过碰到什么熟人。便打车去了一家较远的酒吧,她在吧台前坐下来,还没等她开口点酒,服务生就将一杯泛着黄泽的洋酒推到了她的面前,李若茜好奇的对那位男扮十足的女服务生说:“我不喜欢这种酒,请给你一杯浓烈的白酒。“

那个服务生笑笑说:“小姐是第一次来吧,我们酒吧卖淡酒。而一般来的客人也差不多只喜欢这种洋酒。“

李若茜有点扫兴的道:“可我现在只想喝杯烈酒,这样的酒……“她撇撇嘴,没有说下去,拿起来毫无兴致的抿了一口。

服务生笑道:“你不会是来买醉的吧,你是拉拉吗?”

李若茜吓了一跳,抬头望着面前的服务生,对她的装扮有了理解,“你是拉拉?”

服务生笑道:“这个当然,我们这是同性恋酒吧,你不会是走错门了吧,不过是也没有关系,来者皆客,我可以很好的招待你。“

李若茜听后有点尴尬的笑了,说:“我虽然不是同性恋,但是我有朋友是同性恋……”说到这儿,她忽然停住,脑子一转,冲那个实则很俊秀的服务生带点羞涩的说:“其实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我可能是一点点……“

服务生笑着点头道:“难怪呢,原来是个新生儿。“她笑笑,开始招待别的客人了。

“美丽俱乐部知道吗?“李若茜问向她道。

服务生一边调着鸡尾酒,一边用眼睛不住打量着他道:“是你所在的俱乐部?“

原来她不知道。李若茜笑着点了点头,问她道:“怎么称呼你?“

“叫我三雄吧。她们都这么叫我。“

三雄?很男人的名字啊。

“我叫李若茜。“也向她做自我介绍道。

“噢。你很漂亮。“她看起来似乎很喜欢自己。”有空的话就来做做。拉拉都是一家人。如果你确定你是拉拉的话。“她笑了,露出一口很好看的牙齿。

“好啊。“李若茜也冲她笑道。

喝了两杯酒,因为客人很多,也没有时间跟她聊太多,倒是和旁边的几位“拉友“聊的挺火热。她起身走到店门口的时候,三雄叫住她,给了她自己的电话号码,笑道:”有空给我打电话吧,随时随地可以。我白天时间多,我们白天可以长聊。“

李若茜接过号码向她道谢,人虽热情,可心里总觉得怪怪的,烈酒没有喝成,倒结识了不少同性恋的朋友,李若茜真怕自己这样下去也会变成这个圈里的人。

坐在出租车后座的李若茜开始回想姐姐的那篇日记的内容。

她将那篇日记还原成真实的语言,那应该是这样:

那件事情很让我感到恐慌。为了缓和心情,约心花逛了一天的街,脚都逛肿了,一直到天黑都不愿回家见到惠知晚那个祖宗,便跑到了老如那里,说说自己的心里话,她劝我说,人的一生总会遭遇暗算或者被人利用之不快,所以应该选择接受,然后想办法去应对,那么剰下的也就是我的决心了,有老如的保护虽然可以让我放心的呆在她的夜总会,但是该如何找到妥善解决的办法,又不伤及于人,却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啊!该怎么办呢?

可能是我想的太离谱了,选择自私心狠也未免不是一件好事吧,总是听取老如的一些高明的建议,如果有一天自己也可以变做像她那样的人就好了……(这话是否可以这样解释呢?)只能暗自解嘲的笑了:呵呵呵呵呵……

我想我是喝高了,直到现在头还晕乎乎的,翻开书柜之中的《爱晚花》这本书,相同的经历让我欲说还休,人生真是一件苦差事……“

是否可以如此解释呢?如果真是如此,那么姐姐进入辉煌夜总会就确定与惠知晚有关了,而且惠知晚又似对姐姐做出了无耻的事,使得姐姐痛下决心做一些违背她意愿的事情……

看来林雨的话并没有什么错误,这个惠知晚确实在惠家隐匿的够深的,李若茜在心里说:“一定要将她揪出来放在阳光底下曝晒,我就不信她脱不了皮!”

李若茜头靠座背,微闭双眼。她让司机师傅改了行车路线,车在一处狭小的胡同前停了下来,她步行至一座气派的别墅前,往里面打了一个电话,几分钟后,老虎出现在了门外,冲他笑着,李若茜正欲进门,远处一辆车驶了过来,刺目的车灯让李若茜睁不开眼睛,老虎皱起眉头用手挡住刺目的光线一看,说:“是惠知晚来了,你先进去找个地方躲起来,不要吭声。我很快让她离开。“

李若茜进了屋,一辆名牌跑车张扬的驶进了院子,车灯一熄,惠知晚从车上走了下来,今晚的她装扮一新,不知道的以为是天仙下凡了。

老虎哈哈笑着道:“大美女驾神车从天而降啊!如此兴师动众之感,有什么高兴的要紧事吧。“

她不由分说的要进屋,老虎拦住她道:“可惜我今天是不方便。门外讲如何?我儿子在呢,要讲要紧事也不方便。“

惠知晚瞪他一眼道:“那就到你卧室去说,怎么,莫非刚才我没看花眼,你屋里真进去了一个女人?“

老虎听她这么说,只能摊摊手,让她大摇大摆的进了屋。

他紧张的环视着四周,故意提高嗓门儿说:“大小姐屈尊弊府,真是蓬荜生辉啊!“

惠知晚不悦的白了他一眼道:“你有病啊!“将脚上的最少十公分的高跟鞋脱下来扔在茶几上,冲老虎一摆手吩咐道:“给我来杯葡萄酒。”

老虎将茶几上的高跟鞋轻轻放回到地面,去客厅吧台里给她倒酒,一面寻找着不见踪影的李若茜,将酒放到惠知晚的面前说:“到底何事,我今天晚上并不方便,真的有事。”

惠知晚斜他一眼,拿起酒杯抿了一口道:“不要以为我今天晚上是来缠住你的,我也有事。“

老虎打了个哈欠,努力让自己打起精神的样子道:“快说吧。我洗耳恭听。“

惠知晚看他那副样子不悦道:“要不你去睡一觉我再告诉你吧,你那样子根本就让我没有诉说欲。“

老虎危襟正坐,道:“好吧,请说,夫人。“

惠知晚这才坐直身子,一脸正色的对他道:“我们有敌人出现了,有可能是致命的敌人。我们一定要除掉她!”

老虎环视了一下四周,用手搓着后脖颈问道:“是谁?”

惠知晚的声音异常的高扬,道:“林雨!”

&^^%#姐姐的日记_更新完毕!

最新小说: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我靠演技成圣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老祖宗又诈尸了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这个傀儡太凶了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