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姐之死(1 / 1)

()就在李若茜和胡姐见面后的第三天,忽然传来如姐病重的休息。【高品质更新】如姐苍白的脸孔,让李若茜本能的感到了一丝惧怕。胡姐没有眼泪,但是掩饰不了眼神透露出来的悲伤。

胡姐给了她们很短的时间交谈。所有的人都出去之后,如姐说:“我要死的这么快,连我自己都感到吃惊,从昨晚住院到现在,我都没有反应过来,我怎么就要死了。。。。。“她问道:“你姐姐从发病到死亡一共是几天来着?”

李若茜睁大惊恐的双眼,没有回答。

“我也跟你姐姐一样,记住我今天的样子吧,你姐姐死的时候,并不比我好很多。”李若茜的眼泪不可抵制的流了下来,她轻轻的摇着头,不可置信。

“我没有机会,也来不及再跟你说什么了,我刚才跟你说的话你都听明白了吗?”如姐剧烈的咳嗽声,让外面的胡姐迅速的冲了进来,李若茜黯然的看了如姐最后一眼,离开了医院,出乎意料的快,两天之后,如姐就去世了。

在如姐的葬礼上,李若茜看到了着丧装,却依然高贵的惠知晚,有着要比这葬礼还要严冷的目光。

李若茜经过她身边的时候,她忽然说:“你姐姐有着同她一样的病症,死的时候比她还要惨,因为没有用药,死相惨不忍睹。“她的脸上浮上一层得意的笑容。

李若茜的怒火已经燃烧到了极限,她在肃穆的人群中,拼命的握着自己的拳头。

惠知晚站在她旁边,瞟她一眼,轻声的冷笑道:“你根本就是个一无可取的下女,枉想在这座小城混出什么奇迹。你最好不要试图想打我,你明白的,我在日本的时候,就是柔道黑带了。”她看着若茜气红的脸说。

李若茜斜视着她冷笑道:“那又怎么样,费尽心机要杀我,我还不是一样要活得比你长寿?自视过高的惠家大小姐,居然会背地里干这种见不得光的事,真是下下女!”

惠知晚气极,冷傲的瞟过她的脸,满脸思忖之容。本书首发来自书河小说网www.shuhe.cc

李若茜忽然问她道:“你为什么要杀我?“

惠知晚淡淡的笑笑说:“我想你误会了。”

“是你让胡姐派我去印度尼西亚的,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只是想考验考验你的智商。“惠知晚的嘴角泛起一丝嘲笑。

“你是怎么想我的?“李若茜看她一眼问道。

“你不是个省油的灯。我很不喜欢你。”

“你刚才说,我姐姐得的是和如姐一样的病症,你知道如姐是怎么死的吗?”

惠知晚没有说话。

“她被人长期服用了满天星,那个人不会是你吧?”

惠知晚那张一向高傲的脸孔带上了些许难言的神情。

半晌,她道:“我不知道满天星是什么。”

李若茜瞟了她一眼,说:“你可以去问死去的李若梅或者如姐。“

惠知晚的眼睛里喷着怒火。她努力的克制着自己的情绪,没让自己发作出来。葬礼一结束,她就坐进了自己的名牌跑车,扬驰而去。

如姐的死让李若茜感到了害怕,她在病房里对自己说的那些话,是否可以理解为同一个人害死了她和姐姐李若梅?而且那个人可能就是自己身边最熟悉,也是最容易忽略的一个人,谁?李若茜推测着:“是胡姐或者惠知晚吗?或者是其他自己并不知道的人?。。。“

惠知晚的冷漠里,分明带着一股让人心寒的无情。如姐应该是知道姐姐的很多事情的,如此说来,是自己忽略了如姐的重要性,姐姐在辉煌夜总会所做的事情,一定让惠家人感到了紧张。那么如姐的死,就是顺理成章的灭口?胡姐呢?难道真像她说的,为了钱她可以什么都去做?或者如姐知道的事情会伤害到她的利益?“

一切还都是一团谜。李若茜没有回家,而是直接去了胡姐的地方。

胡姐刚刚在房间里狂怒过,东西乱七八糟的摔了一地,如姐的死?让她心伤还是慌张?

看到李若茜进来,胡姐像极度疲累一样的坐了下来,用颤抖的手,打着打火机点烟,却几次失败,李若茜坐在一旁冷冷的看着她。胡姐抽了一口烟,托住腮,静静的,没有说一句话,眼泪却无可抵制的流了下来,她甩甩头发,权当甩开眼泪般的,吸下鼻子说:“都过去了,够了,我需要结束了。”

李若茜的嘴角泛起一丝嘲笑,说:“节哀顺变。”又道:“如姐莫名其妙的得急疾去世,这让我想起了我的姐姐,你跟我说过的,你知道关于我姐姐死亡的一些事。”

胡姐将烟抽完,吐出最后一个烟圈说:“你那个时候真幸运,没有在你姐姐身边,如果你像我们姐妹俩的话,相信你可能也会死。“

李若茜不明白她的话意。

胡姐接着说:“我的所为一直受到妍如(如姐)的训斥,她成为今天辉煌夜总会的老板,沦落风尘,都是我的缘故,我初来小城,举步维艰,只有出卖自己的身体才能得以维持生计,妍如从老家投奔我而来,在我的半推半就中,从一个纯洁的姑娘,变做了一个风情女郎。我们后来成了有钱人,她却从来没有真正的快乐过。是我害了她。。。。。“

胡姐抑制不住自己的泪水,终于痛哭出声。

“妈妈不知道她出世的消息,我不知道该如何向她交待,我明明答应过她要好好的照顾她的。。。“她没有再说下去。

李若茜的眼睛湿润了,她想起了自己也在极力向母亲隐瞒着姐姐去世的消息。没有人比她更理解胡姐此刻的心情。

李若茜抬高嗓门问她道:“如姐是怎么死的?‘

胡姐止住了哭泣声,挺直了身子,很快恢复了冷静,李若茜讨厌人类的这种对于真情的快释,它像是一种新时代的产物一样令人作呕。

“她死于毒药。李若梅也是死于毒药。”

“是谁害死了她们?又为什么那么做?“

胡姐笑了:“这与我要得到的700万应该没有什么关系吧,我拒绝回答这个对我们没有好处的问题。“

李若茜冷笑道:“对于你来说,自己的妹妹就像是自己的庞物,但我的姐姐对我来讲,是我一半的命,找不出让她死的那个人,我不能用一半的灵魂来生活。“

听了李若茜的话,胡姐有几分气恼,她默默无言的继续点着一支烟,吐出的烟圈散开在空气中,每一缕都像是幽怨的喘息。

“可以告诉我吗?姐姐的死,与惠家有没有关系?她当时在辉煌夜总会到底干了什么让惠家惊恐的事情?“

胡姐说:“这个大概已经没人知道了,最知情的人已经死了。”

她急切的想要搞明白真相。从姐姐的日记中看不出什么有价值的话语与关联,她隐得太深,似乎事不临头,暗语便无法解破。

正在她大伤脑筋的时候,黄心成那边却突然有了动静。

&^^%#姐姐的日记_更新完毕!

最新小说: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我靠演技成圣 这个傀儡太凶了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老祖宗又诈尸了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